混世小术士

1192 办案经验

1192 办案经验

“杨书记,我这次来,就是想多了解一下吴丽婉,多多打扰了.”范金强道,眼睛时刻注意着杨一方的表情,这是一种职业习惯。

杨一方半晌没说话,最终叹气道:“唉!吴丽婉出了这种事儿,我很痛心,这些年来,我始终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一般。”

“那她这些天有没有跟你联系过?”范金强问道。

杨一方摇了摇头,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宝玉,又道:“自从吴丽婉放弃副镇长的职务,为情出走之后,她就一次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王宝玉不悦的撇了一眼范金强,意思是不听话,到底白来一趟吧!范金强只当是没看见,又继续问道:“杨书记,吴丽婉的案件是上级督办的大案,每一个线索我们都不会放过,请您再说说吴丽婉早年受刺激的事情吧!”

杨一方显然不愿意回忆曾经的往事,但范金强此行是来问案,不配合是不行的,杨一方只能脸色忧郁的将当年发生的事情又详细说了一遍,还反复强调,吴丽婉是个苦孩子,心地善良,她能犯下命案,一定是邪教蛊惑的结果。?”“

范金强又认真听了一遍吴丽婉的惨痛往事,和王宝玉所说大致差不多,没有什么新意。但既然来了,又是吴丽婉呆过多年的地方,一定会有重要线索没被发现。

范金强皱着眉想了一会儿,问道:“杨书记,你说将吴丽婉视若己出,那吴丽婉对你的感情如何?”

杨一方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年轻人的心思我也捉摸不透,但是遇到难题,或者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她多半都会找我倾诉。”

范金强又问道:“上次她离开清源镇的时候,有没有跟你提及过?”

杨一方点了点头,说道:“倒是听她说过,但是我没想到是一去不回,都怪我当时大意了。”

哦,范金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问道:“杨书记,当年你将吴丽婉关在哪里的小仓库,现在还有没有了?”

杨一方一愣,想了想说道:“清源镇小学早已经搬家,那块场地给了农机厂,农机厂经营不善,将原来的校址始终空着,应该还有吧!”

“我想去看看,麻烦你带一下路。”范金强坚持道。

如果不是当着杨一方的面,王宝玉肯定跟范金强急眼了,故地重游,回忆往事,这些事儿都是在给杨一方添堵,要知道,杨一方也是花甲老人了。

“好吧!”杨一方站起身来,无奈的答应道。

下楼的时候,王宝玉还是忍不住小声的问范金强:“范大哥,你这是唱的哪出戏啊?难道说吴丽婉还能重回那里不成?”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范金强道。

“在那里发生的事儿她都不记得了,难道说还能记住那个小仓库?”王宝玉仍有些质疑。

“你又不是她,从我们办案经验来看,有些人往往忽略的都是曾经记忆最为深刻的东西,其实这就是有选择性的排斥。”范金强动不动就拿办案经验说事,好像在跟外行人讲话似的。

王宝玉一脸不高兴的开车拉着范金强,跟着杨一方的车,来到了清源镇的农机厂,也就是原来的镇小学。

正是傍晚时分,农机厂那两排灰突突的砖房,显得愈发的破烂和陈旧,门口倒是有一个看门的老头,竟然无聊的睡着了,想必这里已经多日没人来了。

下车后,王宝玉好奇的问杨一方:“杨书记,这么一块地方,怎么就一直闲置着呢?”

“在计划经济时期,农机厂还是个重要单位,可是刚刚把这块地方划给他们,结果市场就开放搞活了,农机厂却成了鸡肋,几次想搬家也没搬成,主要是没钱盖厂房,后来就彻底黄了。”杨一方解释道。

老头终于被三个人的脚步声给惊醒了,他揉了揉眼睛,一看是曾经的杨书记,赶忙从小屋里走出来,满脸堆笑的打招呼。

“老李,我们进去看看。”杨一方也不解释,老李头很知趣的开了大门,反正里面破破烂烂,他也不怕丢东西,设立这样一个门岗,无非是看着淘气孩子,别把玻璃都砸了,或者把里面的砖拆了搬走。

杨一方大步走在前面,王宝玉和范金强紧随其后,每当经过一个门口之时,杨一方就会如数家珍一般的解释着,这里是教务科,那里是校长室,这是一年级,那是三年级。说话期间,心情还有些激动,好像回到了过去一样。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排房的后面,果然有两间安着铁栅栏的小房子,黑洞洞的窗口就像是骷髅的眼睛一般,一阵风吹过,地面的叶子哗啦啦直响,让人脊背一阵阵发凉。

杨一方停止了脚步,眼睛直视着窗口很久,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范金强刚想督促杨一方继续前进,却被王宝玉一把制止住,也只得耐着性子在一旁等着。

“唉!当年的小吴丽婉就关在这里。”杨一方终于清醒过来,嘶哑着嗓子指着其中一个窗口说道。眼中闪烁的泪光越聚越多,终于有一颗泪珠冲出眼眶掉了下来,杨一方连忙侧头悄悄擦去了。

王宝玉看着前方,也不禁暗自感叹,这样的地方,别说是小孩子吴丽婉,就是成年人呆上几天,也肯定是受不了。

一路上,范金强始终没说话,他没有精力多愁善感,在他心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与本案相关的线索。

不就是两间破房子嘛,凑近了一眼就能看穿,至于这么紧张嘛!王宝玉一直在心里埋怨范金强办案时的无情,不由小声嘟囔道。

而范金强却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忽然,他上前拉住了杨一方,同时示意杨一方和王宝玉不要说话,自己却轻手轻脚的向着小仓库靠了过去。

范金强俯着身子,来到小仓库的铁栅栏的窗口下面,弯腰捡起几粒东西研究着,当王宝玉看清范金强手里的东西之时,心中陡然一惊,精神也高度紧张起来,因为范金强手里拿着的,正是几片花生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