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4 正小便

1024 正小便

可是,正当王宝玉想要显示自己一下胆量大无边之时,突然觉得小腹一阵坠涨,尿意十分浓烈。王宝玉弯着身子,暗道,再坚持会,滑下山后去找厕所。

可是一想到厕所,竟然觉得再也憋不住了,甚至感觉到几滴尿液挤了出来,他娘的,这泡尿来的还真是时候,而且照这个架势,不等滑到下面,肯定就要尿裤子了。

怎么突然就觉得尿憋呢?别是不举之症还没治好,又添了个尿频尿急的毛病吧?王宝玉暗叹倒霉,懊恼的收起姿势,取下滑雪板,想要找个地方撒尿。

虽然自己这里地势很高,但就地解决也显得不地道,更何况雪场管理处,还有一个超大的望远镜,巡视着雪场的一切。

王宝玉转头看见不远处的积雪的树林中,似乎有一条小路。咦!那边好像有走路的痕迹,大概也是有人找地方便吧?

于是王宝玉便放下滑雪板,穿着沉重的雪鞋,紧赶慢赶的向着那边走去。

王宝玉并不知道,危险正在悄无声息的靠近,一场有计划的预谋,正在上演中,却绝对不是拍电影。?”“

王宝玉沿着小路走进了树林,到了一处外面看不到的地方,解开了腰带,掏出东西,哗哗的撒起尿来,别提多畅快了。

卸去了负担,王宝玉全身轻松,这尿来的太急,憋得肚子都疼。王宝玉提上裤子,正要准备回去继续滑雪,可就在刚刚系上腰带的时候,突然又是一阵尿意。不会吧?又加了个尿不净尿滴答的毛病?

王宝玉懊恼的重新解开裤子,满腹尿意却尿不出来,感觉很是奇怪。王宝玉尽量放松心情,自己吹着口哨,屁股都快冻僵的时候终于几滴热乎乎的尿液不情愿的淌了出来,渐渐汇集成股一波又一波的排泄了出来。

王宝玉刚刚感到轻松些,忽然感觉脑后一阵风声起,只觉得有一个东西狠狠的砸在后脑上,身子一歪,瞬间失去了知觉。

随后,一个白影迅速离开了现场,王宝玉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雪里,如果半个小时没有人发现他,即便是没有被打死,也可能会被冻死。

昏迷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宛如天籁,王宝玉努力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女孩面孔,正是程雪曼。

“宝玉!宝玉!你怎么了?”程雪曼使劲推着王宝玉,紧张的喊道。

“雪曼,我还活着吗?”王宝玉疑惑的问道,他艰难的抬起头,却感觉头疼欲裂,又躺了下来,裤子还没有来及提上,上面全是已经冻上的尿液,到底还是尿裤子了。

“宝玉,你怎么流血了,你要挺住啊!”程雪曼一边心疼的呼喊着,一边使出吃奶的劲红着脸帮王宝玉拽裤子。只是王宝玉死沉死沉的,裤子上面不是冰就是雪,根本就提不上去。

“雪曼,快去喊人来救我,我动不了了。”王宝玉费力的说道,脑子里又是一阵昏沉,原本想抬起的手安慰程雪曼的手,又无力的放下了。

程雪曼快速脱下自己的滑雪服裹在王宝玉身上,含泪说道:“宝玉,你一定要坚持住,来我扶你起来。”

王宝玉心疼的说道:“把,把衣服穿上,我不冷。”说话却是牙齿打颤,感觉身上一点温度都没有了。

程雪曼打量了一下四周,伸手过来搀扶王宝玉,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用尽了全身力气,也没有将王宝玉给扶起来,自己上身只有件贴身羊毛衫,冷风早就灌透了,很快手就变得麻木,怎么也抓不住王宝玉,最后只得放弃。

被程雪曼这样一折腾,王宝玉又感到眼前一黑,他冲着程雪曼微微笑了笑,再次昏死了过去。

“宝玉,你千万要挺住,我这就去喊人来。”程雪曼带着哭腔道,只穿了件贴身薄羊毛衫拼命的跑开了。

王宝玉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躺在县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屋内里暖暖的,几缕阳光从白色的窗帘透进来,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小护士,正用手支撑着脑袋,微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护士!”王宝玉轻声喊道,稍微一抬头,又是一阵眩晕般的头疼。

“你醒了啊!”小护士揉了揉眼睛,凑过来问道:“感觉怎么样?”

“头疼!”王宝玉面现痛苦状,又不解的问:“我怎么又到了这里?”

这可是王宝玉一年之中第三次住院了,第一次因为无相的算计,差点溺水而死,却得了肺炎;第二次则是被小健打了一板砖,得了轻微的脑震荡;如今又住进医院里,这让王宝玉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呼真他娘倒霉。

“你被人打了,是脑震荡。”小护士道。

“又是脑震荡?那我会不会死啊?”王宝玉苦着脸问道。

“嘻嘻,放心吧,死不了的。”小护士嘻嘻的笑了,又说:“等着啊!有人在外面等你呢!”

小护士出去了,紧接着,范金强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一脸的焦急之色,看样子已经等候了很久。

看到范金强,王宝玉觉得格外亲切,来到病床前,范金强伸出三根手指,笑着问道:“兄弟,这是几啊?”

“二。”王宝玉有气无力的答道。

范金强剑眉陡锁,满脸愁容,不甘心的又伸出一根手指头,问道:“这是几啊?”

王宝玉羞恼扒拉开范金强的手指道:“范大哥,别闹了,我脑子没问题。”

“兄弟,你在山上被人袭击,差点就没命了,好在有惊无险,真是福大命大。”范金强竖起大拇指道。

这时的王宝玉才想起被人从后面打了一闷棍的事情来,恼火的骂了几句。范金强又小声问道:“兄弟,你当时在那里做什么?那么冷的天,你不会是要和某人那个吧?”

王宝玉哭笑不得,大概自己被送来的时候肯定还是光着腚呢,范金强不是张口就是办案经验吗?竟然还以为自己在零下四十度的雪地里野战呢!

王宝玉哼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当时正在进行第二股小便。还没尿完就栽了。逮着打我的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