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7 本事一般

1207 本事一般

“你说什么,我的本事一般,你这么说是对男人最大的侮辱。”王宝玉惊讶的说道,不肯接受这种说法,他自认为本事也算是可以了,轻轻松松半小时嘛,你还想咋样,人品咱自认不咋地,但是那方面你不能这么磕碜我,

“就是一般,强悍的男人能做几个小时呢,我啊,自己很了解自己,要是兴奋过头了,就会眩晕,你的这种本事正好。”白云飞直言不讳道,

“扯淡,谁能做几个小时,你可别跟我忽悠了。”王宝玉气急败坏的说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正常人都比你强,最起码都得一个小时,何况还有那比较亢奋的群体呢,尤其我身边的又都是活力十足的年轻人,我还真怕跟他们接触。”白云飞一本正经的说道,好像跟真的似的,

太打击人了,王宝玉被说得恼了,口无遮拦的说道:“滚一边去,当老子稀罕搭理你啊。”

“熊样,占了本姑娘的便宜,居然还生气,沒天理了。”白云飞满不在乎的说道,

“哼,两个人都舒服的事儿,怎么能说我占了你的便宜,你要不同意,我能碰你啊。”王宝玉哼道,转过身去,不看白云飞,

“得了便宜卖乖,你要是再胡说一句,明天给你的点滴里,我就换上毒药。”白云飞也恼了,开口威胁道,

“那你也得给我殉葬。”王宝玉就不信了,护士就能随便害人,

“哼,大不了拿错瓶别的药,最多也就是个医疗事故而已。”白云飞一脸阴险,

王宝玉还真怕,要是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还真是冤死鬼,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不情愿的说道:“好吧,算我占了你的便宜,你说该怎么补偿你吧。”

“算了,还沒想好。”白云飞说着,起身回值班室了,

又住了两天后,范金强再次來了,询问王宝玉的身体情况,王宝玉说已经沒事儿了,还有些轻微的头疼,但是不碍事,

范金强说可以出院了,但尽量在医院里住着,对外依旧宣称病危,就是想造成一种紧张的信号,要知道,袭击王宝玉的人,并不想打死王宝玉,否则再补上两棍子,王宝玉肯定会彻底死翘翘,

“范大哥,有线索沒有,这个人会不会还盯着我下手啊。”王宝玉问道,

“通过细致的排查,我们还是有所发现,首先这个人一定就在附近住过,对雪场的山形很了解,再一点,这个人不但跟你有仇,还想借你的事情,给雪场制造混乱,看起來跟侯四好像也有隔阂。”范金强道,

“还能影响到雪场。”王宝玉沒有想到这一点,

“那当然,雪场安全措施不到位,造成游客险些丧命,外面的传言什么都有,同样都是旅游,都是滑雪,人家干嘛非得选雪峰村,小叶她们旅行社这方面的业务就很受影响,甚至以前预约的客户也都改签了。”范金强说道,

“那还能有谁,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來,范大哥,你说这个人是更恨我一点,还是更恨侯四。”王宝玉问道,

“不好说,但肯定是你们共同的仇家,这点毋庸置疑。”范金强说道,

范金强如此说,倒是排除了无相的嫌疑,毕竟无相跟侯四沒有仇恨,说起來跟自己和侯四都有仇的人,还真是一时想不起來是谁,

侯四早年在黑道上混的时候,确实得罪了不少人,王宝玉步入官场后,也得罪了许多人,但这两个人群并无交织点,具体是谁,还真是不好说,虽说后來事业上有了些帮衬,但也多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不记得和谁结下梁子,

“问过侯四了吗。”王宝玉又问道,

“问过了,他也猜不到是谁,这些日子,纷纷传言滑雪场有个杀手,雪场的生意直线下滑,路局长还叮嘱我尽快破案,不能影响了民营企业的发展,兄弟,你再好好想想,最近有沒有异常的现象,或者不合常理的情况发生。”范金强问道,

要说不痛快也就只有工作了,王宝玉忽然想起前阶段发生的一件事儿,有人冒充教育局干部,说自己是展昭,到东风村考察,还忽悠着马顺喜给自己搞了个雕像,这一切会不会有关联呢,

即便是沒有关联,也正好借机查一查,这个人指定跟费腾许林峰有关系,能查出來别的也好,

想到这里,王宝玉就把这个情况跟范金强说了,范金强听到后,立刻表示这是一条线索,可以证明这个人跟王宝玉有仇,他马上赶往东风村调查,

范金强是个急性子,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王宝玉起身到窗口办理了出院手续,又花了好几千,只能自己掏腰包,

“王宝玉,记得啊,有一天我会找你要补偿的。”一个戴着白口罩的小护士,凑过來说道,

看眼睛就知道是白云飞,王宝玉知道她为什么一直带着口罩,原因就是王宝玉把她的人中给掐破了,留下了点小伤,结痂后看起來像是一块鼻屎,白云飞只好戴上口罩掩盖,

“放心吧,我说到做到,但前提是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王宝玉道,

“哼,如果你做不到,我就把你给那个了。”白云飞做出了一个切掉的手势,让王宝玉心里一惊,手术刀那么小,白云飞要是藏在身上,还真是很危险,

出院后,王宝玉先开车回了趟家,李可人这么多天摸不到他的人影,肯定着急了,果然,一进屋,李可人就闻声过來,紧张的询问发生了什么,

“大姐,不用担心,还是老毛病,让人给打了。”王宝玉平淡的说道,

李可人本來着急,被王宝玉这么一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心疼的埋怨道:“小孩,你都多大了,怎么总跟人打架啊,再说,你先好歹也是个局长,做事得有点涵养性。”

“大姐,我真沒得罪人,是人家从后面袭击了我,脑震荡一直在住院。”王宝玉苦着脸道,

“我说怎么打你的手机关机,打办公室也沒人接呢,人抓到了沒有。”李可人道,家庭妇女就是这样,换做别人,可能就去单位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