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10 苦涩童年

1210 苦涩童年

“好,咱们再拉一次勾。”王宝玉伸出了小手指,程雪曼立刻将白嫩的手指勾了上来,娇声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互视着对方,浪漫往事浮上心头,见王宝玉盯着自己发呆,程雪曼羞红了脸,缩回手在他鼻子上点了一下,嗔道:“傻样!”两个人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谁来了啊?”正在幸福的时候,一个令人不快的声音传来,正是程国栋回来了。

“爸!是宝玉来看我了。”程雪曼开心的说道。

“王宝玉,你居然跑到我家里来了。”程国栋来到客厅,一脸的不悦之色。

“程书记,雪曼这次救了我,我是特意来感谢她的。”王宝玉连忙起身解释道,不想跟程国栋发生冲突。

如今的程国栋好像老了很多,鬓角的白发清晰可见,气色黯淡,厚厚羽绒服下的夹克衫也显得很陈旧,哪里还有当初风度翩翩的样子?也可能是因为农机厂员工的温饱都难以解决,他这个当书记的,有意如此的低调。

“感谢就不必了,希望你不要骚扰我的女儿,做人堂堂正正一些。”程国栋依旧表情冰冷的说道。

“爸!你说什么呢!我的事儿你别管。”程雪曼跟进来嚷嚷道。

“我是你的父亲,我不管你谁管你啊!这小子心术不正,而且还花心风流,他有什么好的。”程国栋道。

“你不花心,不也给我找了个后妈。”程雪曼道。

“雪曼,爸爸都是为了你好。”程国栋皱着眉头说道。

“为我好,连个工作也安排不了,我都工作这么久了,连个编制都没有,到哪里都低人一等!”程雪曼嘟囔道。

“孩子,现在制度和以前不一样,爸爸和你妈妈一直把你这件事儿放在心上,不是暂时还没有机会嘛。其实爸爸还有好几套方案,如果政府实在不好进,我还有几个国营单位的朋友,里面的待遇不比这里差,这不是你们年轻人最向往的白领生活吗?”程国栋慈爱的解释道,习惯性的又去抚摸程雪曼的头。

程雪曼却后退一步,不服气的说道:“爸爸,你还是留着精力管你将来的儿子吧!”

“雪曼,你妈妈她也是个女人,如果这辈子没有孩子是有遗憾的,对于女人那不公平。而且这孩子出生后是你的亲弟弟,相信你会和爸爸妈妈一样,喜欢这个孩子的。”程国栋解释道。

“我不管,她也不是我亲妈,我亲妈也没给我生弟弟妹妹。自从那个女人进了门,你心里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了。你宁愿每天摸着她的肚子和里面的小怪胎说话,也不管我的死活,你偏心。”程雪曼不顾王宝玉在场,又跟程国栋吵了起来。

“唉!真是把你惯坏了。”程国栋叹气道。

“程书记,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回去了。”王宝玉可不想参与他们的家事,连忙说道。

“那就快走吧!”程国栋冷着脸不客气的说道。

“宝玉,就不走,晚上在这里吃饭。”程雪曼过来拉住了王宝玉,又对程国栋道:“你要是再撵宝玉,我也跟着走,永远都不回来。正好给你们幸福的一家三口腾地方!”

王宝玉最终还是讪笑着走了,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就在关门的刹那,他听到程雪曼跟父亲程国栋又哭闹了起来。

离开程国栋的家,王宝玉心情不咋好,想起在柳河镇的时候,去程国栋的家里,那时是多么其乐融融的场景,时过境迁,几年下来,似乎所有人都变了。

程国栋曾经一度利用自己,这自然是事实,但自己无意搞了程国栋多年的情人,也是事实,很多事情,正是因为遮遮掩掩,才会造成后来无法挽回的局面。

几天之后,程雪曼上班正式辞职,去往平川市。为了不让程雪曼找工作费心,王宝玉还是给沈文成打去了电话,沈文成一口答应,将程雪曼安排进了办公室,成为了一名总经理秘书。

程雪曼走的那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以至于列车晚了点,王宝玉陪着程雪曼坐在候车室里,不知不觉的就聊起了上学时候的事情。

程雪曼说道:“宝玉,你们都以为我爸对我很好,其实,他有时候还是很粗心的。”

“程书记是政府领导,每天的事务繁忙,男人粗心难免的事儿。雪曼,以后对你爸爸和气些,他也不容易。”王宝玉安慰道,虽然他对程国栋的成见不浅,但总不能当着人家女儿说她的亲爸爸。

“哎,以前我又何尝和他吵过架?自从他再婚之后,一切都变了。这个家,我反而更像是个多余的。”程雪曼黯然的说道。

“雪曼,你这么说有些偏激,程书记对你宠爱有加,这个大家都知道。”王宝玉说道。

“呵呵,我不能说他对我不好,只是父亲也许永远替代不了母亲的位置。还是在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学校办晚会,我被临时选为晚会主持人,老师让我整理一个可爱的发型。结果,晚上回去让我爸给你剪头发,他剪来剪去也剪不好,最终一头长发剪成了一个蘑菇头,丑死了,老师很生气,主持人也没当成,我也哭了好几天。”程雪曼唠叨着。

“呵呵,真不知道当初蘑菇头的女孩,该是多么可爱。”王宝玉笑道。

“笑什么,同学们笑话我好一段时间。还有,冬天的时候,我的棉鞋都快磨透了,保暖性很差,化雪后踩到水里一下子就渗透了,因此每年冬天我都会冻脚。结果春天来临之时,大家都换上了单衣单鞋,唯有我还是那双棉鞋,热的脚丫一层层的脱皮。”程雪曼接着说道。

总以为程雪曼一直是个骄傲的公主,吸引了无数男生的眼球,也翻白了许多女生的双眸,却从没想到,她的背后也有这么多心酸的往事,王宝玉听着一阵心疼,没有妈妈的孩子才是最可怜的孩子。

但王宝玉同时也理解,作为一个单身男人,拉扯个女儿长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男人都粗心,即便是程国栋这样的人,也难免对女儿照顾不周。

就像是自己干爹贾正道,据说给多多把屎的时候没抓稳,从怀里漏了下去,结果被他手疾眼快抓着两条腿提了起来,虽然没有伤到,却是沾了一头皮的屎粑粑。干妈和美凤每次提到往事,还忍不住埋怨他两句。

真是难为了程雪曼,程国栋那时候事业势头正猛,少不了加班加点,都不知道她小的时候是怎样熬过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