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20 软硬皆于挨打

1220 软硬皆于挨打

赵磊找到王静,威逼她买到了利尿的饮料,交给费腾,让费腾找机会让王宝玉喝下,在雪场这种地方,料定王宝玉会到小树林里撒尿,这就找到了报复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费腾并沒想将王宝玉打死,他叮嘱赵磊,只需要想办法让王宝玉摔个断胳膊断腿就行了,仅仅是教训一下,

始料未及的是,赵磊有犯同样错误的习惯,跟上次投毒事件一样,又把事情给搞大发了,他一见王宝玉,是仇人相见分外愤怒,脑袋一懵,居然也看别人的脑袋瓜子不舒服,于是使出全力攻击了王宝玉的后脑勺,

案件真相大白,至此,王宝玉在对许林峰费腾的斗争中,大获全胜,虽然受点伤,但是软于挨打,硬于挨打,下面的小弟弟终于恢复了正常,

一切都安静下來之后,王宝玉沒忘了给高福尔又转去了一万块钱,在这件事儿上,高福尔的证据,可谓立下了大功,

猴子和高福尔乐得嘴都合不拢,有了这笔钱,省着点花,两个人一年的生活费就不成问題,感叹王宝玉年纪轻轻,还真是有钱,

那都是表面而已,这不,王宝玉的一个苦恼又來了,存折上的钱快沒了,以前的早就花的差不多,好在从來沒有打过工资,翻出存折,在银行哗啦啦打出好几页工资,总共也沒有多少,

要知道,他这种大手大脚的人,沒钱是绝对不行的,找侯四要吧,又觉得张不开嘴,好容易关系好点,还是先稳稳比较好,至于借钱的事儿,王宝玉更不会干,沒法子,只能靠着死工资,省吃俭用吧,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只是精打细算过了一个星期,王宝玉就觉得浑身难受,感觉不怎么开车每月还得一千多的油钱,加上单位红白喜事,以前不觉,算下來这个月也快一千了,早知如此,有钱的时候就省着点花,也不至于到现在犯难,后悔啊,

王宝玉翻箱倒柜的倒也在家里和办公室抽屉找出几百块钱,但离下个月发工资还有二十天,可怎么混啊,正在苦恼之际,一个女孩敲开了王宝玉的门,还给王宝玉送來了一笔救急款,

读者会想,哪有这种好事儿,女人主动來送钱的,答案是,有,來的不是别人,正是红红的妹妹晴晴,

却说晴晴当初被王宝玉送到了蒋春林的林蛙养殖厂,开始的时候,有着少女异想天开的晴晴还不高兴,林蛙黏糊糊丑了吧唧的,山上也沒几个人來往,很是冷清,偶尔和小姐妹联系,人家都是卖个服装,干个理发店,自己倒好,养林蛙,

因此,对于晴晴來说,这份工作,她只能说好过沒工作沒收入,可是时间长了,晴晴渐渐爱上了这份工作,随着技术的娴熟,她的自信也在渐渐增强,山里空气新鲜,泉水甜美,养的皮肤是又白又嫩,头发都是一梳到底,上次去市里看姐姐,竟然还有人请她拍洗发水广告,但是因为不让露脸,晴晴生气的拒绝了,

其实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还有一点,晴晴真正爱上了一个人,那就是原來柳河镇农技站站长韩涛,韩涛有知识有能力,性情稳重,感情细腻,尤其对晴晴也好,工资待遇不断加码,

韩涛在内心深处,是迷恋红红的,红红沒追成,却意外收获了她的妹妹,也算是弥补了心中的遗憾,有了爱情的滋润,韩涛和晴晴珠连璧合,工作格外來劲,现在的林蛙养殖场,不但规模扩大了不少,而且还盖上了产房,林蛙产品的开发也进入了正规,尤其是林蛙油,在市场上成为了供不应求的保健品,

“晴晴,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王宝玉笑道,现在的晴晴,不光是衣服穿得好了,脸上的那份自信,更是增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王哥,这一切还是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当初把我安排进林蛙养殖厂,我还是个村里的野丫头呢。”晴晴粉脸一红,真心的感谢道,

“不用客气,咱们说起來还是亲属,一家人嘛,对了,蒋春林怎么沒來。”王宝玉想起了这个黑大个,想起他的那些糗事儿就想开怀大笑,

“蒋厂长带着老婆孩子去南方旅游了,他让我向你问好呢。”晴晴道,

“行啊,这家伙日子过得倒是蛮滋润,瞧人家单位福利待遇就是好。”王宝玉有些羡慕道,

“他把派出所所长辞了,现在专心经营林蛙养殖厂,这次去南方旅游,顺便谈一个合作销售项目。”晴晴解释道,

王宝玉一愣,随即乐了,说道:“嗯,浪子回头,居然有正事儿了。”

“蒋厂长让我给您送來一个存折,说是今年的分红,他本來要亲自过來的,后來南方的项目急,就让我來了。”晴晴说着,从小挎包里拿出了一个存折,递给王宝玉,

王宝玉正缺钱,连忙拿过來一看,顿时高兴的差点跳起來,上面居然是五十万,他娘的,看样子蒋春林他们还真是发财了,从吃林蛙到养林蛙,蒋春林可谓是歪打正着,当然,这个项目还是当年自己策划的,

存折使用晴晴的名字开的,显然蒋春林还是知道王宝玉的避讳,晴晴将密码告诉了王宝玉,强调道:“王哥,由于还要继续投入,今年就先分这么多。”

“晴晴,看样子你在厂里的地位不一般嘛。”王宝玉问道,

“嘻嘻,财务总管,我们蒋厂长还让我转告,如果你不想在教育局呆了,他的厂子位置让给你來坐。”红红真诚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倒真是动了一下,瞧人家这几个人过的,这才叫日子,虽说辛苦点,那也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哪像自己天天树敌,苦不堪言,但是还沒有到那一步,以后的事情现在不考虑,王宝玉笑道:“替我谢谢你们厂长,他的话我记心里的,对了,跟韩涛处的怎么样了。”

“明年秋天吧。”晴晴小脸一红,低下了头,

“秋天干嘛。”王宝玉沒听明白,

“结婚。”晴晴脸更红了,但却是幸福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