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52 火山旅

1252 火山旅

“有人吗。”王宝玉皱着眉头在冷清的店内大喊,

一见來客人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一个矮胖男子,连忙打起精神,客气的问道:“这位客人,想用餐还是住宿。”

“先吃饭吧,然后再住一晚。”王宝玉拍打着身上的雪,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矮胖子拿來菜单,王宝玉接过來一看,这嘴都气歪了,上面的菜价高的离谱,比大酒店还贵,一盘炒黄豆芽就要三十多,稍微带点肉的就要上百块,还有所谓的野味,更是成千上万,倒是真敢要价,

虽然王宝玉不差钱,但也不是那种铺张浪费的人物,再说了,老子有钱也不会花在你们身上,于是,便捡最便宜的菜,点了两个,又点了一碗十块一碗的小米粥,

“本店招牌特色菜是野猪肉,要不來点尝尝鲜。”矮胖子见王宝玉消费很低,不甘心的问道,

“现在哪儿还有野猪了,算了,就点这两个吧。”王宝玉摆手道,他看矮胖子眼神鬼鬼祟祟的,不像是正经生意人,

“一共一百零八。”矮胖子道,居然是先交钱,

王宝玉郁闷的拿出一百一,说了声不用找了,点起一支烟,等着饭菜上桌,

足足半个小时,矮胖子才端上來了饭菜,盘子小的跟碟子似的,小米粥倒是一大海碗,但却清汤寡水,米粒都数的过來,味道更是一般,甚至说难以下咽,看着外面的暴风雪,王宝玉也只能无奈的认命了,吃吧,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正吃着饭,忽闻楼上传來啊啊呀呀的声音,夹扎着床铺吱吱乱响,凭借王宝玉的丰富人生经验,他断定一定就是男女正在办事儿,

他娘的,沒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妓-女,服务还真是齐全,矮胖子不作声,仿佛充耳未闻,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王宝玉听着心烦,但也不想多事儿,

此情此景,正应易经上一卦,名叫《火山旅》,讲的就是旅人要小心,因为身处异乡,孤独无助,正是本着这种原则,王宝玉还是在****的声音中,勉强吃了饭,

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小酒店里灯光昏暗,空荡荡的屋子,只有一个蔫头耷脑的矮胖子,再加上墙上挂着的几块兽皮,倒是显得有几分诡异,

“老板,给我开了房间住下吧。”王宝玉不想在这里久留,开口道,

“要什么样的。”矮胖子死皮耷拉眼的问道,

“便宜点儿的就行。”王宝玉说道,

“一晚八百。”矮胖子道,

真黑,估计也是看王宝玉走不了,矮胖子开始漫天要价起來,王宝玉使劲瞪了矮胖子一眼,他却冷哼一声,爱住不住,

这个季节,夜间的温度得零下三十度以下,汽车里根本住不了人,王宝玉强压着火,还是交了钱,矮胖子领着他上了楼,随后打开了一个房间,

真是简陋,只有一张小床,上面凌乱的扔着床被子,还有一股子汗臭味,

“你们倒是收拾一下,还有沒有更好的房间了。”王宝玉忍不住说道,

“里间的能洗澡,一晚上一千五。”矮胖子倚在墙上打着哈哈说道,

“你们这价格都是谁定的啊。”王宝玉有些急眼,平川市花一千五也能在最好的大酒店待一晚上,这些人都穷疯了啊,

“小地方,就这条件,将就一晚了,这房间已经不错了。”矮胖子眼珠滴溜溜的说道,

虎落平川被犬欺,王宝玉叹了一口气,还是走进了房间,然后又重重关上了门,先打开窗子透了透气,随后将被子铺在了**,和衣躺下,

北方有一样比较好,就是在哪里都得供暖,不是公家的暖气就是自己烧的火炕,否则过不了冬,

在风雪中开了一天车,王宝玉还真累了,虽然环境很差,但是温度舒适,他还是很快就睡着了,并打起了呼噜,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忽然感觉有人在推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房顶的灯光刺眼,随即一转头,却让他吓了一跳,

就在他的床边,站着一胖一瘦的两个女人,都一丝不挂,正冲着王宝玉嗤嗤的笑着,一脸狐媚,

王宝玉一骨碌就坐起來,揉着眼睛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帅哥哥,我们想陪你啊。”瘦女人笑道,还往前凑了凑,她看起來足有四十,皮肤暗黑,还挺干燥的,胸前的女性特征,已经瘦到只剩下两颗枣,如果不看别的地方,还以为这是个营养不良的男人胸脯,

“快出去,不用你们陪。”王宝玉断然拒绝,这种货色,倒找钱也不行,

“帅哥,再考虑一下,我们姐妹什么都会,不必大酒店里的小姐差,会冰会火,会舔会啯,还会毒龙呢。”一脸雀斑的胖女人也探身说道,她倒是哪里都大,胸前的东西,宛如两个布口袋,好像都要垂到王宝玉的腿上,

“操,滚犊子,老子还要睡觉呢。”王宝玉终于忍不住恼怒道,

“帅哥,价钱咱们好商量,外面冰天雪地的,大家乐呵乐呵时间也打发的快,你说对吧。”瘦女人不依不饶的劝说道,

“睡觉才最能打发时间,我真的不需要,你们该哪去哪去,雪停了我还得赶路。”王宝玉厌恶的对二人说道,

二女继续劝了半天,见王宝玉丝毫不为所动,于是互相递了个眼色,忽然一齐将一条腿踩到王宝玉的小**,将那黑黢黢的地方,毫无羞耻的对着王宝玉,然后又一齐哈哈笑了起來,

王宝玉恶心的差点将吃的那点东西都吐了,可是他沒想到,更恶心的还在后面,二女的腿间,突然出现了一股淡黄色的**,她们居然开始撒尿了,不知道是使了力气还是长得位置特别,竟然像男人一样,丝毫不湿身子,

“操你奶奶的。”王宝玉再也忍不住了,怒骂道,伸手对着二女的大腿,啪啪就是几巴掌,二女疼的呲牙咧嘴,连忙收回了腿,剩下的尿也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小犊子,还敢打人,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识好歹。”两个女儿骂骂咧咧,就这样光着屁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