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65 蚂蚁也是肉

混世小术士 1265 蚂蚁也是肉

“是教育局的那个招生办吗?”黄嘉伟想了想,疑惑的问道。

“嗯!我刚来没几天。”王宝玉道。

“哎呀王主任,对不住了,真是怠慢了,抱歉!抱歉!”黄嘉伟惊愕之余,连忙抱拳歉意道。

旁边的一个大波lang头的中年女人,无意间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连忙也举着杯凑过来道:“王主任,我叫佟彤,多多照顾。”

“嘿嘿,捅捅自己来就行,也需要照顾?”黄嘉伟玩笑道。

“少拿老娘开玩笑啊!”佟彤瞪着圆眼道。

“佟姐,不用客气,我也没啥本事儿,以后还要多仰仗佟姐呢!”王宝玉举杯客气道。

“要不说今天早上起床喜鹊就在外面喳喳叫,原来是见到贵人了。”佟彤笑呵呵的说道。

这个季节有几只麻雀还说的过去,城市里哪来的喜鹊,王宝玉也不便点破,依旧笑着说道:“佟姐跟我不用客气。”

“实不相瞒,我儿子明年考大学,就是成绩差点,我都为他操碎了心。”佟彤苦着脸说道。

“我刚来招生办,工作还没上手。”王宝玉了解了这个女人的目的,可是不敢乱答应。

“王主任,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就是招生办的头嘛,什么都你说了算。我就明说了,如果你能让我儿子上大学,这个数。”佟彤伸出了两根手指小声说道。

“你也是市里服装界的大老板,两万太小气了。”黄嘉伟不屑道。

“后面再挂上一个零。”佟彤羞恼的打了黄嘉伟一拳。

二十万!王宝玉吃惊不小,钱来得可真容易。原来招生办有这么大的权利,能让考不上大学的孩子上大学。

“佟姐,咱们国家有统一分数线,我小小的主任没这么大权利。”王宝玉推辞道。

“王主任,你要这么说可就是打我脸了。不就那么一回事儿嘛,多少没参加高考的都上大学了呢,何况里面道道还多。王主任,钱不是问题,现在的家长所做一切不都是为了孩子嘛。”佟彤说着,眼睛竟然还有了雾气。

“佟姐,我了解了。”王宝玉见不得这么一出,于是含糊道,当然不敢擅自答应,钱虽然是个好东西,但也能将一个官员拉下马,再说了,学习不好的能上大学,势必会占了好学生的名额,这让那些十年寒窗苦的学生们多么寒心啊!

“王局长,您打听一下,我佟彤从来说到做到,只要是能办成,钱的事儿好说。”佟彤继续说道。

“小彤,别吵吵,烦不烦,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我兄弟就只为你一个人服务啊!”徐彪扭过脸来,不悦道。

真不知道徐彪到底有什么本事儿,佟彤一看徐彪不乐意了,连忙老老实实的坐下,不敢乱说话了。

“兄弟,不用搭理他们,都是想占便宜那伙的。”徐彪小声对王宝玉道。

“徐大哥,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份来参加这种场合不合适,要不我先回去,改天咱们哥俩单独再聚?”王宝玉直言道。

“兄弟,别在乎,他们说他们的,咱们说咱的。”徐彪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端起酒杯,起身高声道:“诸位,我请一位大师算过,搞一个二手车交易市场,肯定赚钱,还会赚大钱。还是老规矩,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都别他娘的小气啊!谢过诸位了!”

王宝玉终于明白徐彪叫这些企业家来的目的,原来是让他们拿钱,徐彪倒也实在,开口就要钱,还真不是一般的霸道。

听徐彪这么一说,下面的人立刻安静了不少,黄嘉伟忍不住说道:“老徐,这一次你还是老规矩,拿出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对,本人一向如此。”徐彪粗声道,又说:“为了公平起见,老规矩,百分之四十九算作四十九股,每股一百万。”

又是一片安静,徐彪等了一会儿,不高兴的问道:“都成哑巴了?有想法说出来,都憋什么闷屁啊!”

“老大,上次每股五十万,这回怎么加码了?”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嚷嚷道。

“嘟囔个屁,上次搞得是葡萄园,投资不大。而且从去年开始,不是已经给你们分红了吗?”徐彪不满意的说道。

“唉!我当初买了十股,五百万,今年倒是分了十万。”黄嘉伟叹气道。

“嘿嘿,蚂蚱也是肉,只要是盈利就有奔头。放心吧,明年会分得更多。”徐彪笑道。

“这二手车交易的市场前景如何?”有人小心的问道。

“少他娘的给我咬文嚼字,当初你被城管撵的四处跑的时候,也没见分析过什么狗屁前景后景的!我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缺的就是钱,赶紧的!”徐彪不耐烦的催促道。

“葡萄园都快黄了。”那人小声嘟囔道,好在徐彪没听到。

王宝玉算是听明白了,徐彪这哪里是请客,分明就是明抢,他自己不出钱,让这些企业家们投资,然后他却是新企业的老大,真黑啊。想到自己当初拿了十万给田英,回本四千,算起来投资回报率还是徐彪的两倍呢。

“快点啊!不拿钱的,晚上一概打骚扰电话,女的找鸭子打,男的找小姐打。”徐彪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在座的众人皆面带苦色,谁也笑不出来,但不掏钱是不行的,开始只是一股两股的买,最后,在徐彪的yin威下,不得不增加买股的数量,半小时后这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就卖光了。

徐彪做事儿倒也拖泥带水,他拿出一份合作协议,让这些人当场签字画押,还说,为了公平起见,可以选择适当时机,召开全体股东会议。

黄嘉伟和佟彤硬着头皮分别买了五股,五百万一下子就这么没了,两个人心疼的哇哇的,饭吃不下,酒喝不进,再也没心情跟王宝玉谈什么招生上学的问题了。

徐彪实现了自己的目的,笑得很灿烂,他双手拍了三下,发出了个信号,随后,外面就进来了十几个少女,还有两名帅哥,徐彪坏笑道:“你们好好陪着我的这些兄弟姐妹,谁他娘的敢怠慢了,老子就剥了他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