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68 保密

第一卷 乡村风云 1268 保密

“你大哥我曾经去少林练过功夫,几十个人贴不上身,不用别人保护。徐彪道,他也听出來王宝玉的疑惑,

“那大哥手下有多少弟兄啊。”王宝玉感兴趣的继续问道,

“这两年光忙着生意也沒顾上细算,如果兄弟感兴趣,改天集会时你可以來看看。”徐彪道,

王宝玉连忙摆手推辞,他可是不想再参与这个场合,万一徐彪一高兴,非要给自己封个几爷,倒是件让人郁闷的事情,

几杯酒下肚,徐彪也渐渐说出了掏心窝子的话來,原來徐彪也是贫苦之人出身,自幼父母双亡,喜欢武术,后來跑到少林练了几年功夫,回來干过保安,摆过地摊,工地里也扛过力气活,再往后给有钱人当过私人保镖,也正因为他能打,最终成为了一呼百应的黑社会老大,

“兄弟,其实这几年大哥我稳当多了,黑道总惹麻烦,还是做点儿正当生意钱來得安心。”徐彪毫不隐瞒的说道,

王宝玉表示赞同,还真诚的说:“我跟侯四是结拜兄弟,他现在是企业家,慈善家,以前的历史正在渐渐被人遗忘。”

“侯四那个小子真有狗命啊。”徐彪感叹的说道,语气里也带着点羡慕,

“机会都是争取來的,只要大哥肯用心,将來必定飞黄腾达。”王宝玉劝说道,

“哈哈,这话听着舒服,以后兄弟也多帮着大哥我出谋划策,一定不会相忘。”徐彪举杯道,

干了一杯后,传來了敲门声,徐彪皱着眉头喊了一声进來,却见是杨木站在门口,笑呵呵的说道:“打扰了。”

“有屁快放。”徐彪冷脸说道,王宝玉连忙站起身问道:“杨局长,您有事儿。”

“王主任,你方便出來下吗。”杨木尽量客气的问道,

局长这么说话,王宝玉当然不敢耽搁,他连忙起身出了包房,杨木关上门后,说道:“小王,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同事们都很支持我的工作。”王宝玉谦虚的说道,知道局长把自己叫出來绝对不是为了谈工作的,便直接开口问道:“杨局长,有事儿你就吩咐。”

杨木脸上现出一丝尴尬之情,停顿了会,才认真的说道:“小王,有件事儿,我还得麻烦你。”

“这话咋说的,杨局长,你千万不要客气。”王宝玉赶忙说道,

“我今天在这里吃饭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出去说,尤其是我今天陪着的人,更是要保密,拜托了。”杨木小声道,

王宝玉一下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这个年轻女人,肯定不是杨木的媳妇,应该就是所谓的二奶或者小三,而且现在看來,两个人关系匪浅,还有了孩子,

王宝玉连忙回过神來,说道:“杨局长您放心,我什么都沒看着,今天也沒遇见过您。”

“呵呵,不错,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尽管來找我。”杨木满意的说道,

“一定不会少麻烦领导的。”

“屋里的那位是徐彪吧。”杨木忽然问道,沒想到他也认识徐彪,

“是的,也仅仅是一面之缘。”王宝玉解释道,

“小王,还是保持好距离,政府干部不宜有太多的社会朋友。”杨木颇有深意的说道,

“这个我明白,感谢局长的提醒。” 王宝玉嘴上应承的好,心里却嘀咕,还是先处理好自己的烂摊子再來教训别人吧,

回屋后不久,王宝玉从车窗处望去,只见杨木跟着那个抱孩子的年轻女子,有说有笑的上了车,渐渐远去,王宝玉心情颇感郁闷,今天真是倒霉,正撞领导枪口上,都说纸里包不住火,万一让别人碰到传扬出去,杨木第一个怀疑的就得是自己,

见王宝玉脸色不好看,徐彪说道:“你们局长不会找你别扭吧,他要是敢不老实,你就跟我说。”

“怎么会呢,我刚來又沒得罪他。”王宝玉道,

“嗯,他那个小情人倒是挺俊的,这些当官的,沒有几个老实的。”徐彪道,

“嘿嘿,说不定只是亲戚朋友关系。”王宝玉打着马虎眼,

“哈哈,要是小姨子才有意思呢。”徐彪放肆的开着玩笑,

王宝玉不想背后议论领导太多,换个话題问道:“徐大哥,我还沒好意思问,嫂子是做什么的。”

“我是单身。”

“哈哈,大哥看样子是想游戏人生,遍采野花了。”王宝玉笑道,

“算了,不提这个也罢。”徐彪难得不自信的含糊道,

从徐彪的表情动作中,王宝玉有了一种直觉,搞不好徐彪在男女这方面,就是一个软蛋,兴许还是练铁裆功练坏的,但这种事儿不能多问,毕竟这是男人最难堪的事儿,

吃喝完毕,已经晚上十点多,王宝玉要告辞回家,徐彪却玩性刚起,他说啥也不让王宝玉走,非要再去歌舞厅玩个通宵,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王宝玉无奈的跟着徐彪,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店,自然沒有人敢过來要钱,

再次转战到一家歌舞厅,规模不小,见是徐彪來了,歌舞厅的老板也是不敢要钱,各类点心啤酒却上了一桌子,徐彪的势力可见一斑,

王宝玉对舞厅这种场合,实在提不起兴趣來,自己跳舞的水平差,舞曲声震得头疼,徐彪跳舞还行,下到舞池里放松的扭动起來,

期间不乏有些姿色的女孩子往身边凑合,也都被徐彪冷漠的眼神给吓跑了,跳了两个曲子之后,徐彪也觉得沒有意思,回來跟王宝玉继续喝酒,

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半夜,王宝玉困得眼皮打架,正要起身告别,忽然听到男主持人说道:“大家跳舞也跳累了,下面有请田野小姐给大家献上一首歌,《遥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大家热烈欢迎。”

台下掌声、呼喊声、口哨声顿时响做一片,震得人耳朵都疼,

“大哥,兄弟我困了,先回去了。”王宝玉道,

“听完这首歌再走。”徐彪道,

一个身穿短旗袍的女孩子走上台來,王宝玉一看,顿时來了兴趣,原來这名叫做田野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田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