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70 打赏

1270 打赏

见几个人的额头都快磕出血来,徐彪终于摆手道:“都他娘的滚吧!”

几个人忙不迭一路退着,离开了舞厅,舞台上的主持人连忙识趣的说道:“请彪哥坐好,咱们继续舞动起来,摇啊摇啊摇!嗨啊嗨啊嗨!嗨出**来。”

“不行,让刚才那位小姐,把那首什么远啊近了的爱再重新唱一遍,大家都鼓掌啊!”徐彪看了一眼王宝玉,大声的嚷嚷道。

掌声又起,原本到了后台的田英,只好再次走上台来,将那首歌重新唱了一遍,不知道是不是酒瓶子打伤了胳膊,田英的手始终有些颤抖,眼角也含着泪花。

王宝玉很心疼,也很生气,明明刚给了这小妮子十万块钱,她怎么又来这种乌七八糟的地方唱歌?难道说又把钱拿去买化妆品了?要真是这样,自己一定要把她的小屁股给打烂!

如果不是自己和徐彪在这里,挨了这一下,肯定要吃一个哑巴亏的。刚才王宝玉也发现了,田英根本就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真不知道以前她都是怎么混过来的。

“嘿嘿,你这个同学,歌唱得不错,挺感人的。”重新坐好的徐彪,宛如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边喝啤酒,一边笑道。

“没办法,生活所迫。”王宝玉一时找不到说辞,随口道。

“嘿嘿,瞧我的。”徐彪说着,起身大步来到台前,从兜里拿出了一沓钱,说道:“田小姐,我再点一首,随便唱。”

田英没得到过这种待遇,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王宝玉,主持人连忙过来笑道:“彪哥打赏,快收着,再唱一首。”

下面不乏有想跟徐彪溜须的人物,一看徐彪的举动,也跟着上前扔钱,很快田英的面前,红红绿绿的就有了一小堆。

“感谢大家,我想用一首歌,献给在座的一个人,也献给所有人。”田英动情的说道,对于一个舞厅歌手,这种打赏是莫大的荣幸。

又是一阵掌声,徐彪回到座位坐好,王宝玉抱拳,发自内心的说道:“大哥,谢了。”

“小事儿一桩,其实我这个人,最看不惯欺负弱者。”徐彪道,这话说的还真带着些大哥风范。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心事有谁去珍惜……”田英深情的唱起了那首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立刻博得了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叫好之声不绝于耳。

“兄弟,你这个同学肯定是看上你了。”徐彪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她?不光跟我是同学,还是发小,从小在一起闹惯了,她才不会看上我呢!”王宝玉摆手道。

“我看错不了,那楚楚可怜的眼神,老是往你身上瞟。”徐彪笑道。

“她可怜?嘿嘿,大哥你是不了解,我小时候可没少被她撵着打。在我们村,谁不知道她厉害啊。”王宝玉嘿嘿笑道。

“我虽然不会看相,但我能感觉到,兄弟你很有女人缘。”徐彪道。

王宝玉哈哈大笑,说道:“大哥也不差,自古美女爱英雄。”

“不说那些,听歌。”徐彪跟着音乐打着节拍,没有接王宝玉的话茬。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唱到**处,田英流下了两行眼泪,在脸上冲出两道脂粉沟。

王宝玉并不知道,通过今天的事件,让原本觉得孤单无助的田英,终于在心灵上找到了依靠,在她内心中,第一次真正认为王宝玉是个爷们儿,是个她可以依靠的男人。

田英唱完歌后,王宝玉不想再留在这里,起身告辞,徐彪也觉得无聊,便跟王宝玉一同离开,在吧台前,田英也正要下班离去,她倒是很懂礼貌的对徐彪表示了感谢。

“老板,这位小姐歌唱的这么好,以后她再来,工资必须翻倍。”徐彪对老板命令道。

老板只能唯唯诺诺的带头,脸上带着些不甘,徐彪走了几步,又道:“这就是我妹,谁他娘的要敢欺负她,就是欺负我,你给我记住了!”

“哎呦,彪哥您放心,谁也不敢再动田小姐一根头发。”老板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英子,我送你回去吧!”王宝玉道。

在歌舞厅门口,王宝玉跟徐彪抱拳分开,田英上了王宝玉的车,眼神一阵躲闪,她其实也不想让王宝玉了解到她的近况。

“英子,让我看看,胳膊受伤了没有?”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田英撸起袖子,小细胳膊上果然看见了一块淤青,王宝玉轻轻摸了摸问道:“疼吗?”

“疼个屁啊,我要不那么装一下,还不得让人扒光衣服?人在江湖漂,就得会耍招,跟你这蠢猪说了也不懂。”田英装作满不在乎的说道。

“少跟我装!到底疼不疼!”王宝玉又心疼又生气,都什么时候了,还没句实话。

“疼。”田英终于低头小声说道。

“多疼?”

“麦克都要拿不动了,还让我再唱一首,想累死我啊。”田英嗔道。

“你不也赚钱了吗?”王宝玉道。

“嘻嘻,五千多呢!今晚值啦!而且老板一分也没敢要,都给我了。”田英得意的拍着鼓囊囊的小皮包说道。

“分我一半儿啊!”王宝玉开玩笑说道。

田英立刻捂紧了皮包,说道:“臭宝玉,我的房租还没着落呢,你想让本小姐露宿街头啊!”

王宝玉当然不会去分田英的辛苦钱,帮她小心翼翼的放下袖子,说道:“回去上点药,你胳膊太黑,我看不清伤势。”

“臭宝玉,你要死啊!”田英恼羞的照着王宝玉一记粉拳。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英子,咱能不能不到这里唱歌啊!缺钱我不还有吗?”

“宝玉,去我那里再说吧!”田英欲言又止,指了指前方道。

王宝玉一路开车,跟着田英来到了她租住的地方,一屋一厨,二十多平,显得很小很憋屈。

墙漆脱落的厉害,室内很潮湿。也没有什么家具,墙角便携式衣橱里塞得满满当当的,一张小**,胡乱的扔着些衣物,在床头的桌子上,摆着各种瓶瓶罐罐的化妆品。至于餐桌,就是个纸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