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72 隐藏的敌人

1272 隐藏的敌人

“郭副局长说笑了,我能搞出什么乱子来啊!”王宝玉有些不高兴,这个“又”字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就像自己专门是来捣乱的一样。

“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在富宁县工作的时候,可是把许多人都折腾的人仰马翻,丢官罢爵。”郭函不屑道。

“我那都是为了工作。”王宝玉一下子脸涨红了。

“哼,公报私仇也很难说。”郭函冷声道。

王宝玉一听这话就来气,他脸色难看的说道:“郭副局长,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一个人走得正行得正,半夜都不怕鬼叫门,还会怕我折腾?”

郭函恼怒的上前一步,刚要开口却被杨木一把拉住,同时给了王宝玉一个眼色道:“小王,少说两句,去忙吧!”

“还是改不了那顽劣的本性。”身后立刻传来了郭函的嘲笑声。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王宝玉刚把气给喘匀了,怎么也没想到,初来乍到,没有出任何纰漏,总以为可以重新开始,却这么快就被常务副局长郭函给盯上了,而且还是没来由的矛盾!

自己什么都没做,这个顶头上司就一脸的不满意,将来还不知道该怎么伺候呢!

郭函搞的王宝玉心情很不爽,刚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口,就看见甄优美身穿一套红色毛料西装,笔挺挺的站在门口等着他。

见王宝玉精神不振,甄优美关切的问道:“王主任,这是怎么了?跟女朋友吵架了?”

“进屋再说吧!”王宝玉随口道。

进屋后,王宝玉先问甄优美过来有什么事儿,甄优美说有一份市政府的一份文件,递给了王宝玉,王宝玉一看,上面写着,一周以后,在市政府的多功能会议厅,由主管科教文卫体的副市长邱佐权组织召开关于建设“平川招生网”的讨论会议。

王宝玉不以为然,他娘的,不就是建设一个网站嘛,用得着副市长出席,还下文件?老子在富宁就搞过一个,也没见费多大事儿,可见现在只要跟“网”沾边的都是高科技。

既然叫“平川招生网”,这件事儿显然跟招生办的关系最大,王宝玉当即表示,让甄优美和信息科科长郑东策一起去参加。

“领导,要好好准备一下,邱副市长亲自主持召开,到场的领导一定不少。”甄优美提醒道。

“放心吧!这方面我有经验。”王宝玉皱着脸,随口道。他郁闷的点上一支烟,吧唧的抽着,抬头看了甄优美一眼,随便说了句:“优美姐,你这套衣服挺好看的。”

甄优美立刻脸上乐开了花,说道:“现在许多人都不敢穿红色,多半是因为皮肤不够白嫩。”言外之意,自己这肤色穿什么都好看!

王宝玉无语,甄优美虽说算不上黄脸婆,但皮肤条件一般,仅有的那点光泽也是化妆品抹出来的。红色衣服衬托的皮肤比较暗,王宝玉刚看到她的时候,甄优美站在背光处,一下子还真没看清脸。

甄优美极度自恋,王宝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苦笑了下。

“领导,为什么不高兴啊?”甄优美不但自恋,还很好打听事儿,见王宝玉眉头紧锁,又问道。

王宝玉想了想,看起来甄优美还算是值得信任,便开口道:“优美姐,我拿你不当外人,有一件事儿我想问问你?”

“尽管问,姐有啥说啥!”甄优美高兴的说道,很得意王宝玉称呼她为姐。

“郭副局长这个人怎样?”

“他?还行吧,对人也算客气,领导不都那样嘛。”甄优美如实说道。

“我刚来咱教育局没多长时间,怎么就得罪了他呢?刚才我遇见他,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好像是我抱他孩子下井似的。”王宝玉吐出了一口烟,直接问道。

“可能王主任你过于敏感了吧,郭副局长说话就那样。”甄优美目光躲闪的说道,越这样越说明她了解些内幕。

“我又不是娘们,敏感个头啊!刚才和他说了两句话,就差指着我鼻子骂了。”王宝玉想起来依然很气愤。

“这个,也许是个误会。总之,我们小兵就不好多说了吧!”甄优美含糊的说道。

“说吧!我不会怪罪你的。”王宝玉冷冷道。

“你难道真不知道,局里从昨天起,就传着一个消息。”甄优美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

“什么消息?”

也许是看王宝玉真不知道,甄优美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听别人说,说你在招生办只是一个过渡,很快就要接任常务副局长的职务。”甄优美道。

“谁他娘的胡咧咧,我本人都不知道,这不是纯属造谣吗?”王宝玉拍着桌子大怒道。

甄优美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我也是听大家都这么传的,而且据说这消息是从市政府里传出来的,非常可靠。”

“可靠?怎么可能呢?”王宝玉很是惊讶。

“大家议论的挺热闹的,说王主任年轻有为,一年一个台阶,就是过上几年升到省里去也有可能。”甄优美半是认真半是恭维的说道。

有这好事儿?王宝玉只是一怔,心里便有些明白了。阴谋,这绝对是个阴谋,难怪郭函看不上自己,刚来就要夺人家的饭碗,任凭谁也不高兴。

王宝玉道:“优美姐,谣言止于智者,这件事儿纯属无中生有,我刚来,不可能调动的那么快,是有人试图搞臭我跟郭副局长的关系。”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会暗示咱们办里的人,不要再背后说这件事儿。”甄优美很识趣的说道。

“嗯!以后再有这种谣言,第一时间告诉我。”王宝玉叮嘱道。

甄优美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王宝玉考虑再三,还是没去找郭函谈开这件事儿,怕越描越黑,反而引发更多的猜忌,但是他隐约的感到,似乎有一个隐藏着的敌人,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伺机动手。

本以为离开了富宁县,躲开了是非之地,没想到哪里都一样,真是应了那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有人的地方,就有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