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81 比赛

混世小术士 1281 比赛

“那,没事儿了。”王宝玉开车出了大门,心里一阵嘀咕,王琳琳居然有市委的出入证,当然出入教育局没有任何问题。

可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自己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呢!好在工作证也好使。

吃晚饭的时候,李可人说道:“小孩,你表姐现在怎么样啊?”

王宝玉知道说的是白牡丹,连忙摆手道:“她整天神出鬼没的,我也找不到她。大姐,你怎么突然想起她来了?”

“今天买我房子的人来电话,说有个女孩到家里找咱们俩,听他描述的长相很像是小烟。”李可人道。

“那他没说咱们来市里了吧?”王宝玉惊道,虽然说白牡丹对自己不错,可他还是怕这个真正的祸水找上门来。

“他那个人,是个神经病,没说!气得我还埋怨了他一顿。”李可人道。

“留联系方式了吗?”王宝玉紧张的问道。

“当然更没有啊!”

王宝玉终于松了一口气,摸着胸口道:“没说就好!”

“小孩,难道说你不想见你表姐?”李可人不理解王宝玉的举动。

“大姐,你都不知道,她可难缠了,没事儿就欺负我,我可不想再看见她。”王宝玉随口编着理由。

“我觉得小烟这孩子挺好的,就是你事儿多。唉,不过这点你倒是挺像我,我年轻的时候就不喜欢热闹,可是年龄一大,就觉得身边离不开人。”李可人絮絮叨叨的说道。

“嘿嘿,大姐,我啥时候也都喜欢你!”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耍嘴皮子。

白牡丹为什么会出现在富宁县?王宝玉还是想不出答案来,那里有白牡丹的死敌范金强,基本上算是龙潭虎穴,她冒险前往,肯定不只是为了看李可人和自己。

第二天,王宝玉应邀来到平川体育馆门前,见到了王琳琳,两个人先是来到了羽毛球馆,打了一通羽毛球,王宝玉打球很差,几次都被王琳琳一球封了面门,惹得王琳琳一阵笑声灿烂,王宝玉也策划了几次反击,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两个人从羽毛球馆出来,已经是一身臭汗,随后,王宝玉和王琳琳又来到了游泳馆,王琳琳带着泳衣泳帽,王宝玉却没这东西,只好花一百块钱买了一条泳裤。料子稀松平常,可卖家却说是什么高档货,不管了只要这次不露腚就算合适。

虽然是冬天,可是游泳馆里还是有不少人,泡水池多半是老人,浅水池则大都是半大孩子嬉戏,标准池里的女人不紧不慢的在深水里游来游去,泳池边上有几个走来走去的男人,一看就是教练和救护人员。

猛的一进来,王宝玉还真有些不适应,满目望去,都是雪白的大腿,在农村生长起来的王宝玉,哪见过这种阵势,一时间还感觉挺拘束的。

“哥,你会蛙泳还是蝶泳啊?”王琳琳问道。

王琳琳今天穿的是一身带小短裙的黄绿相间连体泳衣,身材苗条,双腿笔直,很惹人注意。王宝玉觉得王琳琳真是漂亮,这跟长相无关,在王琳琳的身上,透着那种青春的气息,明亮而黑白相间的眸子,让人难以产生任何猥亵的想法。

“嘿嘿,我就是随便游。”王宝玉随口道,其实在农村哪里学过什么游泳,会的也不过是狗刨而已。

“哦,那就是自由泳了,我体力跟不上,一般都是蛙泳,一会儿咱俩比一比,看谁游得快。”王琳琳发出了挑战。

“你是小屁孩,我让着你,就算我输了。”王宝玉道,心里很清楚自己那两下子,吹牛瞎忽悠还算是有本事儿,动真格的就完蛋了。

“不行,今天必须比出个高低来。”王琳琳坚持道,她沿着梯子走进泳池里,先往身上浇了些水,随即便逃上岸,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水温不是很热哦,也就二十多度的样子。”

“水凉咱们就不洗了,万一冻感冒不值得。”王宝玉劝说道。

“那怎么行,咱们还得比赛呢!”王琳琳站在岸边,鼓足勇气,突然双脚离地,扑通一声钻入水中,只见一个漂亮的身体摆动便已露出水面,大笑着说道:“哥,你也下来啊,太爽了!”

“我怕凉,现在浅水区适应适应。”王宝玉说道,要知道在水里抽筋可不是闹着玩的。王琳琳也不坚持,仰面游了出去。

王宝玉下到泳池的浅水区,泳池的水温其实很高,身上暖暖的,筋骨似乎都舒展开了。王琳琳沿着泳道游了好几个来回,再次攀在岸边,高声对王宝玉催促道:“哥,磨蹭什么呢!来,先游两圈热热身。”

看看周围的女人们,大家都在玩自己的,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王宝玉一咬牙,游就游,既然来了游泳馆,不游泳岂不是让人笑话。

猛得进入深水池,还真是凉的精神一振,但王宝玉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温度,跟王琳琳一起数完一二三之后,王琳琳就像是一条小青蛙,手脚齐动,迅速钻进了水里,一下子就出去五六米远,小脑袋在水里一上一下,很有节奏。

王宝玉一看,立刻摆动脚丫子,双手使劲刨水,露着脑袋张着大嘴,呼哧哧的喘着粗气就向前跟了过去。

啪唧!啪唧!啪唧!

王宝玉游泳的声音响彻整个游泳馆,水花四溅,吓得其他泳道里的妇女们连忙四散而逃,生怕被王宝玉的脚丫子踢到,继而都露出了极度鄙视厌恶的表情。

虽然是狗刨,王宝玉游得也不算慢,王琳琳到底是女孩子,体力不行,最后,还是被王宝玉给疯狂的撵上了,以半个头的优势,赢了第一局。

“嘿嘿,牛皮不是吹的,游泳池不是尿的!我说不比,你非得比,还是我赢了吧?”王宝玉兴奋的抹了把脸,高兴的说道,好歹没有丢人。

可是回头一看,只看到一脸坏笑的王琳琳踩着水望着自己,泳池里的人却都不见了。

“人呢?”王宝玉擦着脸上的水,手把着泳池沿,调整自己的呼吸。只见妇女们都蹲在边上,有的正在擦脸上的水,有的则吐着口中的水,更多的是拿白眼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