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08 再喝一口井水

1308 再喝一口井水

“大家尽情跳舞,随便挑选,如果生婚外情一夜-情,本人郑重声明,概不负责。”饶安妮哈哈笑道。

舞曲紧接着就响了起来,富婆们看见帅哥,就如同苍蝇见了血,屎壳郎见了粪球,立刻兴奋的纷纷起身,各自拉着一个帅哥,在中间的空地上舞动起来。

“嘿嘿,看到了没有,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王宝玉道。

“你更不是什么好东西。”夏一达白了王宝玉一眼。

“那你在里边选一个好东西吧?别不好意思。”王宝玉嘿嘿笑道。

“去你的!我又不像她们那么饥渴。”夏一达翻着白眼说道。

“小王,咱俩儿也跳个舞吧!”饶安妮走过来邀请,又对夏一达解释道:“暂时借你男朋友用用,别多想啊!”

“我没问题,就是饶老师小心别让他踩了脚。”夏一达道。

王宝玉跳舞水平很差,但是饶安妮既然出了邀请,他还是同意了。饶安妮轻轻拉着王宝玉的手,步入大厅中间,随着音乐,缓缓移动着脚步。

饶安妮跳舞不错,王宝玉勉强跟着跳,显得很笨拙,但饶安妮显然并不在意,她小声的说道:“小王,年前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道士,他说我必须再喝一口井的水,才能真正成为作家,这是什么意思啊?”

“大作家,别听他的,你现在就已经名气响当当的,那些人多半都是瞎忽悠的。”王宝玉道。

“好像也不是,他居然能够看出我的生日,还有一些小秘密。”饶安妮道。

“说不好都是事先打听过的。”王宝玉道,这种所谓的游方道士,十之都是江湖骗子。

“有些秘密就连我男人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每天多喝些水?”饶安妮小声道。

“绕作家,你理解错意思了。所谓再喝一口井的水,就是再嫁一个男人,我还是觉得这个人存心不良。”王宝玉道。

“如果不离婚,再找个情人算不算呢?”饶安妮颇有兴趣的问道,显然她刚才就是在装迷糊,套王宝玉的话。

王宝玉从饶安妮的话里,听到了一个不安份的中年女人想要出轨的味道,自己可不能搬弄是非,要是让隋凤奎知道了,那可是要出大事儿的。

“嘿嘿!这个我也不清楚,古书上解释的就是再嫁人。”王宝玉嘿嘿笑道。

饶安妮不再继续,换了个话题问道:“小王,你觉得我的书写得到底怎么样?”

“写的相当好,天马行空的想象再配以华丽的辞藻,我敢说,当今女作家中无人能及。”王宝玉嘘乎道。

“呵呵,倒是蛮会说话的。我就觉得女人吧,应该也有自己的事业,否则整天呆在家里,吃喝靠男人,渐渐也失去自我了。”饶安妮得意道。

“饶作家和别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王宝玉恭维道。

“那我和刘总谁更漂亮些?”饶安妮突然问道。

“今天你才是主角,至于配角我都没怎么注意武夫当国。”王宝玉打着马虎眼说道,然而显而易见的,刘总要比饶安妮更有姿色。

“小嘴抹了蜜吧?”饶安妮倒是很满意王宝玉聪明的答话,握着他的右手,突然伸出了一根手指,在王宝玉的手心里,轻轻勾了几下。

王宝玉陡然一惊,低头看着饶安妮扬起的脸,只见她眼中荡漾的满是春意。王宝玉当然明白,这是饶安妮在向自己传递信号,难道说饶安妮是想找自己做情人?那可绝对不行,玩火。

王宝玉佯装浑然不觉,说道:“饶作家,我女朋友来找我过年,如果您不介意,我想先走一步?”

“好吧!如果以后遇到困难,也可以跟我说一声,老隋还是很听我的话。”饶安妮放开了王宝玉,暗示道。

“一定不会少麻烦您。”王宝玉客气道,松开饶安妮,回到座位上,叫上夏一达匆匆离开。

在车上,夏一达不满的嘟囔道:“臭小子,我还没玩够呢,这么急着走干什么?我还没跟饶老师谈心呢!”

“不走不行,你那可爱的饶老师,对我心怀不轨。”王宝玉哼道。

“别自恋了,我怎么没看出来。”夏一达道。

“真正有这种事儿的,看起来都很正常,那些说话随便的,可能还真没有。”王宝玉道。

“咦!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有问题,饶安妮好像只请了你一个男生,而且介绍你的时候,还很得意。”夏一达道。

“所以说,她们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是危险品。”王宝玉道。

“不会吧?”

“有可能,我怀疑她下一本书就是想写这方面题材的,然后找到我搞实验。”王宝玉分析道。

“臭小子,坏家伙,你毁了我的偶像。”夏一达嗔怒的捶打着王宝玉,像她这种傲气女孩子,有个敬慕的人实属不易,却被王宝玉的一席话,彻底的崩塌了。“不过,我觉那个刘总看起来倒是挺正经的样子,不像想象中的有钱人那么张扬。”

“一个玩笑就出去个宝石戒指,还不张扬啊?给点好处就没原则!”王宝玉鄙夷的说道。

“去你的,你看人家的时候还不是眼睛都直了?你不说我还忘了,王宝玉,你那种眼神看一个中年妇女,真的很猥琐耶!”夏一达嘲讽道。

“别乱说话!我就是觉得她面熟而已!”王宝玉皱眉说道。

“就你借口多,咱们现在去哪儿啊?”

回家肯定是不行的,李可人对夏一达没好感,大过年的,王宝玉也不想跟她惹气,正在琢磨去哪里开个房间,忽然,兜里的一个咯屁股的东西,让他乐了。

正是焦炳给他的钥匙,去宾馆不但花钱,还不随便,王宝玉兴奋道:“我带你去我的另外一个家。”

“你到底有多少个家啊?贪污多少钱啊?”夏一达惊讶又不解的问道。

“你还不了解我,净往公家搭钱了。”王宝玉道。

“那你哪来的钱往里搭啊?”夏一达质问道。

“少废话,不想去我立刻送你回去。”

“去!”

来到丁香园小区,王宝玉凭着记忆找到了关婷原来住过的地方,并且打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