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10 都姓刘

1310 都姓刘

“嘻嘻!痒!”夏一达以为王宝玉跟他闹着玩,嘻嘻的笑着,身子扭来扭去。

“别动,还差一点。”王宝玉加快速度,坚决不能半途而废。

“痒死了,快点!”夏一达咯咯笑个不停。

这腚蛋真他娘的好看,有圆又翘,要是当个足球踢,早就进世界杯了!王宝玉在夏一达的后背画完符,还是忍不住在夏一达的屁股上拍了两下,又猥亵的舔了一下她的臀沟。

“臭小子,你原来就是想占本姑娘的便宜。”夏一达咯咯笑着,握着小拳头,回头撵着王宝玉就打。

王宝玉跑来跑去,夏一达紧追不放,最后,王宝玉还是挨了几记粉拳,夏一达才放了手。暖气烧的很好,屋内根本就不冷,找不到睡衣,夏一达干脆就不穿,就这样一丝不挂的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喂,这是冬天,凉着肚子可是要拉稀的。”王宝玉提醒道,赶紧去关了窗户。

“那我就请病假,在这养病!”夏一达乐不思蜀。

别说,经过这样一番闹腾,王宝玉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觉得两个人在这里生活,也没什么可害怕的。

面对如此美女,王宝玉又岂能没有任何反应,下面立刻又有了精神,呈现出鼓囊囊的一团。

夏一达只当是没看到,继续毫不顾忌的翘着光洁的美腿,宛如王宝玉不存在一样。

“小夏,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是不是应该收敛些啊!”王宝玉皱眉道,从夏一达脱在一边的衣服里,找到了夏一达的三角内裤,扔了过去。

“不穿,还没洗呢!”夏一达道,接过内裤又扔给王宝玉,嘻嘻笑道:“你也去洗澡吧!顺便帮我洗了。”

“得寸进尺!”王宝玉嘟囔了一句,还是发贱地拿着内裤去洗澡了。

在水流的冲击之下,王宝玉的**逐渐降了下来,他很负责任的给夏一达洗净了内裤,晾在了浴室的暖气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穿上。

等他出来的时候,夏一达已经上床躺下了,口中还夸赞道:“这被子真舒服,一看就是好料子的,最适合**。”

王宝玉轻手轻脚的凑了过去,一脸**笑道:“小夏,这大过年的,咱们是不是也应该乐呵一下啊?”

“我听说好的**用品都好几万一套,这种是不是啊?”夏一达依旧用手在床单上摸个不停。

“嘻嘻,再好还能好过年轻男人身上的皮肤啊?”王宝玉拉过夏一达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别想美事儿。如果憋不住,你就去睡沙发。”夏一达明白王宝玉的意图,发出了警告。

“沙发上多憋屈啊!”王宝玉不干。

“男人皮肤都粗糙,把这么好的料子刮出丝来怎么办?”夏一达认真说道。

“弄坏了人家找我赔!你瞎操什么闲心!我还就摸了!”王宝玉使劲在**蹭了两下,气呼呼的拉过被子,闭上眼睛睡觉了。

睡到半夜,王宝玉还是没来由的醒来,睁开眼,环境依然显得很陌生龙战都市。身后传来美女轻微的呼吸之声,王宝玉眯着眼睛慢慢回头望去。

还好,不是关婷,是夏一达,伸出被子外的一条胳膊,在橘黄色的小壁灯下,泛着健康的光泽。

王宝玉看见了她手上的那个红宝石戒指,这是刘总送的,夏一达虽然表示不愿意接受,可是连洗澡时都没摘下来,足见她也非常喜欢。

想到刘总,王宝玉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刘玉玲,应该也跟这个刘总差不多年纪。好巧,她没了儿子,自己也没了母亲,这就是缘分吗?否则再有钱也不会轻易送自己的朋友一个宝石戒指。

干爹干妈可是说自己的母亲就在平川市,难道说,既然称呼刘总,当然她也姓刘,难道说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王宝玉立刻彻底精神了,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难言的复杂情绪,一边是愤怒,一边想起刘总的背影,又感觉心酸。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王琳琳就应该是自己的同母异父的亲妹妹,王琳琳的名字和自己相似之处,就是里面有三个王字。对了,以前给王琳琳看手相,自己是看出她上面有个哥哥的。

可是也不对,王琳琳说自己的父亲是师长,而将母亲领走的那个狗日的,是个下乡知识青年,不可能是军队里的干部啊?

唉!肯定还是自己多想了,哪有那么巧的事儿,刚来平川就能碰见亲生母亲,王宝玉渐渐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为什么自己跟那个刘总长得如此相像呢?不仅别人这么说,自己从骨格上也看的出来,自己和她确实有很多共同点。难道说是母亲后来抛弃了那小子,又嫁给了师长?那么师长的老婆为什么还能开珠宝店?

真是太乱了,王宝玉想来想去,几乎一夜都没睡。第二天早上,就在关婷的家里,带着诸多疑问,王宝玉还是忍不住拨通了饶安妮的电话。

“大作家,打扰了。”王宝玉客气道。

“小王,昨天有些怠慢,改天我再请你啊!”饶安妮道。

“这个不敢当。”王宝玉连忙推辞,犹豫的又问:“那个,昨天见到的刘总,她的大名叫什么?”

“嘻嘻!怎么,你对她有兴趣?”饶安妮不怀好意的嘻嘻笑道。

“你看,他送给我女朋友这么贵重的礼物,想来想去,我还是想给她还回去。”王宝玉如此解释道。

“听姐一句,她的家业大着呢!不用还。”饶安妮道。

“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有什么不踏实的,你要真送回去,反而惹人嫌。小王,大大方方的,一个戒指而已。”饶安妮不以为然的说道。

“她的大名叫什么?”王宝玉终于问到了主题,心立刻砰砰的剧烈跳到起来。

“咱们平川市最大的珠宝店叫什么?”饶安妮反问道。

“不知道!”王宝玉坦诚的说道,他确实对这些事情不甚了解,如果问程雪曼应该是一清二楚的。

“咱们市里最大的珠宝店就叫汇珍珠宝,是根据她的名字取得。”饶安妮道。

“她叫刘汇珍?”

“嗯!猜对了。”

放下手机后,王宝玉终于松了一口气,刘汇珍不是刘玉玲,当然就不是自己的母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