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20 吕云天

1320 吕云天

“老公,你跟我过日子又不是跟钱过日子对吧?昆仑大酒店现在有婚庆优惠活动,咱请的人又不多。我算了,也就二三十万那样。”程雪曼撒着娇,数着指头说道。

“你当我是银行呢!我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啊?”王宝玉有些恼火,一个小镇出来的女孩,怎么口气那么大。

“结婚一辈子就一次,你可真小气,我还没说让你买房子呢!”程雪曼不满的说道。

王宝玉吱呀一声停了车,很正色的对程雪曼道:“雪曼,不行咱们就把孩子打了吧!”

“王宝玉,你什么意思?”程雪曼惊愕道。

“你要是再要求这要求那的,这婚我还真就不结了。”王宝玉恼怒道。

“这是我的孩子,我非要留着。”程雪曼固执道。

“那你就留着吧,孩子的费用我会找律师计算,一分钱都不会少的。”王宝玉赌气说道。

“那你只在乎孩子不在乎我?”程雪曼眼中含泪的问道。

“我一直都在乎你,可我怕养不起,省的以后再离婚,伤害更大!”王宝玉铁青着脸说道。

“孩子我也不用你养,我就是要饭也能把他养大!”程雪曼叫道。

“随你大小便。”王宝玉使劲踩了一下油门,差点撞在马路牙子上,气得使劲捶了几下方向盘。

“别生气了,一切都听你的吧!”程雪曼见王宝玉真的动怒了,软了下来,叹气道。

王宝玉黑着脸不说话,程雪曼又说道:“宝玉,希望你也能体谅我,女孩子都很重视自己的婚礼,毕竟一辈子才有一次。”

“雪曼,不是我不想把婚礼办得体体面面的,可是我现在的职位,多少人都盯着呢!绝对不能铺张,否则,这官就要没了。”王宝玉也心疼程雪曼,柔声的解释道。

“人家多少官二代都是将婚礼办的很大,光是好车就上百辆,也没看见出什么事儿。”程雪曼满不在乎道。

“那不一样,我刚来平川,没根没蔓,人家可都是多年打下的基础,遇事有人照应。”王宝玉道。

“本以为你当了官能很体面,结果还不如不当呢!”程雪曼不甘心的说道。

两个人一路拌嘴回到家里,刚一进门,就看见李可人正跟一个衣着得体的年轻小伙子,有说有笑的坐在沙发上聊着天,李可人眼中全是笑意,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两人显得格外的亲近。

王宝玉一愣,还没见过李可人这幅样子,难道说又来亲戚了?

猜对了一半,这个小伙子确实是亲戚,还是至亲,但跟王宝玉无关。李可人起身热情的介绍道:“宝玉,这是我儿子天天,大名吕云天,刚从澳洲回来。”

“呵呵彤妃出宫,皇上你也跟?!总听大姐提起你来,从炎炎夏日来到这冰雪覆盖的地方,还不适应吧!”王宝玉赶忙上前握手,吕云天跟王宝玉年龄相仿,身高一米八,一身得体的纯棉休闲装,剑眉大眼,皮肤白净,一笑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整个人给人以很阳光的感觉。大概遗传了父母的优良基因,很是招风。

“王哥,我听我妈说了,您一直很照顾她,谢谢你啊!”吕云天说得格外客气,彬彬有礼。

“天天,怎么能叫哥呢!应该叫小叔叔。”李可人纠正道,王宝玉叫他大姐,儿子却叫王宝玉哥,还真是有些乱套。

“妈,在国外的习惯我还应该叫他宝玉呢!都什么年代了,还论辈分。”吕云天不肯叫。

“别总拿国外当幌子,国外能有咱们国家的优良传统多?我的儿子到了国外不也是呱呱叫?”李可人不屑的说道。

吕云天有些难为情,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王宝玉当然不会为难他,连忙说道:“就叫哥,咱们各论各的,各叫各的。”

“就是,妈,你也那么传统,在那边,我爸的女朋友,我还叫她姐呢!”吕云天拉着妈妈的手道,王宝玉连忙低下头,装作没听见。

“别提你爸,让人心里堵得慌。”李可人不悦道,但又不甘心的问道:“长得什么模样?”

“比你差远了妈,也就是年轻点而已。我爸上了年纪,反倒喜欢野性的了。”吕云天好笑的说道。

唉!看来李可人的老公,在澳洲那边已经有人了,两个人多年不见面,感情再好也会生疏,更何况李可人看起来跟他男人,肯定是有问题的。

“咦,这位漂亮的女士如何称呼?”吕云天礼貌的对程雪曼说道。

本来很不高兴的程雪曼,面对吕云天竟然有些脸红,她微微笑道:“我叫程雪曼,你的名字起得很大气啊!”

“呵呵,雪中曼舞,妖娆多姿,你的名字美极了。”吕云天的嘴还挺甜的,还说了一句英文:“geous!!beauty。”

“handsome guy!”程雪曼也夸了一句,紧接着,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王宝玉听不懂他们说得什么鸟语,只能埋怨自己水平太低,也就只懂“make love”“happy”等最常用的。

“快吃饭吧!”李可人又端来两个菜,四个人这才谦让的围坐在桌子边上。菜肴很丰盛,也很特别,中西合璧。

“这个牛排、水果沙拉、意大利面是天天做的,其余的是我做的。”李可人介绍道。

“你还会做西餐呢?”程雪曼略感意外的问道。

“在国外,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吕云天道。

“我还以为都是别人照顾你呢。”程雪曼笑道。

“那不一样,妈妈可是从小教育我,要自力更生的哦。我怎么会让我的美人失望呢?”吕云天冲着李可人眨眨眼,嬉皮笑脸的说道。

“宝玉,跟人家学学,看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没人做饭就从外面吃,一点都不讲究。”程雪曼当着大家的面说道,王宝玉听着不高兴,老子可是国家干部,哪有操持家务的道理,再说了,西餐有什么好吃的,颠来倒去就那么几样,不是肉配菜就是菜配肉,没创意。

李可人高兴,拿来了一瓶红酒,分别给三个人倒上。王宝玉挪开了程雪曼的杯子,开口道:“雪曼她情况特殊,不能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