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29 改口叫阿姨

1329 改口叫阿姨

第二天晚上,王宝玉下班后一进门,就看见程雪曼正在桌子边上,跟李可人亲热的说着话,

“雪曼,你跑哪儿去了,也不言语一声。”王宝玉拉着脸,不悦的问道,

“我去旅游了,人家心情不好嘛。”程雪曼娇声道,

“去哪儿了。”

“沒走多远,就去附近转了转。”程雪曼支吾的说道,

“小孩,别这么跟小曼说话,一个女人失去了孩子,那是最痛心的事情,你沒当过女人,沒当过母亲,肯定不能体会其中的滋味。”李可人责怪王宝玉道,

“阿姨,还是你最好。”程雪曼拉着李可人的胳膊,撒娇道,

“呵呵,小激灵,我真是越來越喜欢你了。”李可人也是爱恋的摸着程雪曼的头:“小曼,你可以跟小孩一样,叫我大姐的。”

“我不,我感觉叫阿姨更亲,阿姨,我从小就沒有了母亲,我感觉跟你在一起特有安全感。”程雪曼一脸真诚的说道,

“是吗。”李可人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泪光,说道:“好孩子,反正我也沒有女儿,等你和小孩结了婚,我就认你当干女儿,谅他也不敢欺负你。”

“阿姨,怎么又提这茬啊。”程雪曼有点不高兴,

王宝玉沒有过多责怪程雪曼,饭菜已经做好了,三个人一起吃饭,程雪曼对李可人表现的很亲热,这种亲热不同以往,以前叫大姐,现在突然改口叫阿姨,而且叫的很亲,

“雪曼,影楼那边又催了,啥时候去拍婚纱照啊。”王宝玉问道,

“退了吧,过段日子再说。”程雪曼果断的说道,

“婚礼真得不办了。”王宝玉又问,

“不办了,我还想多当几年姑娘呢。”程雪曼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宝玉脸一黑,耐着性子说道:“咱可是交了一千定金的,说好了不给退。”

“要是照相还得花好几万呢,不照更省钱。”程雪曼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可是你说的,别怪我。”王宝玉冷脸道,程雪曼的变化也太快了,一度催婚,甚至父母都搬出來,现在可好,说不结婚就不结,

“小曼,再考虑一下吧,你们两个都到年龄了。”李可人道,

“嘻嘻,云天也到年龄了,他怎么看起來一点儿也不着急呢。”程雪曼笑着说道,

“那孩子,在国外学坏了,让人不省心。”李可人道,

“我爸也常说我不省心。”程雪曼笑道,

“小曼,这女孩子跟男孩子不一样,男孩到了三十四十都不怕,但女孩要过了三十就不好找了,而且太晚生孩子肯定受罪。”李可人絮絮叨叨的说道,

“阿姨,那你说云天会不会娶一个国内的女孩子呢。”程雪曼并沒有接着李可人的话茬,而是好奇的问道,

“谁知道呢,他不是说有个洋女朋友嘛,多半还是给我生个洋孙子。”李可人不满道,她对外国人可是沒一点好感,

“索菲只是他的同学,在澳洲也不过是他的好朋友而已。”程雪曼道,好像对这些了解不少,

“你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嘛。”王宝玉使劲瞪了程雪曼一眼,

“随便聊家常,管得可真宽。”程雪曼嘟囔道,

“不过我也希望他能找个国内的女孩,端正典雅。”李可人似乎自言自语,程雪曼嘴角却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晚上过后,程雪曼沒有留宿,居然让王宝玉送她回去,王宝玉正好也不想跟她同床共枕,便下楼开车,将程雪曼送回了兴北集团,

“宝玉,你真的生气了。”见王宝玉一路不说话,下车前,程雪曼关切的问道,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你现在沒了孩子,是个自由人,谁能管得着啊。”王宝玉道,

“在医院里,我疼得都快昏过去了,宝玉,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程雪曼埋怨的说道,眼角又垂下泪來,

王宝玉看了一眼程雪曼,心又软了,温和的说道:“好了,都是我多嘴,还是担心你嘛。”

“我沒事儿,过段时间养好了身体,再给你怀个儿子。”程雪曼道,

“嘿嘿,说话算数。”王宝玉嘿嘿笑了起來,

程雪曼下了车,王宝玉还是往她兜里塞了两千块钱,让她想吃什么就买什么,程雪曼推辞几下,还是收下放兜里,吻了王宝玉之后,步履轻盈的回宿舍了,

回到家里,见李可人的屋里还亮着灯,王宝玉便敲了敲门,进去陪李可人聊天,儿子走了几天,李可人始终精神不佳,

电脑屏幕亮着,李可人正在看照片,王宝玉好奇的凑过去一看,只见照片上的男孩子,正是吕云天,他身穿黄蓝相间的羽绒服,站在一块大石头的跟前,

王宝玉认识这块石头,这不正是神石村的陨石吗,原來吕云天去了神石村,

“唉,天天这孩子,说是要走,沒想到却是出去玩了后才走的。”李可人叹气道,言语之中,大有孩子跟自己不亲的味道,

“天天在国外自由惯了的,大姐别往心里去。”王宝玉安慰道,

“我怎么能不往心里去呢,他去哪里玩都可以,起码要和我这个妈妈说一声吧。”李可人叹息道,

“好不容易回国一趟,出去玩玩也很正常,不过天天要是早和我说一声,我还有那里的贵宾卡呢。”王宝玉安慰道,

“我真怕他随他爸,他爸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将來不知道又会伤了哪个女孩的心,哎。”李可人道,

王宝玉清楚,李可人这么说话,心中一定有苦衷,便搂着李可人的肩膀道:“大姐,如果你当初也去了澳洲,想必一定不会这样的。”

“我才不去那里呢,夏天能热死,语言文化又不通,作为一个画传统国画的艺术家,去了那里,就等于葬送了艺术生命。”李可人愤愤的说道,

“就凭大姐的这份精神,一定会成为伟大的艺术家,流芳千古。”王宝玉真心的赞道,

“小孩,天天这次回來,说他爸真的要跟我离婚了,还说找功夫回來跟我办手续。”李可人黯然道,

“大姐,别怪我多嘴,你们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离了,也许对彼此都是解脱。”王宝玉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