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34 联名抗议

1334 联名抗议

“王主任,招生制度早就放开了,您这么做,岂不是招生制度的倒退吗?”理工大学的高主任也嚷嚷起来。

“我这是倒退?难道说你们拥有特权就是进步吗?难道说同分数线考生,拿钱的就必须有优势吗?难道说你们学校不赚这种昧良心的钱就办不下去吗?”王宝玉怒气冲冲的拍着桌子道。

王宝玉的这一系列问号,将在场的人都给问懵了,也许此刻,所有人都认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年轻的主任,绝对是个难办的家伙,生猛大胆,前无古人章节 。

平川大学的胡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他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王主任,我们平川大学有上千教职员工,他们为学校的发展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内部生是对他们的照顾,这个制度可否保留,这也是人性关怀的一部分嘛!”

“现在是新时代,老子的功劳是老子的,不能让小的去享受,内部生也必须取消。”王宝玉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主任,其实以前的这些招生制度也并非就是特权。咱们大学也是有声誉的,针对某些群体的考生,都是略微降低几十分而已,并非像外界嚷嚷的,不考试都能上大学。我们平川大学每年招收的都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胡主任解释道。

“咱们国家每年有几百万的高考生,差一分就会刷下一大批考生,何况是十分、几十分?十年寒窗已属不易,还能让学生们再寒心吗?”王宝玉正色道。

“成绩不理想的学生还有很多的途径啊,比如选择个偏远的大学,或者先读专科然后等着升本。再不行就去技工学校、高职高专什么的。国家也给了他们很多机会。”胡主任头头是道的说道。

“胡主任,让你辞掉一类大学的主任职务,去山区当校长你愿意吗?学生选择怎样的出路肯定是自由的,但是咱们国家现在就业压力如此之大,上个更好的学校是每位考生最真实的心声。”王宝玉毫不客气的说道。

胡主任一阵摇头,表情颇为无奈,王宝玉接着严肃道:“希望大家都要严格遵守招生规定,如果发现有以权谋私,损害考生利益的行为,一定严惩不贷,到时候哭爹喊娘也没有用。

啪啪啪!静寂的会场上传来了一个人的掌声,显得格外突兀,鼓掌的正是傻乎乎的代萌,眼睛里竟然还有激动的泪花。她为王宝玉的做法叫好,当年她的成绩也算是不错,就是因为某个内部生,才与一流大学失之交臂。

调籍之后的代萌含恨带怨的去了南方一所大学,大一就立志考研。都说大学生活是多姿多彩的,而代萌的生活却是暗淡无光。只有在宿舍、教室、图书馆、食堂才能看到她的影子,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大三的时候她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研究生,终于实现自己的理想。但回头看去,已经错失了许多东西。

见其他人都没有动静,代萌拍的更响了,希望能带动会议的气氛。但是大家都带着厌烦的眼神看着她,代萌只好尴尬的住手。

会议不欢而散,各学校的招办主任个个蔫头耷脑,回去跟校长汇报去了。王宝玉的做法他们实在无法接受,当然,大学校长们更是无法接受,因为这是对他们招生自主权的挑战。

就在几天后,一封联名抗议书就落在了主管副市长邱佐权的办公桌上,各大学校长一致签名,抗议招生办主任王宝玉,滥用职权,擅自更改现行招生制度,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招生工作。

邱佐权看了之后,嘿嘿一阵冷笑,这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他马上吩咐工作人员将这封抗议书转交给市教育局,只在上面写了八个字:酌情处理,以观后效。

教育局长杨木看到这封抗议书,急得是直抓头发,邱佐权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其意不言自明,什么叫以观后效?无非是一旦惹出乱子来,还是要对相关人员进行问责的。

“你自己看看吧!”杨木气呼呼的把联名抗议书扔给了王宝玉。

“还大学校长呢,个个都爱打小报告。”王宝玉不满的小声嘟囔道。

“小王,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怎么就把招生制度给改了呢?”杨木冷着脸质问王宝玉。

“有问题的制度为什么就不能改?宪法还都不断修正呢,何况是教育制度?”王宝玉不客气的反问道。

“现在是全国一盘棋,各地的招生制度都一样,咱们为什么非要出这个风头?”杨木恼火的说道。

“这又不是写进本本里的通行法规,各地有权力按照本地情况进行调整,要想从源头上遏制招生过程中的腐败,目前的制度就要改,任何人都不能拥有特权。”王宝玉表现的很固执。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杨木指点着王宝玉说道。

“杨局长,您不用担心,天塌下来本人顶着。”王宝玉拍着胸脯,坚定的说道。

“瞎说,你能顶个屁,惹出乱子来,整个教育局都得跟着你喝西北风!不行,必须要恢复保持现有的招生制度。这个你不用管了,我下通知就行。”杨木不客气的说道。

“那我这个招生办主任就不当了。”王宝玉气鼓鼓的说道。

说到底,杨木还是不想得罪王宝玉,毕竟王宝玉的手里,有他的把柄,于是便耐着性子,换了个笑脸道:“小王,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工作,现有的招生制度,是为某些人开了后门,但咱大学招生也不是漆黑一片,各地的优秀生源还都是很抢手的,哪个学校也不会将这些状元学生拒之门外,至于其他考生总会有些取舍嘛。而且这事儿牵扯的人太多,你要是固执己见,肯定是要吃亏的。”

王宝玉听到这话很不高兴,听杨木话里的意思,那些被挤掉的学生活该倒霉,原因就该怪他们考的不够好!就像是卖房子的,说什么房子就是卖给有钱人的,没钱的别穷嚷嚷,这不是放狗屁嘛!

师资力量不均衡,学生各人学习背景也不尽相同,自然会有些成绩差异。但是绝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成为大学遗弃他们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