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40 火雷噬磕

1340 火雷噬磕

“也不是啥也没有,不是还找到一块鸟粪嘛!”王宝玉笑着插嘴道。

“还不是你坏心眼耍我传奇教父。”代萌嗔怪的瞪了王宝玉一眼,又问她爷爷:“爷爷,那宝贝到底在哪里啊?”

“我就是那么随便一说。”代萌的爷爷呵呵笑道。

王宝玉擦汗,这老头说话也太有意思了,分明信口开河,一点准头也没有,大家似乎都习惯了老者的口头语,也跟着笑,倒也是满座皆欢,一团和气。

“爷爷,肯定有宝贝的是不是?”代萌不甘心的追问道。

“傻丫头,要不这么说,你能经常爬山锻炼身体?你妈妈可没少为你早上赖床发愁。”代萌爷爷呵呵笑道。

“老人家,请问大名?”王宝玉举杯问道。

“呵呵,我们家都习惯起两个字的名字,我叫代亮。”代萌的爷爷笑道。

名字很普通,并看不出什么来,而且说话的风格也跟诸葛春不同,王宝玉只能认为,代亮跟诸葛春,只是长得一模一样而已。

代亮跟王宝玉碰了一杯,问道:“小伙子,平时都看些什么书啊?”

“《易经》和《三国演义》。”王宝玉随口道,不明白代亮问这话是啥意思。

“唐诗宋词不看吗?”代亮又问。

“爷爷,一来人你就问人家看什么书,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看了很多书。”代萌不满的插嘴道。

一家人又笑,王宝玉也跟着干笑,终于确定这不是诸葛春,而是一个有点儿神经兮兮的老头。

代萌的母亲又问起了王宝玉家里的情况,王宝玉也没隐瞒,照实说了,搞得真跟相亲一模一样。

“家是农村的啊?”代萌妈妈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代维立刻瞪了他一眼,说道:“只要有能力,家是哪里有什么关系!”

对!对!代萌妈妈又高兴了。

酒足饭饱之后,王宝玉起身告辞,代萌腿脚不便,不能相送,代亮便将王宝玉送出楼道口,忽然笑着说道:“小伙子,凡事当存三分醒,小心那虎落平川被犬欺。”

“老爷子,你什么意思?”王宝玉一愣,问道。

“你是聪明人,一定能明白其中的含义。”代亮呵呵笑道。

王宝玉一愣,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不是诸葛春啊?”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是假亦真。”代亮说道,哈哈笑着,转身上楼而去。

“你别走,有些话必须说清楚了。”王宝玉心里仔细琢磨了下,口里喊着,转头追了过去。

可是代亮却是身轻如燕,任凭王宝玉怎么追都追不上,甚至眼前的楼房都在快速远去。

“喂,别走啊!”王宝玉奋力喊道。

“王宝玉,快醒醒,不让谁走啊?”代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王宝玉陡然惊醒,原来竟是在车上睡着了,做了一个梦而已。

王宝玉使劲揉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车窗外,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竟然只是梦中的景象,他疑惑的问代萌:“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都一个小时了,快送我回家啊!脚脖子疼死了。”代萌催促道。

王宝玉使劲搓了搓脸,发动了车子,代亮的声音依旧如在耳畔,他不禁问道:“呆萌,先送你去医院看看医生吧新婚夜的雷人规矩:爷我等你休妻!”

“不用,我爷爷就会正骨。”

“能行吗?万一你成了瘸子,可就嫁不出去了。”王宝玉有些好笑。

“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嘛!不去医院,送我回家就行。”呆萌固执道。

王宝玉猛地停住车,我操!连对话都和梦里一样!

“喂!你干嘛啊!”代萌不满的大喊道。

“不好意思,熄火了。”王宝玉回过神来,继续行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爷爷叫代亮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代萌惊愕的问道。

“那你爸叫代维?”

“好啊!王宝玉,你竟然背地里调查我。”代萌不悦的说道。

“没工夫调查你,我刚才做梦去你家了,你爸妈爷爷奶奶都把我当成了未来女婿。”王宝玉道。

“哼,一家人还围着桌子吃了顿饭吧?”代萌讽刺的说道。

“是啊,都不让我走,真热情!”王宝玉感叹的说道。

“撒谎也编个好点的故事,这话鬼才信呢!”代萌道。

王宝玉知道解释无用,不说话开车,刚才做的梦似乎真的见鬼了。代萌也不说话,对王宝玉调查她,表示强烈的不满。

车子一路疾驰,来到代萌家的小区门口,王宝玉道:“代萌,我送你上楼吧!”

“不用了,我爷爷在那边坐着呢!”代萌一边开车门,一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石墩。

借着灯光,王宝玉看见一个干瘦的老者,正坐在石墩上悠闲的抱着膝盖,再仔细一看,老者长相普通,根本就不是诸葛春。

将代萌扶下车,代萌便喊她爷爷,老者闻声连忙跑过来,一看就知道代萌受了伤,不悦的问道:“小萌,伤到哪儿了?”

“脚脖子崴了。”代萌道。

“怎么不小心点啊!”老者心疼的说道。

“你不是说凤凰山有宝吗?我去寻宝了。”代萌道。

“傻妮子,我就是那么随便一说,还真信了。”老者道,并没跟王宝玉说话,扶着代萌转身向小区内走去。

王宝玉在当场愣了好一阵子,才颇为郁闷的上了车,发动车子时,不禁嘟囔了一句:“真他娘的活见鬼了。”

王宝玉回家后,心里不踏实,还是净手后算了一卦,是《火雷噬磕》,寓意自己被人咬住,有牢狱之灾。还真是点背,先是做梦活见鬼,又得到了如此差的卦象,看来最近做事儿要千万谨慎了。

梦中诸葛春说起了虎落平川的鬼话,干爹也说过曾梦见自己是只老虎,难道说自己真的只适合放养在山林里吗?平川市真的就容不下自己吗?哎,空悲叹!日子还得继续。

第二天,代萌没来上班,大概要休息一段时间,为了不出差错,王宝玉还是找来信息科的主任郑东策,询问了数据录入的情况,郑东策说一切进行正常,领导不用担心。

王宝玉自然又是一番勉励,承诺网站工作完成之后,给他好好放个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