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71 秋日私语

1371 秋日私语

独唱、合唱、舞蹈、杂技,节目丰富多彩,虽然都是比较传统的表演,但还是赢得了一阵阵的掌声,王宝玉更期待的则是田英的表演,不知道到为什么,过了半个小时,也沒看见田英登场,一个新人总不能成为压轴戏吧,要不就是睡过头了,干脆沒來,要是那样,老子以后一分钱也不给她,

王宝玉沒去市长那桌敬酒,他实在不喜欢贲步云,但是,贲步云却表现的很活跃,他不但挨桌敬酒,遇到熟人,还勾肩搭背,耳边密语,气焰嚣张,

绕了一圈,贲步云终于來到招生办这桌,他挺着肚子,满脸红光的举杯笑道:“王主任及诸位领导,老贲敬大家一杯,希望今后多多关照。”

王宝玉沒起身,看都不看他,桌上都是王宝玉的兵,领导沒动,大家也都沒好意思起身,贲步云满不在乎的笑道:“王主任还生我的气,改天我亲自安排,顺便交个朋友。”

“贲步云,你最好老实点,有些事儿还沒完呢。”王宝玉冷哼道,

“哈哈,有句话怎么说,人不要太自以为是。”贲步云哈哈笑道,自己干了杯中酒,大模大样的走了,

“操,老子不查倒你,就跟你一个姓。”王宝玉愤怒的骂道,

王宝玉的骂声不大,但贲步云还是听到了,脚步停了一下,忍住了沒说什么,继续回到了座位上,

“下一个节目,歌曲独唱《秋日的私语》,演唱者,田英。”主持人报幕道,

王宝玉暂时忘记了不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台上,只见田英身穿香槟色的演出礼服,头发高高盘起,拎着裙子大大方方的走到了台上,嘿嘿,这傻丫头倒是懂得搭配,衣服衬托气色不错,

前奏响起,大家都认真聆听起來,《秋日的私语》原本是一首著名的钢琴曲,经过填词才成为了一首歌,事后王宝玉才知道,田英坚持要唱通俗歌曲,而作为团长的毕锦萍表示反对,觉得那样会影响整体团队的水平,

而田英也是个犟丫头,就是不肯退步,自己的强项就是通俗,唱其他的唱不好也是砸自己招牌,传出去还怎么混啊,

毕锦萍也许为了给王宝玉面子,最后还是协商唱了这首介于美声和通俗之间的歌曲,既能最大程度的使整个演出显得格调高雅,也能发挥出田英的正常水平,

常年在酒吧舞厅唱歌的田英,自然不惧场,伴随着钢琴曲,她悠扬而深情的举起话筒唱起了这首歌,歌词的意境很美,婉转叙述着在秋叶飘零之时,一个少女对心爱之人的思念,

都是文化人,自然听出歌词表达的意思,谁沒有年轻过呢,谁又沒有曾经爱过的人,大家很快就陷入进去,静静的聆听着,甚至都忘记了吃饭喝酒,

一曲歌毕,场面竟然出奇的安静,好半天,才响起了格外热烈的掌声,阮市长难得也拍起了巴掌,这让始终担心的歌舞团团长毕锦萍终于松了口气,

田英深鞠一躬,走下台去,心情也颇有些激动,在舞厅唱歌,下面的人就是当成乐呵和下酒菜,能听懂歌曲的恐怕也沒有几个,而今天,她才感觉到一个歌星的真正价值,那就是听众的尊重,

歌舞表演的压轴之作则是毕锦萍的一曲《难忘今宵》,毕锦萍年近五十,个头高挑,一贯的披肩长发,体型有点微胖,但声音抑扬顿挫,音质颇佳,充分体现了一个歌唱家的实力,最后,演员们一同上台,拍手打着拍子共唱这首歌,

阮市长招呼在座的各位领导起身,上台去跟演员们一一握手,当然,这是因为在场的是平川歌舞团,换做别的歌舞团,肯定不会受到这种礼遇,

“小姑娘,嗓子不错,唱歌很有感情。”跟田英握手的时候,阮焕新笑着赞道,

田英竟然有点紧张,头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么大的领导,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咧着一口小白牙傻笑,毕锦萍连忙插嘴道:“她是个年轻演员,有了阮市长的鼓励,相信她在歌唱之路上,一定能走得更远。”

“那就好好培养一下,基础不错。”阮焕新说道,

“一定听从市长的安排。”毕锦萍道,

“歌舞团的经费如果有问題,可以向政府申请。”阮焕新显然是高兴了,对毕锦萍点拨道,

“那就太谢谢市长了。”毕锦萍激动的握住阮焕新的手,连声称谢,

领导们还跟演员合影留念,在场的记者们纷纷上前拍照,闪光灯不停闪耀着,随后这张照片就刊登在了平川日报的头版上,阮焕新和孟海潮之间,有一个小脑袋,一脸茫然,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副回不过神來的傻样,正是黑妮子田英,

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会议结束后,王宝玉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不禁感叹,忙乎了一大圈,自己除了获得一条市长专线,居然连个真正露脸的机会都沒有,还不如那个狗日的贲步云,

散会后,田英找到了王宝玉,激动的说道:“宝玉,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

“咋了,毕团长给了你多少出场费。”王宝玉嘿嘿笑道,

“那都是次要的,今天我才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就是输在一个心态上,以前的自负其实就是自卑,不愿意承认别人的优点,更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缺点……”田英絮絮叨叨的说道,

“好好,别说了,你的心思我都知道,下次别穿那么低的礼服,怎么挤都沒有沟,看起來真磕碜。”王宝玉摇着脑袋说道,

“呸。”田英狠狠瞪了王宝玉一眼,大概还有其他安排,便急匆匆的离去,

王宝玉回到办公室一算账,一个网站开通仪式,竟然就花了将近二十万,但却沒人表示反对,反正花的是公家钱,再说了,都知道招生办是有钱的地方,花这点根本算不了什么,

想起贲步云,王宝玉就觉得憋气,这犊子不请自來的搅局,还真是太过分,这时,甄优美敲门进來,神神秘秘的,好像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