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77 水落石出

1377 水落石出

“艺术能净化一个人,如果有这个爱好,就不应该放下。//”李可人道,

“其实我学不好油画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油画太费钱,家里条件一般,哪有那么闲钱让我糟蹋啊。”代萌老实的说道,

“那就改学国画,油画对色彩的要求更高。”李可人建议道,

“李老师,我可以跟你学吗,我现在有收入了,还可以交学费。”代萌突然说道,

“那我问你,你会为了画画放弃事业吗。”李可人反问道,

“诚实说,我需要经济來源,所以也需要工作,当然最希望能是鱼肉熊掌兼而得之,但是如果画画能像李老师这样有造诣,我肯定能放弃一切。”代萌坚定的说道,

“好,这个徒弟我收了。”李可人竟然欢喜的答应了,

“你不是整天想着当官吗,学这个有什么用。”王宝玉问道,

“马上就要沒工作了,我也想有自己的追求。”代萌白了王宝玉一眼说道,

“小孩,别打岔,我看这孩子不错,以后想來就來,我可不是什么学生都收的,跟着我学画画会吃苦头。”李可人道,

“老师,我愿意,谢谢。”代萌激动的说道,嘴里的食物渣喷到了王宝玉的粥里,李可人看到了,但是沒说话,笑嘻嘻的看着王宝玉喝光,

王宝玉心情郁闷,沒有注意到,他也知道李可人的脾气,她认定的事情,根本拦不住,心中不免一阵感叹,完了,今后家里又要热闹了,耳根子难得清静,

李可人和代萌倒是聊的很开心,代萌确实不是胡说,倒也能对艺术创作谈出个一二三來,提起画笔竟然也能有模有样的描上几笔,而且还有毛笔字功底,因此李可人对这个徒弟,好像也挺满意的,

吃过晚饭后,王宝玉送代萌回家,在车上不免有些不高兴,

“代萌,你怎么顺杆爬,学起画画來了。”

“我是真想学画画,虽然我不太懂,但李老师的画真的不错,将來必成大家,跟着她将來也沾光。”代萌道,

“大姐來头不小,她母亲就是大名鼎鼎的写意画大师甄培艺女士。”王宝玉炫耀的说道,

“难怪啊,看來我今天拜对了老师。”代萌心情也是大好,多日的烦恼消除,还有了个优秀老师,忍不住连比带划的大唱起來:“感恩的心,感谢命运,感谢有你……”

“烦死了,再唱给我滚下车,记住啊,以后跟李大姐在一起,千万别谈单位的事情。”王宝玉警告道,

“我才不说呢,再说,我感觉自己快要下岗了,学好画画将來说不定还能混口饭吃。”代萌道,

“画画还真能卖出钱來,李大姐都沒混出來呢,但她家境好,底子厚,一辈子不卖画也缺不了吃喝,而你跟着也学,吃啥喝啥啊。”王宝玉不免担忧的问道,

“我吃了家里二十年,我爸我妈也沒说什么,你瞎操心什么啊。”代萌不悦道,

“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嘛。”

“不懂就别瞎说,艺术市场前景广阔,算了,不跟你说了,你这人太俗。”

两人吵吵闹闹,不知不觉,就來到了代萌的家跟前,远远的就看见代萌的爷爷,还坐在那个石墩上,代萌高兴的跳下车,招呼爷爷一同回家去了,

第二天上班后,公安局网监的技术人员就來到了教育局,对机房内的服务器日志和网站结构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忙乎了整整一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有人入侵了网站,更改了网站的内容,而且,这人似乎很熟悉网站,是利用网站漏洞进行的,

谁能如此熟悉网站的程序,目标很快就锁定了信息港的网站技术开发人员,经过纪检部门和网监部门的细致调查询问,终于锁定了一个人,那就是信息港负责技术的小张,

几天之后,在强大的审讯压力下,案情终于水落石出,小张交代,他利用网站事先留下的漏洞,冒用王宝玉的权限,伪造了王宝玉家里的IP,更改了部分考生的数据,

此结论一出,立刻引來一片哗然,谁也沒有想到,作为网站的技术开发商的信息港,居然监守自盗,做出如此让人不齿的行为來,

小张能跟自己有什么仇,王宝玉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认定,小张一定是受了某人的主指使,这个人是谁,当然是信息港的老总裴近峰,

但是,小张却坚持说是自己的个人行为,因为看不惯王宝玉才这么做的,还为此表示深深道歉,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其他的则是闭口不提,

因为缺少证据,裴近峰只是受到了一个管理不善的记过处分,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但是,这也让他感觉颜面尽失,跟王宝玉的仇恨越來越深,与此同时,某个主管领导更是恨得牙根直痒痒,

王宝玉沉冤得以昭雪,一时间意气风发,网站恢复了数据,重新开通,招生录取工作正式拉开了序幕,

这个时候,也是走后门找关系最疯狂的阶段,毕竟孩子上大学是大事儿,王宝玉平时手机都处在关机的状态,生怕有人跟他拉关系,争取内部名额,

“王主任,我是老赵。”手机不响,电话却响了起來,是门卫老赵打來的,

“什么事儿啊。”王宝玉问道,

“你家里來人了,说要找你。”老赵道,

家里來人了,谁啊,爹妈和美凤要來,也应该事先有个电话啊,还沒等王宝玉询问,电话里就传來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宝玉啊,我是你艳秋婶子。”來的人竟然是东风村现任村长张时趣的老婆王艳秋,

“婶子,那就进來吧。”王宝玉无奈道,知道王艳秋冒然找來,一定还是为了她儿子上大学的事情,

“领导,我要不要回避一下啊。”代萌道,她的耳朵还真是一刻也不闲着,

“不用了,家乡人,肯定是要找关系的,快帮我想想该怎么对付她。”王宝玉道,

“你的心眼那么多,还用得着我啊。”

“咱们政府不就讲究群策群力嘛。”

“一会儿再说吧,我一般都擅长临场发挥。”代萌露出一脸自得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