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79 早就拷贝了

1379 早就拷贝了

接过來一看,王宝玉顿时愣住了,上面写的很清楚,夏一达调任市纪检委任秘书,反过來正过去看了好几遍,货真价实的调令,

“哈哈,啥时候的事儿啊,怎么也沒告诉我一声,小夏,升官了啊,恭喜恭喜。”王宝玉笑道,

“你好像比她还高兴呢。”代萌撇嘴说道,好像不大相信,纪委书记尉兴邦她本人见过,怎么可能会要一个如此艳丽的女人,

“小代,她还真是你领导。”王宝玉把调令在代萌眼前晃了晃,

“她真是纪检委秘书。”代萌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代萌顿时沒了脾气,虽然同样是秘书,但夏一达她肯定是惹不起的,只能无奈的陪着笑:“恭喜夏秘书高升。”

夏一达春风得意,冲着代萌摆摆手,接着问王宝玉:“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机还关机,害我打电话都沒人接。”

“这不,总有人找关系,不得已,干脆就关机了。”王宝玉解释道,

“哦,对了,你不是副市长秘书吗,怎么跑到招生办主任屋里了。”夏一达好像想起來什么,又问,

“临时工作安排。”王宝玉陪笑道,如今的夏一达,到了纪检委那边,自己也要陪着个小心才是,

“那你回避一下,我有话跟王主任说。”夏一达一副领导派头说道,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儿,

代萌很恼火,好歹自己也是副市长秘书,怎么在王宝玉的女性朋友眼里,竟然啥也不是,她郁闷的瞪了王宝玉一眼,还是无奈的起身出去了,

代萌一走,屋内的气氛立刻放松了下來,王宝玉问道:“小夏,是不是还沒去那边先报个道啊。”

“不着急。”夏一达随口道,

“那就是想我了,先來看看我。”王宝玉嘿嘿坏笑,

“别自恋了,我來是有别的事儿。”夏一达脸色微红,白了王宝玉一眼道,

“啥事儿。”

“我想要我那行宫的钥匙。”夏一达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总要先有个住处吧。”

王宝玉知道夏一达说得是关婷的那处房子,有些顾忌,于是商量道:“平川市好地段的房子多的是,要不我待会陪你找找,租个好点儿的。”

“我时间很紧张,租的房子总要收拾几天,还不知道都有谁住过。”夏一达不愿意,当然,住惯了好房子,谁还愿意再去租,

王宝玉说道:“那个屋子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内裤,不太正常。”

“那又怎样,能找到就行呗。”

王宝玉有点不解的问道:“你就不怕那里闹鬼啊。”

“怕什么啊,心正不怕鬼神欺。”夏一达无所畏惧的说道,

“上次孙主任嗝屁的时候,你怎么吓成那德行。”

“哎呀,不一样,王宝玉,你是不是还有其他安排,不舍得我去住啊。”夏一达拉下脸來,

“啥安排也沒有,好吧,不怕你就去住。”王宝玉说着,从腰间拿出钥匙串,解下來那把钥匙,

夏一达咧嘴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不客气的接了过去,转身就走,边走边吩咐道:“晚上到市委门口接我,我怕找不到地方。”

“别这么牛逼行不。”

“我现在可是纪检委的人,小王同志,还不趁机搞好关系。”夏一达咯咯笑着,推门走了,

夏一达能到纪检委上班,王宝玉还是感到高兴,凭着自己跟夏一达的关系,有些事儿肯定能事先得到些风声,也好有些准备,尤其对于王宝玉这种防守型的干部,更要做好内部沟通,

代萌好半天才回來,一脸的闷闷不乐,王宝玉劝慰道:“代萌,别跟她治气,女人都是这样,给点阳光就灿烂,我相信你要是当上了市长秘书,也一定不比她差。”

“我可不敢指望,邱佐权多少天都不理我了,多半正在找借口将我扫地出门呢。”代萌道,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打开一扇小窗户,指不定你还能成为了艺术家呢。”王宝玉开玩笑道,

“李老师确实不错,可是我最近心思很乱,也沒什么心思作画,所以一直也沒去看她。”代萌道,

“想去就去,反正我那张床一个人睡也挺大的,不差多一个人。”王宝玉道,

“不去,你那里沒好玩的。”代萌不屑的说道,

“怎么沒有啊,你可以替我打扫卫生,洗衣做饭,搓背按摩等等,当然我也会报答你的,陪你一起看我珍藏版的好片子。”王宝玉嘿嘿坏笑道,

“臭流氓,你想死啊。”代萌红着脸道,拿起东西又要打,却突然停住了,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儿,那就是从王宝玉那里看到的视频,不禁嘿嘿笑道:“嘿嘿,王宝玉,你跟夏一达肯定是对狗男女。”

“可不能乱说话。”王宝玉紧张的提醒道,

“我想起來了,视频上的那个长得像外国女人的,就是夏一达。”代萌十分确定的说道,

“你看花眼了。”

“夏一达长得那么特别,我才不会看错。”

“我回去就把视频删了,口说无凭。”王宝玉道,

“实话告诉你吧,我那天趁你睡着了,觉得好玩,拷贝了一份,沒事儿的时候我也常看呢。”代萌道,

“小代,你可别开玩笑,你这样很不地道了。”王宝玉恼羞道,

“我跟着学跳舞,总行了吧。”代萌无所谓道,

王宝玉真的后悔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还真是影响不好,他连忙抱拳道:“代萌同志,夏一达也是位好同志,希望你不要做出伤害她的事情,请保守秘密,我不会亏待你的。”

哈哈,代萌不停哈哈笑,她总算是拿住了王宝玉的一个把柄,心情很畅快,

“那你以后不能再对我凶巴巴的。”代萌道,

“不会,我这个人本來脾气就好。”王宝玉连忙赔笑,

“还有……”代萌用胳膊支着脸想了半天,沒想出來条件,王宝玉却忍不住提醒道:“小代,口水流出來了。”

“真扫兴。”代萌连忙擦干了嘴角的口水,又说道:“反正以后我有什么条件,你都必须答应,否则,我要是把这件事儿告诉邱佐权,他可不一定能想出什么招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