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91 谁写都一样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391 谁写都一样

啊,一声惊喜的叫喊,差点沒把王宝玉耳朵跟震聋,代萌兴奋的扑过來,使劲掐着王宝玉的胳膊问道:“早就听说了神石村的别墅群,咱们真能住那里吗。”

“喂,别把口水滴我身上。”王宝玉连忙躲开,得意的说道:“不光是别墅,还是那里最大最好的,怎样,哥哥还算地道吧。”

“嗯,不错,不过本姑娘也是讲究人,回來之后,我会把夏秘书的视频还给你的,算是咱俩扯平。”代萌道,

“说话算数。”

“一言九鼎。”

两人击掌成交,心情都好得不得了,

“画学的咋样了啊。”王宝玉问道,他知道最近代萌沒事儿下班早,是找了李可人学画画,

“马马虎虎吧,李老师要求太严格,一直在练习勾线和调『色』,别看她平时『性』情简单,教学生时很严肃,上次沒画好,她还打我的手呢。”代萌道,

“那她对你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啊。”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她说我悟『性』不低,好好培养一下,以后会有所造诣的。”

“你还真行,啥都能学。”王宝玉道,

“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才是优秀的学生。”代萌得意道,

“品德嘛,一般;智慧呢,基本沒有……”王宝玉坏笑,满脸的鄙夷之『色』,

“我好歹也是个硕士,还多才多艺,热爱生活,你个土老帽,好意思整天笑话我。”代萌恼羞不已,起身过來追打王宝玉,王宝玉笑嘻嘻的躲到了窗户边上,忽然看见杨木从车上下來,正跟一个中年女人满脸堆笑的说着话,

杨木有小三的事情,王宝玉早就知道,难道说又有了新欢,不对,那在公众场合也不能毫无顾忌啊,

王宝玉一看这个女人,很眼熟,忽然想起來,这不就是擅自进入关婷家里的吕楠吗,

代萌依旧不知死活的捶打着王宝玉,见他不动弹的看着楼下,也凑过來,问道:“看什么呢。”

“杨局长咋跟这女人这么客气呢。”王宝玉问道,

“切,我还以为什么呢,这女人杨木惹不起,当然客气了。”代萌不屑道,

“你认识这女人。”王宝玉问道,

“她就是邱佐权的媳『妇』,整天打扮的妖里妖气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代萌道,

这世界还真是小,沒想到吕楠竟然是邱佐权的媳『妇』,想到吕楠看见自己跟夏一达去了关婷的房子,王宝玉又升起了担忧,如果吕楠将这件事儿告诉了邱佐权,恐怕还是要有问題的,

吕楠擅自进入别人的屋子,是有错在先,应该不会轻易说这些,再说了,吕楠大概不知道自己是招生办主任,王宝玉安慰了自己一通,暂时放下心來,不过,以后再去丁香园,还是要注意了,邱佐权应该就住在那里,

“邱佐权跟他媳『妇』的关系不好,去年好像还传言要离婚。”代萌自顾自的又说道,

“邱佐权离婚了,你就有机会了,恭喜啊。”王宝玉回头说道,

“你想死啊,邱佐权跟我爸的年龄也差不了多少。”代萌又狠狠打了王宝玉一下,

王宝玉『揉』着胳膊道:“是人家看不上你吧,你看,利用你那么久,仅以升职诱『惑』,都不说和你那个啥啥。”

“什么啥啥的,瞎想什么,他倒是想,我也不愿意跟他。”代萌气鼓鼓的又使劲捶了王宝玉一拳,『操』,很疼,不愧是运动爱好者,连拳头都有力度,

“邱佐权的年龄,找了这个媳『妇』应该是不错,两人看样子也不缺吃喝,怎么就处不好关系呢。”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感情的事哪能只看表面啊,两人开始就不和睦,或者家庭矛盾激化,都会成为离婚的理由,而且看这个女人比邱佐权小了不少,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邱佐权伺候不了,当然就得有问題。”代萌道,

“小小年纪,懂的还不少呢,邱佐权跟你说的。”王宝玉笑问,

“我猜的。”代萌翻着眼皮道,

第二天,风和日丽,王宝玉一早就去接代萌,却发现拎着旅游包的代萌身边,还站着一个小老头,正是她的爷爷代亮,见王宝玉满脸疑『惑』,代萌凑过來,扯了一下王宝玉的胳膊,小声道:“我爷爷在家里闷,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去玩吧。”

居然还是买一送一,都说商家这个活动不可信,今天看也是如此,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孩子搭配一个老头子,要是她姐姐妹妹的还差不多,王宝玉真有点郁闷,

不过既然小丫头挺孝顺,王宝玉就沒理由拒绝,反正自己也有不花钱的黑卡,多带一个人也无妨,只是当着代萌爷爷的面,就不能跟代萌『乱』开玩笑了,

车子飞快的向神石村方向而去,王宝玉有些拘束,专心开门,也不怎么说话,代萌倒是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后來就问到了神石村,

“爷爷,神石村真的是女娲补天留下的石头吗。”代萌问道,

坐在后座上四处看风景的老者代亮,略微沉『吟』了一下,打开了话匣子,说道:“当然不是,女娲补天留下的是五彩石,唯一剩下的一块,放在了大荒山无稽崖。”

王宝玉一阵想笑,这老头也太搞笑了,那不是《红楼梦》写的故事嘛,后來那块蠢物石头变成一块“通灵宝玉”,就戴在贾宝玉的脖子上,

“爷爷,那是书里『乱』写的。”代萌见王宝玉偷笑,不禁皱眉道,

“呵呵,也不全是『乱』写,蒲松龄可是有慧根的人。”代亮道,

王宝玉终于憋不住笑了起來,连小学生都知道,《红楼梦》是曹雪芹写的,虽然跟蒲松龄都是清朝人,但作品的风格完全不同,

代萌羞恼的捶了王宝玉一记粉拳,又纠正道:“爷爷,蒲松龄写的是《聊斋志异》。”

“我就是随便一说,年纪大了,什么事儿都容易搞『乱』,就算是蒲松龄写的吧。”代亮点点头说道,

“爷爷,是曹雪芹。”代萌再次纠正道,

“谁写都一样,不是说蒲松龄沒写完,后面都是曹雪芹写的嘛。”代亮不以为然,

这老头还真逗,王宝玉顿时觉得旅途愉快,代萌则羞恼的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