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06 谁的背影

第四卷虎落平川 1406 谁的背影

“范大哥,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怀疑我贩毒?”王宝玉顿时就拉下脸来了。

“呵呵,即使那样,大哥也会放你一次。但是多了指定不行。”范金强看似开玩笑,但口气坚定,不容置疑。

“范大哥,有话明说。跟我打什么哑谜啊!”王宝玉皱眉道。

范金强笑了笑,没说话,脚步却显得很沉重,开门的时候,竟然有个人影突然向后倒去,“吓死我了,差点碰到我鼻子!”

一看是个傻乎乎的女孩,范金强也松开了危急时刻握紧的拳头,原来这家伙居然在偷听,范金强皱了皱眉,满脸不高兴的离去。

“傻蛋,你怎么敢偷听我跟朋友说话!让人家发现了吧,让我多没面子!”王宝玉不悦的对代萌道。

“其实也没有听太清楚,要不怎么不知道他要走?”代萌心有余悸的又摸了摸鼻头,好在没有受伤。

“以后别这样了!”

“你们不是朋友吗?又不是外人。我怎么听到他在问案,公安局的吧!王宝玉,是不是又犯事儿了?”代萌不在乎的进屋,嘴角挂着些幸灾乐祸的笑意。

“笑个屁,这事儿跟我无关。”王宝玉道。

“那天你吃了什么?”代萌问道。

“别那么多事儿啊!嘴严点儿。”王宝玉连忙警惕的看看门外,恶狠狠的提醒道。

“嘿嘿,这回你的大把柄让我抓到了吧。”代萌得意的说道。

“你还说,小心我灭你的口。”王宝玉张牙舞爪的恐吓道。

“切,我才没兴趣管你那些破事儿呢!要是把我连累了,可真不值得。”代萌道,又说:“我觉得这个警官挺男人的,一身英气,不错。”

“花痴!无聊!”王宝玉白了代萌一眼,心中却在琢磨,那个只有背影的男人究竟会是谁呢?怎么王一夫和尉兴邦都能看出是谁,自己却没有印象?

带着一丝疑惑,王宝玉下班后又小心的去了夏一达那里,说不准夏一达能够从尉兴邦的嘴里听到什么,果不其然,当王宝玉问到照片上那个男人的时候,夏一达的表情开始紧张起来。

“小夏,咱俩关系不一般,快说说那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能让大领导们都神经紧张。”王宝玉追问道。

“我刚来怎么会知道。”夏一达道。

王宝玉更加怀疑了,故作可怜的问道:“你现在是不是不把我放眼里了?”

“哎,我听尉书记无意中说过,贲步云案子背后的大鱼,很可能是市政府的一把手。”夏一达犹豫道,还是说出了实情。

“谁?!难道说是阮市长?”王宝玉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

“只是怀疑,我来之后也见到过他几次,照片上的那个背影,个头做派身形都跟阮市长一样。”夏一达严肃的说道。

“世界这么大,长得像的人很多,不可能是阮市长。”王宝玉觉得这事儿不可置信,那可是市长,怎么会伙同贲步云这种人去吸毒呢!

“尉书记说,阮市长背手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特点,他喜欢用左手握住右手的拇指。”夏一达道。

我靠!观察的还真细致,王宝玉不由的在心底佩服王一夫和尉兴邦,不愧能当上大领导,连一个人这种小小的习惯特征都能记住,比自己这个看相的还要厉害,难怪当时看相片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出来是谁。

“我可是看相的出身,阮市长是学者风范,而且一脸正气,应该是位好领导。”王宝玉不敢相信。

“什么叫应该?事实没有查清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证明那就是阮市长,我不相信一个堂堂市长会参与吸毒。”王宝玉坚持自己的看法。

“贲步云吸毒本来算不了什么,但是这个背影,却让案子变得复杂了。”夏一达道。

“这么说,纪委那边已经开始对阮市长展开调查了?”王宝玉问道。

“了解太多,对你没好处的。另外,千万别出去乱说话,否则,后果你清楚。”夏一达提醒道,再也不说这个话题。

王宝玉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贲步云的案子,居然牵扯到一市之长,虽然他不相信阮市长参与了吸毒,但是,也有点怀疑,开通仪式的时候,贲步云可是跟阮市长一起去参加的,而且,他也怀疑,所谓的市长专线,会不会就是为了掩护贲步云所设立的呢?

“小夏,你跟尉书记混的不错啊!啥都知道。”王宝玉坏笑着问道。

“没办法,谁让本姑娘不但工作认真,还长了一张让人信任的脸呢!”夏一达自得的说道。

“该不会尉书记看上你了吧?别说,尉书记就是老点,人还长得不错,浓眉大眼的,可以考虑,人家可是大干部。”王宝玉道。

“少废话,本姑娘除了你,就没跟任何男人在一起过。”夏一达恼道。

“你不喜欢他啊?”

“再废话我把你嘴缝上!”

“我就是问问。”

“问问也不行!”

……

屋内关上了灯,夏一达拿着望远镜,趴在窗前,继续她那变态的偷窥嗜好,忽然,传来了夏一达一声兴奋的惊呼:“耶!我看到我的偶像了,没想到她也在这个小区啊!”

“哈哈!”

“好巧啊!真是太好了!”

……

“喂,你怎么不说话啊!”夏一达回头踢了王宝玉一脚恼火的问道。

“不是你不让我说话的嘛!真是,刚想睡着。”王宝玉好奇的凑过去,问道:“你的偶像是谁啊?”

“嘻嘻!你的忘性还真大。”夏一达笑道,满脸的幸福之色。

王宝玉一拍脑门,他想起来了,不顾夏一达的阻拦,一把夺过望远镜,向刚才的方向看去,在一个明亮的窗口内,一个穿白色丝质睡衣的中年女人,正斜靠在窗边上。

是饶安妮!王宝玉这才想到,原来隋凤奎的家离这里并不远,而且,隋凤奎家在六楼,这里是十二层,对面的景象,简直就是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隋凤奎还没回来,家里的老太太可能也睡了,饶安妮露着半截雪白的胳膊,手里拿着根女士香烟,恬静的表情中,透着一丝的丁香般的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