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17 唯独是你

混世小术士 1417 唯独是你 无忧中文网

就在这时,一辆正在旁边施工的吊车急速驶入了游乐园,來到了现场,长长的吊臂正好够的着自由落体的圆盘,滑轮上绑着一个仅供两人使用的篮子,一名随着上來的工作人员,将圆盘上的人分别解开,放到篮子里,缓缓的挨个顺了下去,

圆盘的响声越來越大,轮到王宝玉的时候,王宝玉对身边的王琳琳道:“琳琳,你先下去,哥等着下一波。”

“哥,咱们一块走。”王琳琳摇头说道,

“小姑娘,抓紧时间。”工作人员焦急的督促道,

“琳琳,快走。”

“哥,要死咱俩也死一块。”王琳琳感动的说道,

“听话,要不我再也不理你了。”王宝玉坚持道,

王琳琳跟工作人员一起坐到篮子里,终于安全到了地面上,王宝玉长出一口气,算是放下心來,

圆盘上,只剩下了王宝玉孤零零的一个人,而此时,圆盘却开始颤抖起來,仿佛就要失控了,下面的人群意识了真正的危险,都躲闪到很远处,

王琳琳见状大声哭喊着王宝玉的名字,却被工作人员拉到了远处,

王宝玉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爹娘,美凤,我们來世再见,

“快拉住我的手。”一个宛如天籁的声音传來,原來是篮子又上來了,王宝玉连忙伸手拉住工作人员的手,跳到篮子上,就在这一刹那,失控的圆盘重重的坠落下去,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虽说沒有直接坠落地面,但是如果有人在上面的话,肯定也会闹个颅内出血或者内脏受损什么的,

尘土飞扬,气浪冲击的吊车晃了晃,终于还是停稳了,王宝玉擦着头上的汗珠子,不由悻悻的骂道:“妈的,命悬一线,老子看來命不该绝,必有后福。”

“小伙子,别说话。”身边的工作人员提醒道,王宝玉这才意识道,虽然脱离了圆盘,可是自己还是被悬在空中呢,

钢索滑动,王宝玉也终于來到了地面,在踏上地面的一刹那,他才真正的体会到,脚下这片坚实的土地,有多么的重要,立刻一阵激烈的掌声在人群中传來,大家真挚的向王宝玉投來祝福的目光,

“哥。”泣不成声的王琳琳扑了过來,不顾众人的眼光,紧紧的搂住了王宝玉,忘形大哭,久久不愿意松开,

虽然沒出现重大的人员伤亡事故,但是,这件事儿还是被媒体报了出來,还附加了一张众人悬在空中的照片,王一夫看到王宝玉和王琳琳手牵手并排坐在空中,气得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地上,口中骂道:“臭小子,一定要让你知道,我女儿是你绝对不能碰的。”

却说王宝玉跟王琳琳难兄难妹,劫后余生,游乐场经理亲自接待了这些刚刚经历过危难的年轻人们,一再和颜悦色的解释这场事故纯属意外,游乐场势必尽快查明原因,做为补偿,每人发了一张当年免费游玩的贵宾卡,而王宝玉和王琳琳的则是永久免费金卡,

“娘的,这点钱能买來咱们的人身安全吗。”王宝玉气呼呼的看着这张用半条命换來的免费卡,

“就是,咱们就得多來多玩,不把本赚回來多亏啊。”王琳琳也是义愤填膺,

因此,两人并沒有立刻离开游乐园,相反,这两个不怕死的家伙,又登上了摩天轮,在仅仅能坐下两个人的玻璃护罩内,一个敏感的问題,随着摩天轮的缓缓旋转,终于被提及了,

“琳琳,你爸是王一夫吧。”王宝玉开口问道,

王琳琳并沒有露出惊讶,随口道:“我就猜到你已经发现了。”

“琳琳,我想以后咱俩还是少见面,甚至不见面,你爸不会同意的,他很爱护你这个女儿。”王宝玉委婉的说道,

“哥,我知道你记恨我爸,但我是我,他是他。”王琳琳道,

“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这个小官,在王书记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王宝玉道,

“我爸真是太过分了,他找我谈过,坚决不同意我跟你见面,你都沒瞧见,他那幅样子,就跟疯了似的,我跟他吵,他甚至要打我,最后我说要去告我妈,他才算是消停。”王琳琳一阵埋怨,

“你毕竟是个女孩子,他也许是怕你在我身上吃亏,做父亲的心是可以理解的。”王宝玉劝道,

“女孩子也要长大啊,他不可能盯我一辈子。”

“这也许就是一个父亲的爱吧。”

“我就不明白了,我也跟男同学一起玩,他倒是从來沒说什么,对我很放心,我就弄不明白,他怎么就对你这么大的不满呢。”王琳琳依旧不甘心的说道,

“你的同学还是小屁孩,而我,已经是大人了。”王宝玉笑道,

“我爸做的太过分,我知道,上两次你沒见到我,还有那次你被抓进公安局,都是我爸指使人干的,他还不承认,撒谎,真恶心。”王琳琳道,

“不能这样说自己的父亲,总之,咱们还是不见面最好。”王宝玉坚持道,

“你不想要我这个妹妹了。”王琳琳不无伤感的说道,

“妹妹永远都是好妹妹,如果有天我找到了机会,一定跟王书记把话说开,我跟你可是真正的兄妹之情,不容亵渎的那种。”王宝玉道,

“嗯,这样最好,哥,那毕竟是我爸,我最不希望你们两个打架。”王琳琳道,

“如果换做别人,做出将我差点砸监狱里的事情,我肯定会记仇的,但你是我妹妹,唉,就算了,说句实话,我也舍不得你,跟你在一起,总是很开心。”王宝玉发自内心的说道,

“哥,其实我也知道,我们不能总在一起玩。”王琳琳说着,靠在王宝玉的肩膀上,真的哭了,

“小屁孩,别哭,衣服都弄湿了。”王宝玉摸了摸王琳琳的头顶,嘿嘿笑道,

“臭哥哥,坏哥哥,我现在是大姑娘了,再说小屁孩,我跟你沒完。”王琳琳撒娇的捶打着王宝玉的胳膊,

“别动,又开始晃了。”

“啊,哥,你骗我,你坏死了。”

哈哈,一阵嬉闹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