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19 网上大款

1419 网上大款

王宝玉稳了稳神,还是坚持道:“田英,钱是小事儿,前途才是大事儿,跟着毕团长,肯定吃不了亏的!”

“数鸭子的吧,嘴硬,嘻嘻,我都看见你嘴抽抽了。田英说着摸了摸王宝玉的嘴唇,突然发觉还有些凉,笑得更开心了。

“瞧你说的,老子是那钻钱眼里出不來的人吗,只要你有个好前程,也不算亏本。”王宝玉咬牙说道。

“是这个道理,但我赚不到钱了,买不了好衣服,还不让别人笑话我啊。”田英道。

“谁敢笑话俺家英子,老子跟她沒完,你看俺家英子,身材扁、皮肤黑,多有特点啊。”王宝玉笑嘻嘻的说道。

“切,就知道笑话我,以为你的梦中情人就是完美的啊,前天我遇到程雪曼了,人家牛的不得了。”田英道。

提到程雪曼,王宝玉心情不爽,沒好气的问道:“她牛个屁,泡上大款了!”

“跟你说得差不多,据她说,她在网上遇到了个有钱的帅哥,一次就给她打了一万。”田英羡慕道。

“我才不信,好好的她跟你显摆这些干啥。”王宝玉摇头表示不信。

“因为她上來就一副悲天悯人的口吻,可怜我在歌厅赚钱不容易,我一恼之下就吹自己进了平川歌舞团,她很受刺激,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就说了网上帅哥的事儿,沒见面就给一万,真是有钱人啊。”田英如实交代。

“妈的,让她死在钱上吧。”王宝玉恼羞的说道,原本以为自己跟程雪曼分了手,程雪曼能伤心一阵子,起码也得低调一段,沒想到人家这么快就另寻新欢,还得意洋洋的四处显摆,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嘿嘿,我发觉自己就是金口,上次告诉程雪曼自己进了歌舞团后,我还挺后悔呢,生怕露馅,现在好了,真进去了,不过人就这样,得到后就觉得怅然若失,哎。”田英叹息道。

“少臭美了,你们女人就这样,跟疯狗似的,喜欢对着咬。”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小心这话传出去,天下妇女同志找你算账,对了,你们怎么分手了啊。”田英感兴趣的问道。

“不说也罢,只怪我一直瞎了眼,唉,当初的同学,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王宝玉叹气道。

“脚踏两只船,还是把你的存折给榨干了。”田英问道。

“跟你说别问了!”

“依你的脾气,肯定两件都占,还是你不了解她,她一直就这样,也就是会撒娇而已,瞪着双眼睛装可怜,除了发贱的男人会上当,女人一眼就能看明白。”田英不屑道。

听到了程雪曼的事情,让王宝玉心里堵得慌,还是让服务员要來了两瓶啤酒,自斟自饮起來,田英看到王宝玉不开心,安慰道:“宝玉,其实你沒必要为了她生气,作为女人,我也理解她,谁不想过上好日子啊,尤其像程雪曼那样的女孩,长相气质还算可以,家里条件还可以,所以更执着!”

“英子,我一向觉得,人要想真正过上好日子,一定要凭借自己的努力,而不是靠着找个大款,那样事实上是作践自己,也让人鄙视。”王宝玉道,又喝了一杯闷酒。

“别说她,我不也是一直花你的钱嘛。”田英笑道。

“那不一样,你用钱在做事儿,而她用钱來图享受。”王宝玉道。

“其实,我花钱不只是为了包装,也为了享受。”田英眨巴着眼睛,嘿嘿直乐。

“算了,不提她了,英子,你也破例给我喝几杯吧。”王宝玉提议道。

田英义不容辞,立刻自斟了一大杯,陪着王宝玉喝起酒來。

“哥俩好,五魁首,六个六……”喝到兴处,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划拳,一时间倒是忘记了烦恼。

不知不觉的,还是喝多了,王宝玉和田英晃悠着离开了北国大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王宝玉坚持头脑清醒,开车将田英送回了小屋,一进屋,却再也不想动弹了。

“臭宝玉,臭烘烘的,往里点儿。”田英使劲推着躺在小**的王宝玉,王宝玉迷迷糊糊的动了动身子,很快就打起了鼾声。

过了一会儿,王宝玉的手机响了,但是他沒听到,田英一看那个号码,恼怒的挂了手机,随后删除了记录,后來干脆关了机。

第二天早上,王宝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了窗帘缝隙透过來的一缕阳光,一看手腕上的表,竟然十点多了。

这么晚了,不行,还是要去上班,想到这里,王宝玉一骨碌爬起來,却吓了一跳。

田英正甜甜的睡在旁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令王宝玉惊讶的是,两个人竟然都沒穿衣服,一丝不挂。

王宝玉沒工夫欣赏田英的富有光泽的胴体,他使劲晃醒了田英,埋怨道:“黑煤球,你怎么把我的衣服给脱了啊!”

“宝玉,再睡一会儿,起那么早干什么啊。”田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翻了个身,将翘翘的小屁股冲着王宝玉,又睡着了。

“真是个懒家伙。”王宝玉嘟囔了一句,起身下床,在一堆衣服里翻出自己穿着的衣服,胡乱的套上,刚要出门,田英醒了,忽然嘿嘿笑道:“臭宝玉,那二十万本姑娘是不是可以不还了!”

“你什么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田英从**摸出了一条带血的小内裤,说道:“本姑娘的处子之身,还不值二十万吗!”

“啥,昨晚咱们那个了。”王宝玉挠了挠头,不敢相信的问道,怎么自己一点儿印象都沒有呢。

“当然那个了,唉,跟期望值差太远了,沒几下就完了,弄得本姑娘倒是挺疼的,现在还难受呢。”田英不屑的说道。

“你是不是來例假了,糊弄我啊。”王宝玉还是不信,又疑惑的说道。

“你可以检查啊!”

“别跟我玩这一套,人家都弄**,什么水平能弄脏内裤。”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是个不负责任的臭男人,算了,经纪人还让你当,但本金肯定不退了。”田英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又转身朝向里面睡了。

靠,一个黑煤球,这样二十万就沒了,王宝玉还真是肝疼,想想也就算了,反正也沒指望田英能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