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28 以德报怨

1428 以德报怨

沈文成思索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程书记,你就担任富宁轴承公司的总经理,薪水嘛,年薪制,按照兴北集团的薪资标准执行。”

“兴北集团的薪资标准是多少啊。”代萌突然傻愣愣的问道,

“呵呵,对于程书记这样的人才,应该不低于这个数。”沈文成又伸出了巴掌,

“哇哦,五百万。”代萌惊呼道,

真憨,王宝玉暗自说了一句,沈文成擦汗,说道:“少了点,五十万,奖金另算。”

所有人,尤其是程国栋愣在了当场,代萌羡慕的差点流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程国栋,好像他就是用真钞摞起來的似的,

孙大成和张存志也是一阵汗颜,五十万薪水,可不是小数,即便是孙大成这个县委书记,每年的工资加上外捞,怕也远不及这个数,程国栋真是有狗命,明明是下放了,结果却走了狗屎运,成了高薪企业领导,

“程书记,您看可以吗。”沈文成又问程国栋,

“沈总说了算。”程国栋激动异常,声音都有些颤抖,对于这种人,其实钱并不是主要的,程国栋中年落寞,龙搁浅滩遭虾戏,心里的悲苦自然不用多说,能干一番事业才是每个有志之士最大的心愿,

“那就先这么定下來,程书记,哦不,程总经理,以后有什么意见可以尽管反映,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沈文成客套的说道,

“沈总,您就尽管放心,如果三年内企业沒有起色,我就不姓程,改姓败。”程国栋无比激动的说道,

大家哄笑,孙大成虽然对程国栋有意见,但锦上添花的事儿还是会做的,他笑着提议道:“沈总,怎么说咱们也是股份制合作,政府也有发言权,我建议,程国栋同志,不但担任公司总经理,还要兼任政府的一个职务,公司的党组书记。”

“就是,党支部还是要建立的。”张存志也说道,

“谢谢两位领导。”程国栋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激之情,任政府职务,说明自己又成了公家人,得到了组织的原谅,回到了组织温暖的怀抱,

相谈融洽,众人纷纷举杯,场面一派喜气洋洋,程国栋遇到了这种天下掉下來的好事儿,自信心又起來了,一改刚來时的拘谨和沉闷,显得神采奕奕,斗志昂扬,

程国栋拿着酒杯,亲自來到孙大成的跟前,说道:“孙书记,以前做的太过,我再次向您表示歉意。”

“算了,都过去了,不提也罢。”孙大成道,指了指王宝玉,大有深意的说道:“老程,我看你还是应该感谢小王,他这也算是以德报怨吧。”

程国栋点了点头,跟孙大成干了一杯后,又敬了张存志,这才举杯來到王宝玉的跟前,发自内心的说道:“宝玉,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程书记,只要你能不记恨我,再多做一些也沒什么。”王宝玉举杯道,

干了一杯后,程国栋又小声的说道:“宝玉,明天去家里坐坐吧,晓丽和我表示欢迎,家里的地址你一定知道。”

王宝玉稍稍一愣,立刻爽快的答应了,

或许看出王宝玉跟代萌关系不一般,程国栋也礼貌性的跟代萌喝了一杯,然后坐到沈文成的身边,跟沈文成谈论起机械厂的事情來,

渐渐地,程国栋还是跟孙大成聊了起來,表面看起來,虽然孩子都是女人的话題,其实对于男人也非常重要,程国栋一心想缓解与孙大成的关系,有意无意的提及小儿子思思的各种囧事儿,孙大成也联想到了自己的乖孙,两人絮絮叨叨的竟然聊得热火朝天,这对于沒有孩子的王宝玉來说简直就是种痛苦的煎熬,因为他实在沒听出來孩子会喊爸爸会有怎样的惊喜,小子尿到一米开外的墙上有什么逗乐,

不过伴随着酒桌一波高过一波的笑声,以前的矛盾真就随着这笑声烟消云散了,

一直喝到很晚,才散了酒局,沈文成和程国栋相谈甚欢,分手时,竟然有了一种恋恋不舍的味道,

回到房间,王宝玉懒洋洋的躺在大**,心里的一块沉重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能够跟程国栋重归于好,是他所期望的,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程国栋当年也是待他不薄,而且程国栋正值壮年,早早的退休抱孩子,实在是人才资源浪费,

说起王宝玉跟程国栋的矛盾冲突,始终围绕着两个女人,一个就是程国栋妻子马晓丽,另一个则是程国栋的女儿程雪曼,如今,这两个女人已经都跟王宝玉沒有关系,这让王宝玉面对程国栋,反而感到了很放松,不用再考虑那些感情的牵绊,

明天,希望是一个美好的日子,尽释前嫌,对于程国栋和王宝玉,都是一种解脱,

咚咚咚,代萌又笑嘻嘻的进來了,王宝玉刚刚有点困,不喜欢代萌打扰,因此也沒好气的说道:“啥事儿啊,难道说打屁股还上瘾了。”

“我过來就是想说这件事,本姑娘脑子是稍微慢了点,但也想明白了,你昨天分明就是骗我。”代萌道,

“这么说话就不讲究了,我那可是为了帮你。”王宝玉故作严肃的说道,

“那就再帮帮我,今晚再打一次。”代萌看似认真的说道,

难道说打屁股也会上瘾,王宝玉揉了揉手腕子,装作无奈的说道:“那我就再辛苦一次,唉,谁叫咱们平时的关系不错呢。”

谁知道,王宝玉刚要起身,代萌瞪圆了眼睛,挥舞着小拳头就扑了上來,嘴里骂道:“臭小子,坏透腔了,还真打上瘾了,以为本姑娘真傻啊,你这骗子,无赖,加变态。”

“昨晚可是你情我愿,怎么还怪上我了。”王宝玉一边招架,一边嘿嘿笑道,

“不行,今晚必须让我打你屁股一次,解解恨。”代萌道,

“那可不行,我的屁股臭着呢。”王宝玉躲到了床边,说啥也不同意,

“王宝玉,你听好了,如果今天你不让我打屁股,我明天就告诉公安局,你那天吃掉了重要的证据,嘿嘿,后果你很清楚……”代萌坏笑着,想起了王宝玉的一个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