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38 送信

1438 送信

“小王,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虽然阮市长提拔你为副局长,但是,这并不表示阮市长就对你放心。”郭函道,

“郭局,请您指点迷津。”王宝玉恭敬的说道,

“从邱副市长非要给你个处分看來,阮市长并不是对你有多大的好感,他之所以提拔你,无非是向外界传递一个态度,他,对于谣言是不信的,同时也证明,他自己并不是谣言上说得那样。”郭函冷静的分析道,

郭函的话,对王宝玉而言,无疑是当头棒喝,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连忙感谢道:“郭局,幸亏您的提醒,否则,我还在自以为是呢。”

“只要造谣者一天沒抓到,你的嫌疑还在,这跟阮市长相信不相信你无关。”郭函道,

“你说,下一步我该怎么办。”王宝玉虚心的问道,

“最近这阶段,招生办的事情不多,就抓好基金会的事情吧,总之,凡事小心,别让人抓到把柄。”郭函道,

冷静下來的王宝玉,觉得郭函说得非常有道理,离开郭函的办公室,他就直奔代萌的基金会,将在县里如何办好基金会的事情,倾囊相授,甚至还留下了夏一达的联系方式,夏一达曾经是富宁县教育局基金会的理事长,这方面,代萌可以向她请教现成的经验,

代萌对于这份新工作倒是很满意,对于王宝玉让她真的当上了理事长,还是充满了感激之情,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像模像样的官,马上还要进來几名工作人员,任她调遣,

代萌将王宝玉说得注意事项,认真的记了下來,一切结束之后,代萌嘿嘿笑道:“亲哥哥,您尽管放心,亲妹妹一定会做好这件事儿的。”

代萌声音中的糖度,至少四个加号,王宝玉觉得身子一酥,连忙摆手道:“别这么称呼,太倒牙了。”

“亲哥哥,还有什么指示吗。”代萌嬉皮笑脸的又说道,

“别闹啊,你能不能先换一副眼镜,框这么大,显得傻乎乎的,一点沒有个领导來头。”王宝玉指着代萌有些发旧的眼镜说道,

代萌笑嘻嘻的推了推眼镜,笑嘻嘻的说道:“好的亲哥哥,妹妹改天发了工资就去换,这两天不行,妹妹手头有点儿紧。”

王宝玉转头就走,不能再待下去,搞不好会犯错误的,代萌则在后面呵呵笑个不停,心情好的不得了,

郭函提醒的不错,市公安局对于造谣者的追查,一刻也沒停止过,于此同时,也加大了对贲步云的审讯力度,一旦贲步云开口了,一切都将水落石出,大白于天下,

王宝玉的办公室终于又成了他一个人的,虽然有点冷清,但是好歹有了个私密空间,代萌的桌子碍事儿,王宝玉安排甄优美找人搬了出去,同时,让甄优美将账户上网站剩下那将近一千万,待基金会有了账户,立刻转过去,

“弟,你真厉害,这么快就升官了。”甄优美羡慕道,

“沒什么,赶巧了而已。”王宝玉摆手道,

“你升任副局长的事情,可把梁倾岩的鼻子给气歪了,他这几天推说身体不适,都沒來上班。”甄优美道,语气里带着些谄媚的味道,

“优美姐,他跟咱们沒关系,有时间还是告诉大家,做事儿谨慎一些,争取工作上不出差错。”王宝玉叮嘱道,通过甄优美贪污利息的事情,也给他提了个醒,对于下属,还真不能睁只眼闭只眼,否则,一旦出了事情,自己这个当领导的,还是要被问责的,

“弟,我明白了,你姐夫说,有时间希望你能去家里坐坐。”甄优美真心的发出了邀请,

“太麻烦了吧。”

“可千万别推辞,有时间一定去,哪天你看着办,我们随时恭候。”甄优美一脸诚恳,

“嗯,最近忙,改天一定过去看看姐夫。”王宝玉答应道,

“太好了,到时候让你姐夫好好陪你喝几杯。”甄优美高兴的说道,

一切都安排妥当,王宝玉想起來还要给程雪曼送信,这段时间始终沒办这事儿的原因,一是确实忙,还有就是他并不是不太想见程雪曼,他担心,自己经不过程雪曼的甜言蜜语,生怕自己心软,又跟她扯到了一起,王宝玉不是沒定力,但是对于这个曾经的初恋,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牵挂的,

王宝玉打电话给程雪曼,说有事儿找她,程雪曼倒是很平静的答应了,为了照顾程雪曼的习惯,王宝玉让她定个咖啡屋,下班后,立刻开车赶了过去,

虽然多日不见,程雪曼似乎并沒有太大的变化,沒胖也沒瘦,面对王宝玉,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容,坐在咖啡屋里,两个人竟然一时间找不到话題,

“宝玉,找我出來有什么事儿吗。”程雪曼打破了沉闷,笑问道,

“上次回县里,去看望了程书记,他让我捎一封信给你。”王宝玉连忙从包里拿出那封信,递了过去,

程雪曼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原以为是王宝玉回心转意,想要死乞白赖的找自己和好呢,不由的嘟囔着:“我爸也是的,打个电话就行了,写信干什么。”撕开了信,借着屋里昏暗的灯光,快速的读了起來,

王宝玉原以为,程雪曼会感动的落泪,至少也会面现伤感,但是他想错了,程雪曼很快就读完了信,随后就撕碎了,扔进桌边的垃圾筐里,说道:“我爸现在变得真老土,说得都是什么啊。”

“程书记都说了些什么。”王宝玉不敢相信,自己一个铁血男儿都会被这封家书打动,何况是一个弱女子,

“老生常谈,以前的破事又提了个遍。”程雪曼不耐烦的说道,

“雪曼,其实你不了解男人,男人一般情况是不主动提及往事的,程书记这么做肯定是心疼你。”王宝玉说道,

“那为什么写信啊,是不是守着小老婆就不敢和女儿亲近,连电话都不敢打了,哼,偷偷摸摸的,沒意思,那个破家我也不稀罕。”程雪曼讽刺道,

“雪曼,当时我和马主任都在场,你这么说就是误会人家了。”王宝玉皱眉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