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40 家有喜事

1440 家有喜事

“雪曼,还是小心点吧,如果你真的需要钱,可以找我。王宝玉道。

“还是算了吧,你现在只是我的朋友,我有什么理由跟你要钱啊。”程雪曼立刻拒绝,同时,夹了两块方糖,放进了咖啡里。

“你以前喝咖啡不是不加糖吗!”

“那时候心里苦,现在我心里是甜的。”程雪曼眉毛一扬,得意的说道。

王宝玉很是无语,以前跟自己的时候,原來人家心里并不快乐,还不如一个素昧平生的网友高兴。

话不投机,让这次见面显得非常无聊,王宝玉随便跟程雪曼聊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而程雪曼也沒挽留,从她不停看手机的样子上,就能看得出來,她也急着上网跟所谓的男朋友谈情说爱。

回到家里,王宝玉一阵阵的感叹,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曾经的梦中情人程雪曼,居然变成了这幅样子,那样的陌生,那样的遥远,仿佛成为了两个世界中的人,究竟是她原本如此,还是花花绿绿的世界影响了她。

好久也睡不着,心里始终有种空落落的感觉,王宝玉打开了电脑,看了会儿无聊的新闻,然后又看激-情视频,却觉得都提不起兴趣來,最后,他登陆了久未使用的聊天软件。

本來也沒几个网友,再加上王宝玉沒工夫跟他们闲扯,聊天软件上异常的安静,网友们仿佛都睡着了,王宝玉刚想关掉,准备硬着头皮睡觉,嘀嘀嘀,一个头像却动了起來。

是“纯洁女神”,自从上次被她骗看了自己的下身,王宝玉就一直沒搭理她,纯洁女神发信息道:“小农民,好久不见了啊!”

王宝玉的网名叫“小农民“,这还是跟王琳琳商议起的名字,他开玩笑的回复道:“纯纯,还保持纯洁之身呢!”

“是啊,等着你让我失身呢。”纯洁女神发來了信息,还附加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纯纯,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啊。”王宝玉随意的问道,其实是沒有什么话題可聊。

“心理医生。”纯洁女神打字道。

王宝玉发过去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道:“了不起,这个职业能看透人,骗人指定很厉害!”

“你是干什么的。”纯洁女神问道。

“我是农民啊,三亩地,两头牛,外加一个茅草房。”王宝玉又开始了信口开河。

“你这个人,一点儿都不老实。”纯洁女神发來一个撇嘴的表情。

“我今天心情不好,改日再聊吧。”王宝玉打字道。

“等等!”

“干嘛!”

“我是心理医生,可以为你排忧解难!”

“嘿嘿,收费吗!”

“免费,当是对你上次脱光的补偿了!”

不知为何,王宝玉突然有了一种想要倾诉的冲动,尤其对方是一个尚未谋面的陌生人,王宝玉便将自己跟程雪曼的感情经历笨拙的打字讲诉了一遍,当然,真实姓名和许多关联的东西都隐去了,只是说自己如何在初中的时候就喜欢她,又历尽艰难來到市里,实现了千日之约,沒想到的是,这个女孩如今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变得熟悉又陌生。

纯洁女神耐心的看着王宝玉发來的一条条信息,问道:“你成年了吗!”

“废话,我不是说了自己已经工作好几年了嘛。”什么狗屁心理医生,连病人的倾诉都沒看明白。

“那你除了这个女孩之外,还有其他的异性朋友吗。”纯洁女神又问道。

“有几个!”

“呵呵,真是不多见,这把岁数,又不缺女人,竟然还纠结在过去里!”

“喂,说这些是让你开导我,你对待心理病人都是连讽带刺的吗。”王宝玉被嘲讽,心里很是不满。

纯洁女神又发了个大笑的图像,最后才安慰道:“你这种现象被称作初恋情结,心理学中说是首因效应,也叫契可尼效应!”

“听不懂。”王宝玉老实的说道。

“简单说來,初恋情结之所以让你纠结而印象深刻,那是因为,你并沒有完全拥有过这个女孩,即便是你拥有过她的身体,也沒有走进她的心里,这样,就让你越发的记忆深刻,欲罢不能。”纯洁女神道。

王宝玉发过去一个点头的表情,有点佩服这个“心理学家”,说得倒是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于是问道:“那这也算病吗!”

“属于心理疾病!”

“严重吗。”王宝玉不放心的问道。

“这要视情况而定,不好直接下结论的!”

“纯老师,我该如何摆脱这种效应呢。”王宝玉谦虚的问道。

“怕是一辈子都摆脱不了,除非。”纯洁女神道。

“除非什么!”

“除非你死了。”纯洁女神发來了一串大笑的表情。

什么心理医生,纯粹神经病,王宝玉羞恼的骂了一句,不过,通过跟纯洁女神的倾诉,确实让他心里敞亮了不少,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了,王宝玉发过去一个挥着小手的表情,与纯洁女神互道晚安,然后关了软件,上床睡觉。

第二天上班后,王宝玉接到了钱美凤打來的电话,上來就说有喜事儿,让王宝玉随礼。

“美凤,你要嫁人了。”王宝玉连忙问道,心里却有些酸溜溜的。

“嫁个头,我这辈子都不嫁了,我将來就是事业型的女人了,哪有时间浪费在家庭上面。”钱美凤恼道。

“哦,事业型,你牛,那还有什么喜事儿啊,对了,是不是红红怀孕了。”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就凭她那身子,哼,我看我们钱家算是在她这里绝后了。”钱美凤立刻有些恼火,哥哥钢蛋娶了个妓-女也就罢了,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沒有传來怀孕的消息,让人心里怎么能舒坦。

“那是啥事儿。”王宝玉彻底迷糊了。

“通过宝宝不断的努力,玉玉终于怀上了。”钱美凤很是得意的笑道。

宝宝、玉玉,王宝玉先是一愣,忽然想起來,这不就是钱美凤养的那两头小牛嘛,王宝玉苦笑道:“这也算是喜事儿吗!”

钱美凤提高嗓门说道:“当然,这说明我向着自己崭新的事业迈出了第一步!”

王宝玉嘿嘿的笑道:“嗯,是件喜事儿,家里沒准备摆上几桌庆祝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