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44 师生和解

1444 师生和解

“小月,是我做的不对,我对你有歧视,不应该的,”徐老师一边小心的坐下,一边冲着小月道歉,

“终于承认了吧,”小月指着徐老师的鼻子说道:“你就是看我沒学籍,就跟单位的临时工一样,所以一开始就瞧不起我,怎么看我都不顺眼,”

“确实是我带着有色眼镜看你,但通过这事儿也给我敲响了警钟,能让我及时认识到自身的缺点,”徐老师语气之中倒有几分诚恳,

“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小月懒洋洋的说道,

王宝玉低声跟徐老师说了一些话,无非是小月这孩子不容易,母亲去世得早,身体状况也不佳,希望徐老师能多多照顾,但是,王宝玉并沒有说小月有癫痫的毛病,这毕竟是一个女孩子的隐私,

徐老师听了后,更是惭愧万分,连连点头表示理解,跟这样一个学生发生了冲突,他后悔莫及,于是,徐老师很正式的对小月说道:“小月,你虽然不是正式学生,但是,你在化妆设计方面,有独到的心得,是个优秀的学生,我说你像个妖精,只是说上学的时候,不应该化妆的,我收回以前说过的话,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在上课的时候当众向你道歉,”

“别搞那些酸不拉几的形式,我不稀罕,但是我有化妆的习惯,出门不化妆我难受,”小月倔强的说道,

“其实那也是你的强项,沒有对化妆有强烈的爱好,是不会选择这个专业的,但是对于你而言,过度的装饰只会掩盖你原有的姣好容颜还有青春靓丽的肤色,”徐老师认真说道,

“说一千道一万,还不就是不让我化妆嘛,”小月被夸得高兴,不由的说道,

“可以画淡妆,一样的漂亮,出席正式场合的时候,这都是必要的礼仪,老师愿意把自己会的所有东西,都毫无保留的教给你,”徐老师拍着胸脯,郑重承诺道,

“小月,还不谢谢老师,”王琳琳在一边说道,

小月虽然顽劣,但也是经不过别人的好话,她还是给徐老师到了一杯酒,真诚的说了一声道歉,

一切皆大欢喜,王宝玉很高兴,也陪着徐老师喝了一杯,徐老师心里松了一口气,推说有事儿,先行离开了,

事实证明,王宝玉的做法是对的,小月得益于徐老师的关照,竟然成为该专业最优秀的学生,其实徐老师也是刚出校门沒几年的热血青年,本性不坏,在后來的某件事儿上,他力挺小月,还让她出了大大的风头,这是后话,

跟两个妹妹一起吃饭,王宝玉很开心,纯洁的感情总是让人放松,王琳琳和小月同样也很高兴,两个人住在一个大院里,又同时进了平川大学,完全可以在平川大学里结成沒人敢惹的公主级同盟,

“琳琳,小月,祝你们学业有成,将來都嫁个好男人,”王宝玉举起杯來,嘻嘻哈哈的说道,

“要嫁就嫁王哥这样的,”小月脱口而出,

“切,我不同意有你这样的嫂子,”王琳琳道,

“我当然也不会同意有你这样的小嫂子,”小月反驳道,

“别吵,你们都听好了,以后要学会跟你嫂子处好关系,别让我在中间为难,”王宝玉笑道,

“欺负到她跟你离婚,有妹妹,要媳妇干什么,”小月道,王琳琳立刻拍巴掌响应,酒桌上倒是很热闹,

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脸上轮廓分明的中年男人,一脸怒意的出现在门口,王宝玉等人只是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立刻沒了,

“爸,你來干什么,”王琳琳道,來人正是政法委书记王一夫,他听说王宝玉到大学里,又跟王琳琳一块走了,就一路寻了过來,

“琳琳,闭嘴,”王一夫使劲瞪了王琳琳一眼,对王宝玉冷冷的说道:“王宝玉,你给我出來一下,”

“以为你是谁啊,王哥,不出去,有话在这里说,”小月满不在乎的说道,

“沒教养的孩子,”王一夫大概是气昏了头,很不客气的对小月说道,

“这话冲我爸说去,跟我吼个屁啊,”小月一脸不在乎,

“流氓月,不许你说我爸爸,”王琳琳又恼了,关键时候哪个女儿不向着自己爸爸,接着她又转向王一夫,道:“爸,有话在这里说嘛,我不过就是跟王哥出來吃顿饭,这不小月姐姐也在这里,至于这样嘛,”

王宝玉生怕事情闹大,他连忙起身,不顾两个女孩子的阻拦,出了门,王一夫一言不发的來到了楼梯的拐角处,瞪着有些发红的眼睛说道:“王宝玉,我不管你跟谁瞎扯,但是,你休想打我女儿的主意,”

“王书记,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跟琳琳只有兄妹之情,再说了,琳琳现在还是个学生,还是个孩子呢,”王宝玉压着火,开口解释道,

“什么情都不能有,你给我记住了,离我女儿远点,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王一夫气势汹汹的说道,

“王书记,我想你是误会了,其实我一直想跟你好好解释一下,我跟琳琳……”不等王宝玉说完,王一夫早就打断了他,说道:“我不信你那些鬼话,总之别再让我看见你和我女儿在一起,”

“你这么说就是不讲理了,啥意思,好像我把琳琳咋样似的,别把人想得那么龌龊,你是脑子有病还是心理有病啊,”王宝玉有点恼了,口无遮拦的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好几个女孩子都不清不楚的,给老子记住了,别碰我女儿一下,”王一夫指着王宝玉的鼻子说道,

王宝玉被指鼻子指的彻底怒了,再也压不住火,扒拉开王一夫的手,破口骂道:“你他娘的算个屁,老子明明对琳琳沒有那个心思,怎么,非要扣个屎盆子,你他娘的还故意整我,小人,”

“少他娘的跟我耍臭流氓,信不信我整死你,”王一夫不依不饶的说道,双眼几乎要冒火,这种话从一个政法书记的嘴里说出來,还真是难以想像,可见王一夫是何等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