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59 已经破解

混世小术士 1459 已经破解 无忧中文网

“兄弟,你出事的那天晚上,我梦见亚父被人害了,结果,第二天在报纸上就看见了你的消息。”徐彪夸张的说道,

王宝玉哭笑不得,但是经过徐彪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起该为自己掩盖,便客气的说道:“徐大哥,这只是兄弟命中注定的劫难,害大哥担心了。”

王宝玉强调“注定”这个词,就是暗示徐彪,作为一个会算卦的,不是测不出自己有难,而是,有些命中注定的劫难,是躲不过去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大哥给你卖人情,听说你出事了,大哥也找了几个关系,只是这种命案,实在是递不上话。”徐彪道,

“大哥的情谊兄弟领了,多谢多谢。”王宝玉道,

第二天打进电话竟然是沈文成,作为一个纯粹的商人,沈文成说话显得虚伪客套,无非是说王宝玉是有福之人,遭遇劫难,那还是为了积福,将來的前途一定更加光明,

客套的话,王宝玉也很会说,他依然强调,这是命中注定的大劫难,经过自己的破解,才有惊无险,却也折了一年的阳寿,

王宝玉装腔作势的叹息道:“哎,人总要顺应天意,不可违逆,即使破解,也需要付出一定代价。”

“兄弟,一年时间换一辈子,值,你的本事大哥非常钦佩,冒昧问一句,为什么避劫还要折寿呢,就不能用其他方式吗,比如钱啊之类的。”沈文成半信半疑,又颇感兴趣的问道,

“一个人的最大劫难,不是贫弱病灾,而是生死之关,上次咱们分手之后,我就测算出这次灾难,在家里破解了好些时候,才终于转变了命运,回头再一算自己的阳寿,唉,居然少了一年,这大概就是上天的一种平衡吧。”王宝玉道,

“兄弟能活多少岁。”沈文成更加好奇了,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王宝玉故作神秘,

“呵呵,是我糊涂,不该问的。”沈文成沒得到确实答案,心里还是有点遗憾,

“天机也是有一定时限的,五十年后,我便可告诉大哥。”王宝玉认真说道,

“哈哈,好,到时候我等着。”沈文成十分开心,他认为王宝玉无意之中也泄露了自己的天机,自己起码还能有五十年的活头,“哎呀,兄弟,你要是回到古代,指定比诸葛亮还厉害,他祈禳了七天,到底还是沒躲过去。”

“诸葛亮那是大人物,左右着历史的命运,你兄弟我微不足道,所以,小人物更容易避劫,大人物多半只好遵循天数。”王宝玉继续忽悠着,

沈文成被王宝玉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最终还是信了,至于后來因此发生的事情,还是留到后面再说,

沈文成的电话放下沒多久,侯四的电话就打了进來,他也在报纸上看到了消息,还真是担心王宝玉,

比起前两个人,侯四跟王宝玉多年的情分是有的,但是,他还是最怕王宝玉犯了案子,万一乱说话,自己也受牵连,毕竟王宝玉知道他太多的事儿,因此,这几天,侯四也是寝食难安,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乱转悠,直到听到王宝玉平安的消息,才倒头呼呼大睡了整整一天,

“兄弟,你出事的那天晚上,四哥梦见自己断了一条胳膊。”侯四说话竟然跟徐彪如出一辙,

“咱们是磕头兄弟,当然命运相连,四哥,你兄弟我福大命大,安然无事,将來咱们兄弟,还要做大事儿呢。”王宝玉嘘乎道,

“沒事儿就好,这些天惦记兄弟,四哥我都沒睡好,人都瘦了一圈。”侯四动情的说道,

“烦劳四哥惦记了。”王宝玉想笑,侯四那么胖,瘦点也是好事儿,但他不相信侯四会因为自己睡不着觉,还是客套而已,

“为了庆祝兄弟平安归來,四哥给你存过去二十万,算是压压惊吧。”侯四道,

这事儿王宝玉听着高兴,毕竟自己花钱大手大脚,钱也不多了,于是也不推辞,只是表示感谢,

接下來,王宝玉又接了不少熟人的电话,焦炳、孟耀辉、程国栋、靳永泰等人都打來电话问候,甚至还有周百通的电话,

正所谓一石惊奇千层浪,王宝玉遭遇大难,是敌是友就彰显出來,对于來电话的人,王宝玉一再表示感谢,开始的时候还挺高兴的,觉得自己的哥们多,人脉广,可是接多了,就有点烦,

这期间,王宝玉还接到了几个女人打來的电话,有小月的问候,夏一达的邀请,还有万芳草、马晓丽、叶连香的电话,都是安慰王宝玉的,

当然,东风村相对保守闭塞,王宝玉的家人对此事并不知晓,但钱美凤却也打來电话,上來就问:“宝玉,我前几天梦到走着走着就蹲到了地上,醒來的时候屁股还疼呢,咋回事儿啊。”

我操,人家不是梦见自己是亚父就是左膀右臂,老子在你梦里就应了个屁股,于是沒好气的问道:“你问爹不就知道了。”

“我能问爹屁股的事吗,你说说到底咋回事儿啊,我给你打电话,还关了好几天机。”那头钱美凤还急上了,

哎,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好梦,大吉,屁股着地说明接了地气,以后你每一步都很稳当。”

是吗,钱美凤半信半疑的挂掉了电话,

王宝玉自我感觉良好,起码平日结交的这些朋友还有密友,都沒有忘记自己,

但让王宝玉颇感遗憾叹息的是,一个人的电话却始终也沒來,不知道是不知道消息,还是故意躲着自己,这就是程雪曼,

王宝玉可是因为要救程雪曼才落入的圈套,蹲了班房,如今,豁出命去救的人,竟然还不如一个平常的朋友,

电话终于告一段落,王宝玉刚放松了一会儿,局长杨木就敲门进來了,

杨木大概是觉得王宝玉这屋出了倒霉官,很晦气,平时从來不进來,甚至都不在门口站一站,这一次算是破例了,

“局长,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亲自上门啊。”王宝玉虽然对杨木颇有想法,但一看领导來了,还是客气的起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