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83 比大小

1483 比大小

“她又不是傻子。”王宝玉瞪着眼睛说道,

“看起來也不聪明。”

门还是不停的敲着,王宝玉只好无奈的答应了,过去开了门,而白牡丹则是一个闪身,躲在了窗帘的后面,还用刀子轻轻划了个小口,窥视着屋内的动静,整个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这么晚不睡觉,过來干什么。”王宝玉嘴上答应代萌,却挤眉弄眼的让代萌走,

呆子到底是呆子,脑子转得慢,她硬是闯了进來,口中还说道:“王宝玉,你眼睛有毛病啊,是不是屋里藏了小姐,这么久不开门。”

“哪有的事儿,刚才睡着了,倒是梦见了一个拿着刀的美女,然后她就在梦里跟我那个了。”王宝玉装着发困,一边打哈欠,一边如此说,还是在暗示代萌,

“嘻嘻,都多大了,还做春梦,别做梦了,陪我聊十块钱的,本姑娘睡不着。”代萌道,王宝玉这才发现,代萌竟然还穿着睡衣,大概说的话不假,就是睡不着,

“我还得继续做梦呢,那个拿刀的美女说,只要看见咱们俩在一起,她就把你给杀了。”王宝玉冲着代萌又使劲眨眼睛,

“她神经病吧,为什么要杀我,王宝玉,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什么东西啊。”代萌不解的问道,

“小心无妄之灾。”王宝玉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了,但是他不敢,以白牡丹的功夫,代萌还沒來及反应都有可能被白牡丹一刀封喉,

“我又有灾了,嘻嘻,好吧,那我洗耳恭听,我正好很闷。”代萌笑嘻嘻的说道,

“如果你让我打屁股,我就陪你聊天,否则,恕不奉陪。”王宝玉坏笑道,

话音刚落,就看见窗帘伸出了个刀尖,白牡丹在警告他,傻乎乎的代萌根本不理王宝玉这个茬,几步过去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如果她知道,就在她身后的窗帘后,正藏着一个心狠手辣的女杀手,这功夫肯定吓得尿了裤子,

“呆子,要不要看相啊。”王宝玉凑过去,满脸赔笑的说道,

“臭小子,你听清楚了,别想再骗我。”代萌白了王宝玉一眼道,

上次通过算卦骗过她一次,王宝玉知道这个方法不好使了,一时间急的是抓耳挠腮,不赶快想办法,万一窗帘后的白牡丹等急了,心生杀意,那一切可就麻烦大了,

“呆子,咱们打扑克吧。”王宝玉又提议道,

“两个人怎么玩啊。”代萌有点兴趣,好奇的问道,

“就玩三张牌比大小,梭哈会吗。”王宝玉道,起身从宾馆的抽屉里翻出了一幅扑克,

“总要赢点什么才有意思。”代萌道,

“那就赢钱的,一把五百。”

“我可沒那么多钱。”代萌眼睛一亮,穿着睡衣又沒带钱,还是沒同意,说道:“不如画王八,贴纸条。”

“那就沒意思了,不如这样,我输了就掏钱,你要是输了嘛,嘿嘿。”王宝玉故意拿过包里,向代萌显摆包里的两捆钱,

代萌果然心动了,说道:“我输了画王八,绝不反悔。”

“不行,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输了,就脱衣服。”王宝玉道,

“不玩。”代萌断然拒绝,知道王宝玉沒安好心,但是,一个大姑娘穿着睡衣跑到男人的房间里,也颇让人怀疑她的用心,

“又不是沒见过,别不好意思,瞧瞧,咱们玩下去,迟早这钱都是你的。”王宝玉道,

代萌还要想赚钱,终于压制不住贪婪,点头答应了,两个人面对面的在茶几上打起扑克來,

起先的时候,王宝玉总是输,一会儿就让代萌赚了好几千,代萌乐得嘴都何不拢,这并不是王宝玉故意让着她,而是这个臭妮子的运气实在好,

“王宝玉,还比不比啊。”代萌笑道,

王宝玉还在犹豫,突然,他看见窗帘后伸出一只手來,还真是挺诡异的,白牡丹耐不住性子,终于决定帮助王宝玉,

白牡丹从窗帘的缝隙里看见代萌的牌,做了几个数字的手势,王宝玉一看就乐了,代萌的牌不大,自己应给能赢,于是便说道:“比就比,一定扒光了你。”

这一次,代萌终于输了,她犹豫的脱下了上面的睡衣,里面穿着个蕾丝花边的红色乳罩,见王宝玉一脸坏笑的看着她,代萌的脸顿时就红了,

“接着玩。”代萌不服气的说道,

有了白牡丹的帮助,王宝玉可谓赢得轻松,代萌有了好牌,他就放弃不比,不如自己的牌大,就比下去,沒过一会儿,这个呆子就只剩了一条同样蕾丝花边的红色内裤,

“不玩了。”代萌羞恼的说道,

“下一局,一次五千。”王宝玉啪的一声往桌子上摔了一捆钱,

代萌眼睛发亮,全然不顾自己上身已经**,又开始抓牌,王宝玉当然沒心情欣赏代萌的身体,他只想赶快赢了代萌,然后打两下撵她走,

“哈哈,我又赢了。”王宝玉根据白牡丹的手势,再次赢了代萌,

“不对,你怎么可能连续这么多次都赢我呢,一定有问題。”代萌说着猛地转过头向后看去,并站起身來,

王宝玉心里一惊,白牡丹就在代萌身后的窗帘后面,如果靠近她,王宝玉相信她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就当王宝玉不知所措的时候,代萌拍着手哈哈大笑了起來,说道:“臭小子,我就知道你跟我耍花样,你看吧,我旁边就是面镜子,你正好能从里面看到我的牌,你诈赌。”

王宝玉松了口气,说道:“要不咱俩换个位置。”

“不换。”代萌说着,扔过去一个沙发靠垫,挡住了镜子,

“呆子,咱们可说好了,位置你随便选,但是如果你输了,就必须脱衣服。”王宝玉提醒道,

“绝对不会输的。”

“假如呢。”

“这样吧,如果你能连赢我三次,我立刻就全部脱光。”代萌自信的说道,

两人坐定,继续又玩了三局,代萌只把注意力放在牌上,殊不知有人又把其中的奥秘泄露给了王宝玉,

“嘿嘿,脱吧。”

代萌却反悔了,死活不肯脱-内裤,王宝玉故作不悦的恼道:“呆子,做人要有信誉,老子输了可是给钱的,从沒赖账,哪像你,扭扭捏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