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498 天各一方

1498 天各一方

“行了琳琳,注意安全,咱们就去买点东西捎回去吧。”王宝玉道,

“瞧见沒,还是我孙姑爷有觉悟。”代亮又是一阵洋洋得意,

开车去商场,在代亮的指挥下买了一大堆东西,他喜笑颜开,不时跟王琳琳逗趣,王琳琳也不客气的打击他,甚至还去揪他的胡子,一老一小互不相让,这下子,车上可热闹起來,

既然要送代亮,那就要返回平川市,王宝玉难免有点郁闷,也罢,明天再走也不晚,就在返回的途中,王宝玉还是想去看另外一个人,那就是程国栋,

在进县城的时候,王宝玉已经看见当初的机械厂,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到底是有集团财力的支持,在短时间内,就翻盖了崭新的厂房,

王宝玉想去看看程国栋工作的如何,毕竟沈文成能收购破烂的机械厂,多少跟自己有些关系,

來到机械厂的门前,只见门上面早已经换成轴承公司的牌子,不但大门修正一新,门口还立了两个威风的石头狮子,

看门的老头还是原來那个,不过,却一改死皮耷拉眼的样子,显得很精神,王宝玉还是借口说谈业务,老子拿出本子让王宝玉登了个记,就放三个人进去了,

王宝玉原本是不想带着王琳琳和代亮的,却又怕万一自己不在,两个人动起手來,谁伤了谁都不好,也只能都带着,

崭新的厂房,崭新的气象,马上就要过年了,可是工人们依旧热火朝天的忙碌着,满脸的喜气,

王宝玉一行人來到了程国栋的办公室,进屋一看,也是旧貌换新颜,虽然称不上富丽堂皇,却也装修得体,书柜、办公桌、沙发都是新的,连地面都换上了洁净照人的大理石,

王宝玉了解程国栋不是奢侈浪费之人,多半还是集团从企业形象出发,毕竟这样一个大厂,领导的办公室不能太寒酸,

“宝玉,怎么想起过來了。”程国栋高兴起身说道,

王宝玉打量了他一眼,依旧还是洗的发白的工作装,也许经过了这次磨练,程国栋已然看淡了许多表面事物,

“程书记,打算回家过年,顺便來看看。”王宝玉笑道,

“快坐下,中午我请诸位吃饭。”程国栋道,

程国栋还沒有秘书,他亲自给王宝玉等人沏了茶,香喷喷的味道,肯定不是茉莉花,应该是极品铁观音,

“程书记,厂子干得不错嘛。”王宝玉品了一口茶,开口赞道,

“有钱好办事儿,几个月就能走完几年的路,工人们干劲十足,都主动加班,过年放假还都不情愿呢。”程国栋颇为欣慰的说道,

“只要待遇能上去,工人们自然愿意付出。”王宝玉附和道,

“沈总就是有魄力,如今工人们的工资都翻了好几倍,以前离开的工人,现在都找关系往厂子进,我都疲于应对。”程国栋笑道,

代亮吸溜着茶水,忽然对程国栋说道:“有儿子了吧。”

“老先生,是不是有所指教啊。”程国栋客气的说道,既然是王宝玉领來的人,他不敢怠慢,

“又不能养老,赔钱货。”代亮不客气的说道,

王宝玉顿时拉下來脸來,使劲咳嗽了一声,不让代亮多嘴,王琳琳却忍不住抿着嘴笑了起來,

程国栋也不太高兴,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这个孩子只有半岁,等他长大了,我都已经七老八十,养老实在不敢指望,只是晚年有个寄托就好,不过我还有个女儿,多半还是得依靠她,呵呵。”

“长了翅膀的鸟,天各一方,还不如儿子呢。”代亮耷拉着眼皮又说道,

“呵呵,这位老先生是。”程国栋勉强笑问道,

“程书记,别听他的,他就是喜欢随便一说。”王宝玉挤着眼睛,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程国栋这老头精神有问題,

“我才不是随便一说。”代亮嘟囔道,

这个老年痴呆的家伙,怎么突然成了看相的,难道说云游中结识了高人,王宝玉生怕代亮再乱说话,刚要起身告辞,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雪曼,进屋怎么不敲门啊。”程国栋略显不高兴的说道,

來的人正是程雪曼,她身穿藏蓝色的毛领羽绒服,双手揣在兜里,一头乌黑柔顺的直发垂在脸侧,略施淡妆,却显得恰到好处,整个人看起來很漂亮,

“爸,我可是集团秘书,按理说也是你的上级领导。”程雪曼得意的笑道,一转头,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顿时怔住了,

王宝玉也愣住了,沒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程雪曼,不知为何,一见到她,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蔓延,很想骂她一顿,却又想过去挽住她的手,问问她过得好不好,

王琳琳的脸上立刻闪现出不耐烦的表情,抬腕看看手表,恨不得马上带着王宝玉离开,

“宝玉,琳琳,你们來了。”程雪曼缓过神來,客气的打招呼,

“回家过年啊。”王宝玉随口问道,

“嗯,我也想回來看看弟弟,陪他玩玩。”程雪曼违心的说道,装出一幅很乖巧懂事的样子,

“老头,你说这只鸟得飞多远啊,她要跟你孙女抢我哥呢,你施个法让她最好别回來。”王琳琳想起代亮刚才的话,小声挑拨道,

“锦衣玉食,心无所托,根本不足为道,唉,运气比起我孙女那是差远了,甚至都不如你。”代亮又说道,

“你别老拿那个近视眼跟我比好不好,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王琳琳气哼哼的端过茶杯喝了一口,接着又放下了,不悦的嘟囔道:“分明就是陈茶,真难喝。”

“正好雪曼回來了,宝玉,跟你的朋友就别走了,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吧。”程国栋起身道,显而易见,他还是想让王宝玉跟女儿再交往一下,

“是啊,吃个饭再走吧。”程雪曼也热情的发出了邀请,

“程书记,谢了,我们马上就赶回市里,还有事儿呢。”王宝玉推辞道,

“宝玉,我们同学一场,不管怎么说,情分还在,怎么不给面子啊。”程雪曼脸上满是失望之色,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