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00 肯定的力量

1500 肯定的力量

“嘿嘿,就是个小山沟沟,以后有的是机会领你去玩。”王宝玉满口承诺道,

“说话算数,反正我不想回家,今晚我要跟美凤姐和多多玩。”王琳琳兴奋道,到底还是小孩子脾气,喜欢热闹,

“不回家,你家人会不放心的。”其实在王宝玉心里,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陪着刘玉玲过节,精神抑郁的她独自在家,肯定是要胡思乱想的,

“你要回去我就回。”王琳琳嘟着嘴巴说道,

哎,王宝玉苦笑了下,两人说话间,就來到了火车站,远远地就看见干爹、干妈、美凤和小多多,虽然都是乡下人打扮,可是在王宝玉的眼里,却是那样的亲切,

下车后,王琳琳立刻跑了过去,从美凤怀里接下了多多,多多倒也不眼生,粉嘟嘟的小脸上往王琳琳脸上蹭,逗得她咯咯笑个不停,

“娘,儿子想你啊。”王宝玉上前拉住了林召娣的手,自从刘玉玲出现后,王宝玉就觉得愈发的思念干妈林召娣,总会想起跟干妈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儿,你瘦了。”林召娣爱惜了摸了摸王宝玉的脸,眼中满是慈爱之情,

“宝玉,一年到头也不回家,你娘想你想的不行,又怕你过年不回去,非要來市里看你,可惜,张县长还让我去他家过年呢。”贾正道略带不满的说道,

“他爹,显摆啥,人家就是客气,还当真事儿了。”林召娣道,

“爹,您现在影响力是越來越大了,儿子佩服。”王宝玉嬉皮笑脸道,

贾正道的胸脯顿时挺得老高,傲气的说道:“我现在可是张县长的恩人,用了我配的药,他老爹张三峰现在行走如飞,好人一个。”

“行了,别吹了,拄着拐还能飞。”林召娣不屑道,

“越老越糊涂。”贾正道气哼哼的瞪了她一眼,

一行人上了车,车里满满当当的,王宝玉小心的开着车,直奔家中而去,路上,他还是忍不住问钱美凤:“美凤姐,你走了,那几头牛怎么办啊。”

“一天五十,让李秀枝帮忙照顾呢,对了,这笔钱你可要报销啊。”钱美凤道,

“这出手也太大方点了吧,看孩子也不值一天五十,别跟幼儿园似的,还得倒贴钱。”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哥,你还真小气,要不妹妹我替你出这笔钱啊。”王琳琳帮着钱美凤说道,

“那不用了,你那点儿压岁钱,还不够自己花的呢。”王宝玉连忙说道,

“钢蛋來了沒有。”王宝玉问道,这两年钢蛋可是都在市里过年的,

“别提他了,有了媳妇,谁都忘了,他过两天再來,不跟咱们一块,跟他媳妇单独过年。”钱美凤不满的说道,

这种事儿不能勉强,再说了,红红面对家人,也有些不习惯,还是让他们享受二人世界吧,

呼呼啦啦的一大家子人,突然出现在房东李可人的面前,还真是让李可人觉得非常意外,也格外的惊喜,连忙将众人让进屋里,热热闹闹的过年,也是她所盼望的,

这回李可人吸取了上次的经验,第一时间将屋里的画都藏进了柜子里,生怕再让多多给画上几笔儿童抽象画,

讨人喜欢的多多,一进屋就开始缠着李可人,显得很亲昵,嘴里说着不完整的话,惹得李可人一阵阵开心的笑,四处找糖块哄她,

贾正道和林召娣当然知道王琳琳的真实身份,对她也算是客气,钱美凤对王琳琳的印象好,两个人相谈甚欢,李可人却不认识,还是找了个空闲,问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谁,

“我的小妹妹。”王宝玉道,

“小孩,这小姑娘看起來不大,不太适合你吧,你们两个性格差不多,沒法互补。”李可人到底还是误解了,以为王琳琳是王宝玉新的女朋友,

“大姐,你误会了,她真是我妹妹,就是我那个亲妈的女儿。”王宝玉老实的小声承认道,

“呵呵,我说看起來那眼睛跟你特别的像呢。”李可人笑道,“也是个漂亮的小丫头。”

“大姐,我找到亲妈的事儿,先别跟干妈说,唉,老人家一时间还不能接受。”王宝玉道,

“这个我懂,但是纸里包不住火,小孩,听大姐的,还是给老人家谈开的好。”李可人不免关切的叮嘱道,

在钱美凤的帮忙下,李可人做了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王宝玉心情格外的高兴,翻出了两瓶好酒,给干爹倒上一杯,还给李可人也倒了一杯,其余的人就喝红酒,

贾正道一边喝酒,一边兴奋的讲着自己如何妙手回春,医治张三峰的半身不遂,如果换成在东风村那会儿,王宝玉肯定会崇拜干爹的本事儿,现在他却不这么认为,张三峰身体能够好起來,心理的因素能占大半,现代医学技术的进步也是根本原因,

但是,王宝玉为了哄干爹乐呵,还是夸赞他的能力非凡,说干爹的本事儿,自己一辈子也是学不來的,

“宝玉,爹跟你说啊,修行靠悟性,治病救人也是同样的道理,药就那几味,但人是活的,我在跟张三峰医治的时候,一直都在心里发念,也就是用肯定的信念去影响他,张三峰多少也有点根基,很快就能感受的到,眼见着他就在大家跟前站了起來。”贾正道越说越离谱,

“还是爹厉害。”几乎快听睡着的王宝玉勉强竖了个大拇指夸赞道,但也沒有多说话,依照以往经验,这个故事会被干爹念叨个数百遍,这仅仅是个开始,

贾正道得意的摆摆手,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张三峰说起來还是跟我有缘分,多少人得了这病都不行了,碰到我也算是他的造化,宝玉,就这样,心里要有坚定的想法,我要治好张三峰,我要治好张三峰,那你就能治好。”

“瞎说。”一个稚嫩的童音传來,让唾沫星子乱飞的贾正道立刻尴尬的闭嘴了,说话的正是钱多多这个小家伙,

“本人表示赞同。”王琳琳也幸灾乐祸的举起手來,多多看见她这个样子,仰着脸哈哈大笑起來,琳琳也是肆无忌惮的大笑,一点都沒有考虑贾正道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