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18 分店店长

1518 分店店长

郭函呵呵笑,终于说道:“小王,你年轻有为,算是难得,可惜,当今的官场沒有根基,不但寸步难行,还走不了多远,依照你的个性,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还是那句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土豆。”王宝玉打趣道,

“如果大家都能有你这种觉悟,我们的干部跟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就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郭函赞道,

两个人喝得高兴,不知不觉,几瓶啤酒就下了肚,王宝玉尿急,向着郭函拱了拱手,起身去上厕所,

刚要进厕所,王宝玉无意扫了一眼旁边的包房,门沒有关严,从缝隙中看去,只见一个男人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菜,不时的猛灌几口啤酒,

王宝玉当即认出这个人是谁,居然是小健,他娘的,抢了红红的辛苦钱,居然跑这里來吃饭了,

王宝玉刚想冲进去,又怕打草惊蛇,于是拿出手机打电话准备报警,突然,小健猛然抬头,也在门缝中看见了王宝玉,他毫不犹豫的放下筷子,抹了把嘴巴,恶狠狠的拿着啤酒瓶就冲了出來,

好汉不吃眼前亏,小健现在可是亡命徒,不能硬碰硬,杀人啦,王宝玉大喊着转头就跑,小健跟着就追,口中还骂道:“狗日的王宝玉,上次老子就应该杀了你,今天一定送你去西天。”

“小健,你个贱货,早晚吃枪子。”王宝玉一边骂着,拼命跑出了饭店,这时,小健的啤酒瓶就抛了过來,正好打在王宝玉的额角上,顿时感觉头嗡的一声,头上就冒血了,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小健紧追几步,目光凶狠,上前对着王宝玉的肚子就是一脚,王宝玉感觉下体一阵热,被踢得尿裤子了,

“狗日的,光天化日……”

“操,老子公安局门口都敢宰你,我让你再叫。”小健咬着牙冲着王宝玉又是几脚,

“你干什么。”郭函听到了动静,连忙跟出來大喊道,

“郭局,快报警,他是杀人犯许健。”王宝玉大喊道,忍着痛起身,拼命扯住了小健的衣领,还打出一拳,

郭函立刻掏出手机报警,小健慌了,拼命和王宝玉厮打,王宝玉岂肯松手,忍痛死死缠住他,

气急败坏的小健突然拔出了腰间的弹簧刀,骂道:“狗日的王宝玉,今天老子就杀了你。”

就在这危机时刻,郭函猛的冲了过來,身法灵敏的飞起一脚,踢飞了小健的刀子,王宝玉也趁机照着小健的脸狠狠的就是一拳,小健的鼻口立刻冒血,

小健不怕王宝玉,却畏惧郭函的身手,他松开王宝玉,捂着手腕子拼命就跑,在经过王宝玉车子的时候,他突然捡起一块砖头,只听嘭的一声响,一侧的车窗玻璃就被打碎了,

王宝玉骂骂咧咧的就向去追,却被郭函一把拉住了,说道:“小王,别追了,先去包扎一下吧。”

“不行,不能再让他跑了。”

“你的速度这功夫比不上他,还是交给警察吧。”

听郭函这么说,王宝玉才感觉到头上一阵剧痛传來,好在不远处就有一个私营的小诊所,王宝玉在郭函的陪同下,清洗了伤口,进行了包扎,好在是皮外伤,并无大碍,

“郭局,如果不是你在,今天我的小命就保不住了。”王宝玉感激的对郭函说道,

“小王,不用客气,见义勇为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只是以后对待这种亡命之徒,还是需要智取。”郭函道,

“只怪那个狗日的太敏感,眼珠子都长在脑袋后面。”王宝玉很是郁闷,

警车很快就赶了过來,简单询问了情况,立刻开始追捕小健,可惜的是,小健再次消失了踪迹,

王宝玉开着漏风的车,穿着尿湿的裤子,告别郭函,开车回家,心情别提多郁闷了,李可人一看王宝玉的头上又缠着纱布,不免的埋怨道:“小孩,又打架了吧,你要嫌不过瘾,干脆报个拳击辅导班算了。”

“大姐,你不了解情况,哎呦,头疼,我还是躺一会儿吧。”王宝玉沒有多解释,不想李可人再生无谓的担心,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王宝玉却感觉下体有点不一样,总是想尿尿,应该是**炎,可见小健这一脚踢得有多狠,

然而挣扎着几次到了卫生间,酝酿半天都是几滴哒而已,想睡会觉都难,真折腾人,无奈之下,王宝玉还是找來了钱美凤忘在这里的卫生巾,在裤裆里垫上了一块,恼羞的嘟嘟囔囔的骂个不停,真有杀了小健的心,

屋漏偏逢连夜雨,王宝玉错把卫生巾弄反了,把有粘性的那面放在了上面,结果不仅睡衣又尿湿了,还呲牙咧嘴的牺牲了好几根毛毛,

还好,吃了几天的消炎药,症状慢慢减轻,应该不影响夫妻生活和生育,但还是留下了个憋不住尿的毛病,

又过了两天,刘玉玲出院,王琳琳得空去看望了红红,正逢红红搬家,还四处去找合适的门面,王琳琳陪着她找了两天,地段好的租金太贵,仅凭卖点饰品恐怕很难维持,租金便宜点的又回家不方便,

王琳琳回家后便跟母亲商量,看有沒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帮助到红红,

凡是跟王宝玉有关的事情,刘玉玲都很上心,一听红红是王宝玉身边的人,便马上点头同意,加上玉玲珠宝规模正在扩大,因此她决定再开一家珠宝分店,位置就在平川市的繁华地方,并让红红担任店长,不但平时有工资和提成和各种保险,年终还有分红,

红红因祸得福,穿上了体面的店长工装,好几天还是云里雾里反应不过來,但是红红也尽快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唯有干好工作,提高效益才是对王宝玉母子最好的回报,

再说王宝玉,他本來不高兴刘玉玲这种献殷勤的举动,可是王琳琳坚决说这是她跟红红姐之间的事儿,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沒有,

王宝玉索性也就不管了,毕竟珠宝店安全设施严密,起码能够保证红红这一阶段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