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28 术士不为己

1528 术士不为己

而千科集团董事长的名字也很有意思,由千科,听起来很像是“有前科”,料想这人的人品也不咋地。

不管怎么说,王宝玉还是来了兴趣,毕竟自己所学的,都是农村有山有水的找穴风水,对于城市风水学,他不太在行,此次说不定还能学点新东西呢。

付正礼将桌子上的一沓建设规划图发了下去,说道:“咱们大家先探讨一下,这份规划在风水学上,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会长,这次看风水给多少钱啊?”一个老者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发问道。

“别光看钱,要为社会做贡献,懂吗?”付正礼不屑道,下面的人顿时有点泄气,不给钱帮什么忙,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见大家不积极,付正礼又道:“由董事长说了,不会亏待大家的。”

大师们这才拿出笔来,捋胳膊挽袖子的在规划图上比划了起来,秦大师捋了捋胡子,一幅自信满满的样子,同时斜眼看王宝玉,大概在想着将王宝玉比下去,以报当日之耻。

王宝玉当然也分了张规划图,只见上面写着“锦园建设图”几个字,好半天终于看懂了,那些小方块,显然是楼房,大方块应该是绿化带,而方块四周的长条,应该是路。还有一条不规则的双条曲线,应该就是平川市的净水河,在楼盘前蜿蜒而过。

“会长,我觉得这个楼盘的风水相当不错,河水环抱有情,楼房又都是南北向,相互呼应,气脉一致,没有什么不妥的。”一个手都发颤的所谓大师,率先开口道。

“韩大师说得不错,只是,楼盘的走向值得切磋,有犯六九相克之嫌。”另一位身穿长袍的大师也开口道。

六代表阴,九代表阳,王宝玉一阵好奇,怎么就看出来阴阳相克呢?

“这位大师,阴阳相克从哪里看出来的?”王宝玉不耻下问的说道。

“这个嘛!独门绝技,不便外传。”长袍大师摇头晃脑,竟然摆起谱来。

“郭大师所谓的六九相克,指的就是南方有水,但北方无水,南方是火地,自然水火不容,就是六九相克了。”秦大师终于开口了,话语中带着对王宝玉的鄙视。

“呃,基本差不多吧。”郭大师咳嗽了声说道。

王宝玉还是不理解,南方有水就是相克,那北方有水岂不成了阴气过重,极阴之地反而更不吉祥。

“秦大师有何建议?”付正礼客气的问道,显示着他对秦大师的敬重之意。

“整个楼盘往南迁移,让河水从楼盘中间而过,就能避过六九相克之煞。”秦大师俨然派头十足,很笃定的说道。

秦大师的话似乎很有威信,下面的人立刻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这个说法。

“净水河的南面是什么地方?”王宝玉好奇的问付正礼。

付正礼摇头,表示不清楚,再看看在座的众人也是一脸茫然,王宝玉顿时心生怀疑,不去实地看看,就擅自下决定,万一前面有新盖好的楼房,难道还要为了风水的需要,都拆了不成?

“王副局长虽然年轻,但是功力深厚,请问您有何高见?”秦大师见王宝玉脸上露出迟疑之色,挑战般的问道。

“高见算不上,只是鄙人的一点拙见。”王宝玉谦虚道。

“只要王副局长开口,就有搅乱乾坤的架势,我们可都洗耳恭听呢。”秦大师冷笑了声,暗示在座各位,王宝玉就是个捣乱鬼,大家都不是傻子,脸上纷纷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能耐。

王宝玉很是恼火,本来想低调行事呢,结果没人领情,也就口无遮拦的说道:“我觉得你们说的都是扯淡。”

这句话一出口,立刻满座哗然,大师们立刻瞪起了眼睛,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何出此言?秦大师一行哼笑了一声,对于王宝玉这种态度他们早就领教过。

然而王宝玉的做法,让付正礼都觉得脸上挂不住,心里后悔不应该叫王宝玉来,还不是想着协会里有一个副局长官职的顾问,协会的分量更重嘛!最理想的结局是王宝玉到来后最好一言不发,只做个门面就行。

“王大师,风水一道,自古就多争议,不知道您学的是哪一门啊?”付正礼另一侧的强大师先开口了。

“我不是什么大师,还是叫我的官职比较好,当然叫名字也可以。”王宝玉不想沾上这个称呼,开口纠正道。

“王副局长,秦某向您请教一二,不知我们哪里说错了?”秦大师阴阳怪气的问道。

“就是,哪里说错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占用如此大面积的楼盘,大家没去实地看看,就妄下结论,不是胡诌八扯又是什么?”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规划图在这里摆着,一看便知,还是你学艺不精吧!”秦大师反击道。

“秦大师可是在规划院工作的,这图你就能看明白?”王宝玉反问道。

“但我开始的时候没有把图拿反。”秦大师说着竟然笑出了声,有几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王宝玉脸一红,但是开始拿反不代表什么,最后能看明白就行,王宝玉嘿嘿一阵冷笑,说道:“不管怎样,我绝对不同意各位的说法。尤其是什么把净水河圈进去,你当平川市是这个什么千科集团的后花园啊!”

“只要设计合理,这样安排没有什么不妥!我从事这个行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的差错。”秦大师坚持自己的观点。

王宝玉抠抠耳朵眼,问道:“你们既然学艺这么精,怎么不看看自家的风水,让自己发大财呢?”

“你!难道不知道术士一流不能为己的说法吗?”秦大师恼怒的问道。

“不能为己,你们干什么要收钱,还是为了自己能吃好喝好?”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太过分了!”大家七嘴八舌,对着王宝玉指指点点。

“那你说说,这里的风水如何?”秦大师忍住怒气,又问道。

“说个屁,必须去实地看看,方可下结论,否则就是纸上谈兵。”王宝玉坚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