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33 狗血洗头

1533 狗血洗头

“王老弟,不就是钱嘛!姐就是不缺钱,破解好了,这就给你十万。”毛梦琪道,从沙发垫后拿出一个纸袋,哗啦倒在了茶几上,一小堆红鲜鲜的钞票,“怎样,赶你好几年的工资吧?”

毛梦琪的做法,分明将王宝玉真的当成了江湖术士,这是一种嘲讽,王宝玉压不住火,不由恼道:“你有钱算得了什么?老子不稀罕!老子也不是没花过十万块钱!”

“哟!还挺有个性的,姐喜欢。”毛梦琪非但没生气,反而抛了一个媚眼,果然是由千科的姘头,说话的口气都如出一辙。

“如果你想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一个方法,一个月就能见效。”王宝玉冷着脸道。

“这才像样嘛!快说。”毛梦琪道。

“用狗血洗头,内服香灰,早晚各一次,坚持一月,想不怀孕都难。”王宝玉道。

毛梦琪一听就火了,粉脸气得铁青,说道:“王宝玉,你既然来了,老娘也给你钱,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操!你还能把老子咋样了啊?”王宝玉骂道。

“装什么正人君子啊!谁不是见钱眼开啊,行了,我知道你正直。咱们还是接着谈心吧。”毛梦琪耐着性子再次低头。

“你都没有心,还谈个屁!”王宝玉毫不领情。

“实话告诉你,老娘想搞掉你,跟由千科吹几次枕头风就行。”毛梦琪威胁道。

“他不就是个房地产商人吗?还能一手遮天!有本事就让他上市政府告去吧,真是笑话!”王宝玉嘲讽道。

这时,毛梦琪冷不防拉过王宝玉的手,结结实实的按在那鼓鼓的胸脯之上,转脸咯咯笑道:“你摸了我,就凭这点,由千科就能把你搞下去。”

王宝玉连忙抽回手,恼羞的骂道:“你还真是恬不知耻,这可是你主动的。”

“好了,不跟你闹了,你这个人死脑筋,难道看不出姐找你来是啥意思?”毛梦琪收敛了笑容,认真的问道。

“啥意思?不就是破解吗?”王宝玉反问道。

“切,老娘又不是三岁孩子,为什么怀不上,还不是那个老东西种子质量太差,姐是让你来占姐便宜的。”毛梦琪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想要本人的种子?”王宝玉反过味来,难怪毛梦琪总是一幅勾引的架势。

“我真是太需要一个孩子了,你也见过我男人,丑了吧唧的,生个孩子要是像他,我怎么带得出去啊?瞧瞧,你这小脸皮肤多好,还有,这么年轻就当上副局长,基因一定不错。我很中意,来吧!”说着,毛梦琪将一只精致的脚丫,伸到了王宝玉的腿上。

“行了,收起你这一套吧!老子没兴趣。”王宝玉厌恶的推开毛梦琪的脚丫子,一脸恶心之色。

“呵呵,真是有骨气,以后咱们的孩子要是像你,肯定也是有骨气的爷们儿。”毛梦琪痴迷着双眼说道。

“呸,你还不如牵着你那两条藏獒杂交呢,管保一生下来就能吼!那可是真汉子!”王宝玉讽刺道。

“王宝玉,你这放的什么屁啊!你还真是不识好歹,老娘绝不会放过你的!”毛梦琪恼羞的嚷嚷道,她自觉魅力无穷,是个男人都感兴趣,甚至精明万分的由千科对自己也是百依百顺,没想到王宝玉这个小小的副局长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操!那咱们就走着瞧。”王宝玉果断的起身,不顾身后骂骂咧咧的毛梦琪,愤然快速离去,不快走不行,万一那个骚娘们放出狗来,还不得被活活咬死啊!

一路上,王宝玉的心情格外的郁闷,这是招谁惹谁了,好端端的就得罪了毛梦琪,她也少不了会像由千科告状,说不定还真会受些连累。他娘的,疯女人,愿她一辈子都没孩子,生了孩子也没屁眼!

回到家里,王宝玉小心的收起了录音笔,还好,自己有备在先,将这些对话都录了下来,有了这个,就不怕毛梦琪反咬自己一口。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天,王宝玉接到了程雪曼的电话,邀请他出去小聚,还说只是同学之间的情分,并没有别的意图。

在心里,王宝玉并不想跟程雪曼就这样成为陌路人,毕竟有过很深的情分,如果能做个好朋友最好,实在不行,能做个普通朋友也不错,反正就是别成了仇家。

王宝玉还是答应了下来,下班后,开车直奔兴北集团不远处的一家西餐厅而去。

程雪曼早已等在那里,还点好了两块牛排、一盘水果沙拉、两碗苏泊汤和一瓶红酒,还买了一大束鲜花。

王宝玉一进屋,就看见程雪曼换了装扮,她身穿黑色的长裙,勾勒出姣好的身材,秀发笔直垂在肩上,些许淡妆点缀,额前几缕发丝,更增添了几分的清纯之感。

嗯,不错,有点在柳河镇时的朴实味道,看惯了**女人的王宝玉,此时见了程雪曼更觉得她娇艳欲滴,全身散发着纯净的香气。

程雪曼微微笑了笑,招呼王宝玉过来坐下,然后将大捧的鲜花送到王宝玉面前,说道:“宝玉,送给你!”

这?王宝玉有些惊喜的接过来,说道:“嘿嘿,我原来以为只有男人才送花呢。”

“呵呵,男女都是平等的,谁都可以用鲜花表达自己的心意。”程雪曼微微笑道。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王宝玉将花放在一旁,抬头见程雪曼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憔悴,不禁关切问道:“雪曼,最近还好吧!”

“嗯,还是老样子。”程雪曼道,“就是总失眠,做噩梦。”

“还是精神上有负担,要学会放下。”王宝玉道。

“自从你上次出事儿,我就总梦见许健拿着刀子要杀你,我就在梦里哭,拼命的去拦他。可是每次都没有拦住,我总是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就睡不着。”程雪曼叹息道。

“外语班还学着呢?”王宝玉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心里何尝不恨许健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他明白程雪曼这话的意思,还是想要解释掩盖曾经的无情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