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41 长痛不如短痛

1541 长痛不如短痛

王宝玉看了看信上的内容,对此不置可否,但是一看那两张照片,却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來,他倒不是怕解释不清照片上收钱的问題,而是,谁有能力拍下这张照片,看样子,自己的敌人依旧在暗处窥视着自己,只待抓住一个有利把柄,将自己彻底整死,

“尉书记,请您一定要相信我,这些都是诬告。//”王宝玉有些慌神,

“小王,你不要激动,慢慢说清问題。”尉兴邦正色道,还亲手给王宝玉倒了一杯水,

王宝玉咕咚咚将一杯水全喝净了,稳了稳神,这才开口解释道:“尉书记,举报信上说的事情,绝对是栽赃陷害,本人从未收过下属教育机构一分钱。”

“这张照片又怎么说。”尉兴邦问道,

“是谁拍得我不知道,但是,这笔钱我是收了。”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又指着猴子和高福尔耐心的解释道:“这个人是我的初中同学,姓侯,外号猴子,这个人是他的合作伙伴,名叫高福尔,上一次在调查步云培训的过程中,高福尔被贲步云指使人打了,在医院抢救急需用钱,因为关系不错,我便借给他们两万块钱,他们这是在还我当初的欠款。”

“你们之间的借贷关系,有沒有借据一类的证据。”尉兴邦问道,

“都是熟人,这个真沒有,不过他们应该有住院的票据之类,而且您现在就可以找他们核实。”王宝玉道,

尉兴邦果然拿起电话,跟王宝玉要了联系方式,直接打给了猴子,证实确有此事之后,仿佛才松了一口气,脸色好转了不少,又问道:“贲步云事件怎么牵扯到的高福尔,他们是否属于同行之间的矛盾纠纷。”

“都是朋友,我也是向他们发过牢骚,说了几句贲步云的不是,高福尔便自作主张,去调查贲步云,结果被人发现便挨了打,当时他和猴子刚刚开始创业,并沒有多少钱,人命关天,我便借了钱给他们,但是高福尔到底落了个口吃的毛病,至今还沒有得到过任何赔偿。”王宝玉又说道,

尉兴邦点点头,又说道:“小王,这件事儿虽然查清楚了,可是你的那辆奥迪车的來由,还是必须交代清楚。”

王宝玉只得苦着脸的将自己如何挨打,由千科如何赔偿的事情讲了一遍,尉兴邦又给由千科打电话去核实,得到的答案果真跟王宝玉说的一样,

“王副局长沒有收受你的钱款吧。”尉兴邦突然追问了一句,好在由千科脑瓜转得快,连忙予以坚决的否定,王宝玉才算是躲过一劫,却也是一头冷汗,

一切都调查清楚,尉兴邦露出一个微笑,安慰道:“小王,作为一名政府官员,被人举报的事情是难免的,关键是自己要清廉,不能给别有用心之人以可乘之机啊。”

“我明白,感谢尉书记的谆谆教诲。”王宝玉谦卑的说道,

“我建议你把由千科的车给退了吧,一会儿我给杨局长打个电话,建议他给你配个公车,咱们政府干部用车是有标准的,你那辆车实在过于扎眼。”尉兴邦道,

“尉书记,这太感谢了。”王宝玉讪笑着连忙道谢,心里却有点儿不是滋味,刚到手的好车沒开几天,就这么沒了,还真是不心甘,

“由千科这个商人,跟很多领导干部之间的关系都不清不楚,已经被纳入我们纪检委的视野,据我们了解,这人心思缜密,出手阔绰,而且非常有耐心,最善于建立长期的交际关系,而在成熟时机突然提出不好被拒绝的要求,你是名年轻干部,缺少经验,往往不容易处理好这些关系,尽量和他撇清,对你有好处的。”尉兴邦解释道,

“我明白,这么做是为了我好。”王宝玉不住点头道,

“小王,从小月那边來说,我们的关系不远,如果换成别人,市长批示的事情,肯定是要一查到底的,别的我也不多说,总之一点,别做昧良心的事儿,就什么都不用怕。”尉兴邦又说道,

王宝玉又是一阵鸡啄米般点头,心里却明白尉兴邦这是话里有话,看來,今后做事儿千万要加小心了,

“明天是星期六,据说,小月的学校明天來个电视剧组,要拍一段片子,小月可能要帮着里面的演员还有学生群众演员化妆,小王,有时间去看看吧,帮我看着点儿,千万别让这孩子又惹出乱子來。”尉兴邦道,

“一定完成任务。”王宝玉连忙起身,敬了军礼,终于把尉兴邦给逗得哈哈笑了起來,

离开了纪检委,王宝玉立刻按照尉兴邦的指示,将车送还给由千科,解释了情况,由千科一阵尴尬,说沒想到只是一辆车,竟然给王宝玉带來麻烦,

“兄弟,要不我再买辆和你原來哪款车型一样的赔你。”由千科歉意的说道,

“单位给配,咱还花自己的钱干嘛,大哥美意我心领了。”王宝玉拱拱手,自从和尉兴邦谈话之后,王宝玉对由千科便有了些戒心,所谓的长期关系,就是平日吃喝玩乐,连吃带拿,不提任何条件,等大家好的跟亲兄弟时再來个狮子大开口,那时候多半就会办成事儿,就算有谁不大情愿,也赔不起多年來沾的便宜,王宝玉最讨厌受制于人,倒不如让由千科欠着自己点儿,

“嘿嘿,那是大哥对不住你了,來日方长,以后有机会一定补偿。”由千科笑道,

“由大哥,说这话纯属见外,这两天我翻箱子倒柜,总算又找到了一粒药丸,送给你算是圆满,正好一个疗程。”王宝玉觉得由千科沒说送给自己二十万的事情,是个仗义的爷们儿,便又拿出了一颗春哥丸,送给了他,

由千科脸上立刻乐开了花,双手接了过去,连忙不停道谢,还夸赞道:“兄弟,这药可真够劲,就是有一个问題,能不能办那事儿的时候,不用动手啊,毛毛现在被打得见到我就像是见到鬼,半夜也老是做噩梦,吓得不得了。”

“长痛不如短痛,已经见了效果,如果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王宝玉遗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