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48 谁之过

1548 谁之过

谁啊,來的人正是《平川日报》的记者廖展鹏,还是万芳草的同学,

廖展鹏可是帮过自己好几次忙,王宝玉见了他觉得格外亲近,廖展鹏一看是王宝玉,高兴的过來握手,还恭维道:“王副局长真是了不起,您可是我知道的晋升最快的年轻领导。”

“也是麻烦最多的人。”王宝玉哈哈笑着自嘲道,

“小廖,你们认识。”于敏有些惊讶的问道,

“于姐,我认识王副局长还是三年前,那时候他还是清源镇的副镇长,几年下來,就到了市里,而且,王副局长还是个心系民生的好官,为了当地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儿。”廖展鹏道,

“王副局长,就凭您是个好官,这件事儿我一定帮到底。”于敏显然沒有想到还能碰到这么年轻的好官,由衷的举杯说道,

四个人边吃边聊,廖展鹏了解了详细情况后,觉得这是一个好題材,但是,对于裴近峰这个人物,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并不好惹,

“王副局长,裴近峰跟市里领导关系都不错,我担心这件事儿社里拦着不让发。”廖展鹏毫不隐瞒的说道,

“裴近峰和报社总沒有什么瓜葛吧,难道报社还怕他。”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王副局长有所不知,行政单位越高的报社做事越谨慎,新闻的审核流程都非常严格,万一让人抓住了把柄,那就是巨大损失。”廖展鹏解释道,

“就沒有其他办法吗。”王宝玉问道,

“也不是沒有,可以通过外地的媒体先报一下,然后本地媒体就不得不跟进。”廖展鹏提议道,

说起外地媒体,王宝玉想起了一个女人,曾经跟自己还有过肌肤之亲,说起來关系还真是沒得说,当然,并不是富宁县的万芳草,县级的报纸影响力不够大,这个女人其实就是《经济发展时讯》的女记者濮玫,

濮玫应该又添了一个儿子,正好该祝贺一下,顺便再让她帮个忙,王宝玉便把这件事儿包在身上,这边廖展鹏也保证,只要外地媒体一见报,这边的稿件他來写,绝对沒有问題,

一切商量妥当,第二天,王宝玉志得意满的开始了行动,他首先以招生办的名义,给信息港去了函,说网站的数据库出现了问題,要求信息港二十四小时内予以解决,

嘿嘿,这个王宝玉真有意思,吓得连电话都不敢打了,发了这么一个破函就能指望着惊天逆转,太嫩了,

信息港老总裴近峰对此当然不屑一顾,就当什么也沒有发生,

可是,只是过了一天,裴近峰就接到了启明星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说招生办要起诉信息港,希望能够从中调解,

“王宝玉,你是不是疯了,左一个函右一个函,烦不烦啊,你再这么下去,我就告你骚扰。”裴近峰不胜其扰,打來电话,

“嘿嘿,裴近峰,我还怕你不告呢,你最好老实的将数据库的问題解决了,否则,咱们法院见,看谁告谁。”王宝玉嘿嘿冷笑,

“别以为老子怕你,打官司就打官司,我们信息港奉陪到底,不过我可警告你,赢了也沒有用,依法院的效率,怕是出结果要到明年了,我看你今年的招生工作如何开展。”裴近峰不客气道,

“怎么开展是老子的事儿,你就等着上法院吧。”王宝玉不客气的撂了电话,

王宝玉随即拨通了濮玫的电话,沒人接,王宝玉的汗立刻就下來了,别是换了电话吧,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可腾不出精力去找她,王宝玉不厌其烦的又打了几遍,终于传來了濮玫不耐烦的声音:“哪位啊。”

“濮姐,我快想死你了。”这声音对于王宝玉犹如天籁,激动的就差抱住她亲上几口,

“孩子刚哄睡,你这电话就响个不停,错过这个点,我还得跟宝宝耗两个小时才能休息,你们男人哪里了解女人的辛苦啊。”濮玫语气中带着些责怪,

“我有错,我检讨。”王宝玉笑道,

“王宝玉,我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濮玫大概认为王宝玉是她的一个小男人,不对,应该是小情郎,带着些幽怨,

“我调到平川市了,工作一塌糊涂,也沒个心情联系姐姐,但是我心里从來沒有敢忘过姐姐,想起來过去美好的回忆,我常常吃不下饭。”王宝玉嘴上抹了蜜,说的是情真意切,

“是愁得吃不下饭吧,好了,快说找我有什么事儿。”濮玫心里很美,轻声道,

“首先,祝贺姐姐又得贵子,给个账号,弟弟必须随礼,作为我差点碰到小家伙脑袋的补偿吧。”王宝玉坏笑道,当初濮玫怀孕的时候,跟他还差点发生关系,王宝玉说得补偿就是这事儿,

濮玫自然听懂了,脸一下子就红了,嗔道:“你不是也沒碰到吗,随礼就免了,快说其次。”

王宝玉沒隐瞒的将眼下的情况说了,言真意切的恳求姐姐帮忙,濮玫念着旧情,加上也是条不错的新闻,自然满口答应,王宝玉则承诺,一旦有机会,一定会好好陪陪姐姐,绝不会让姐姐失望,另外再给外甥买一个最好的婴儿床,带摇篮的那种,保证省去好多人力,宝宝在里面一哄就睡,

接下來,就是真正的起诉信息港,这件事儿就委托于敏去办,于敏很快就向平川市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状,法院予以受理,

王宝玉将法院的受理书和相关情况整理了一份材料,为了更便捷,用扫描仪做成图片格式,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给濮玫,

两天后,《经济发展时讯》就在说案讲法一栏,刊登了一篇访谈,标題就是:招生网站停摆谁之过,濮玫很讲究,不但报道了这次网站纠纷的情况,还找了几个业内专家,就此事进行了评论,

裴近峰正在办公室里喝茶,秘书慌张的送來了报纸,裴近峰一看,惊得目瞪口呆,气得肺都要炸了,

一个民事官司,居然被国内一流大报给报道了,还真是丢人,而且,上面满是责怪平川市信息港,事先设下合同陷阱,故意刁难,影响招生工作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