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55 毒花

1555 毒花

一片狼藉之后,壮汉们扬长而去,王宝玉躲在远处偷看,只见老板娘带着眼泪,一瘸一拐的跟烧烤男人一边收拾一边商量,男人也被脸上打青了一块,恼怒的嚷嚷道:“让你贪财,活该。”

“是他们塞给我的。”胖女人呜呜的辩解,

等了两天,东來顺饭店并沒有报案,王宝玉觉得还应该加几把火,于是,又让徐彪安排人去砸店,几次之后,老板娘终于挺不住了,迫于压力终于将钱取了出來,去公安局交代了一切,

原來,猴子和高福尔当晚确实去了东來顺吃饭,而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一个漂亮的女人领着几名凶神恶煞的男人來到了小饭店,随手就扔下一万块钱,还恶狠狠的持刀威胁老板娘,无论谁问起,决不可承认这两个人來吃过饭,否则,一定杀了店里所有人,

在公安局里,老板娘还脱下了上衣,就在胸前的那条深沟中间,赫然是一条刀疤,据说这就是那个漂亮女人给留下的,

老板娘的证言,总算是让猴子和高福尔暂时洗清了冤屈,可是,那个专案组的负责人耿副院长,却不肯答应放了猴子他们,说即便猴子他们有不在场的证明,可是依然不能说明这件事儿不是他们指使人做的,

为了尽快搞清事实,市局更加详细的审问了东來顺的老板娘,

“你们所说的那个漂亮女人除了相貌特征外,还有什么其他的显著特点。”警察仔细的问道,

“沒有了,反正就是挺漂亮的,沒想到心肠这么狠。”胖女人抹着眼泪说道,

“好像挺有才气的。”一旁的男人适量的说道,

“说说看。”警察有兴致的问道,

“她会唱戏,得空就哼两句。”男人补充道,

“会唱戏就是有才啊,你还有空观察她呢。”胖女人不满的瞪了男人一眼,

“她唱的就是好嘛,跟电视上的演员唱的一个水平。”男人直着脖子强调道,

只能算作是一个爱好,警察无聊的也写了下來,然后负责办案的警察根据胖老板娘的描述,几经修改后大致画出了当晚那个漂亮女人的画像,胖女人说很像,而那个男人总说不够本人漂亮,

拿给猴子和高福尔辨认,猴子感觉非常眼熟,忽然就想到,这是一名前來辅导班咨询的女人,还借了自己的指甲刀,指甲刀上可是有一串钥匙的,再加上这个女人相貌出众,猴子对她可谓是印象极深,

顺着这个思路,那就又说明了一个问題,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在借指甲刀的时候,偷偷印了钥匙的模子,配了金榜培训的房门钥匙,晚上大摇大摆的进去,打开电脑,发了那篇帖子,按理说如果准备充分,发帖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可是这个女人竟然逍遥自在的上了半个多小时的网,心理素质一定非常强大,

范金强看过那张画像之后,立刻想起了这个人是谁,竟然就是畏罪潜逃的蔷薇会馆的老总唐蔷薇,是个通缉犯,

唐蔷薇可是因为运毒并提供吸毒场所而被通缉的,这就说明,这件事儿还是跟毒贩子有关,可是毒贩子是如何搞到试卷的,而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急于出成绩的那个耿副院长,听了市公安局的汇报之后,只好同意放了猴子和高福尔,回去向上面汇报了,

当范金强将这些情况跟王宝玉说了之后,王宝玉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題,毒贩子所做的这一切,都是针对自己來的,猴子和高福尔只是受到了牵连,

照此看來,毒贩子对自己的迫害依旧沒有死心,而且这件事儿并沒有白牡丹的参与,很有可能,白牡丹在那个毒贩头子谷爷的眼里,已经被列为不信任名单,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名叫唐蔷薇的女人,

牡丹,蔷薇,都是花朵的名字,只可惜,这些人都沾染了毒品,变成了毒花,让人望之生畏,闻之胆寒,谷爷面前的红人一直都是白牡丹,突然换成了这个叫做唐蔷薇的女人,是否代表白牡丹现在会有危险,谷爷的不信任和公安部门的追捕最终会将这个女人推向何处,

王宝玉抬头正碰到范金强犀利的目光,不知为何突然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眼中一股辛辣的滋味油然而生,感觉很是痛苦,不由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如果毒贩分子主动投案自首,应该可以争取宽大处理吧。”

“他们能有这种觉悟。”范金强冷笑了一声,说道:“一群亡命之徒,唯恐天下不乱,越这个时候他们越疯狂,根本不会替自己和他人考虑后路的,等待他们的只有法律的严惩。”

王宝玉垂头丧气的说道:“为啥让我碰到这倒霉事啊。”

“老弟,还是要注意安全,不要轻易一个人出门。”范金强叮嘱道,

“大哥,我也算是为缉毒工作做出了贡献,对我这种身处险境的人,不能采取些特殊保护吗。”王宝玉讨价还价的问道,

“呵呵,我也想这么做,但是警力有限,总不能为你一个人服务吧,而且毒贩分子也不会贸然行动,肯定会找合适的地点和机会,所以你只要保证自己尽量少出入公众场合,问題一般不大。”范金强笑道,

要是有二般情况,老子岂不是就得玩完,王宝玉忍不住心里嘟囔了一句,叹了口气,“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能熬出头啊。”

“我总有一种感觉,在这些毒贩子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保护伞。”范金强道,

“你是说有政府领导参与其中。”王宝玉惊道,

“只是怀疑,还有件事儿变得棘手起來,贲步云死撑着不承认,早就过了羁押期,上头又给了三个月的时间,如果这段时间还不能有所突破,贲步云只能就这样被起诉,到时候大鱼就跑了。”范金强颇为无奈的说道,

“难道说,阮市长才是背后的保护伞。”王宝玉小声的问道,

“沒有证据,还不能乱说。”范金强连忙摆手,表情紧张,要知道,这件事儿是不能谈论的,非常容易惹火烧身,

“但是这些都跟阮市长扯上了关系。”王宝玉小声的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