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60 京城

1560 京城

上天好像听到了王宝玉的心声,六点钟,卧铺内的灯光一下子全部亮了起來,哇哦,白裙女孩子的一切,简直纤毫毕现,王宝玉甚至还看到了几根芳草,

鼻子发干,王宝玉连忙稳了稳神,想想昨晚恶心的胖男人,硬是将这股子火给压了下去,不过,女孩也微微醒來,发现了自己的异样,忙不迭拉过被子,将美景都遮住了,

夏一达醒了,一看王宝玉的眼神贼溜溜,又探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下铺,什么都明白了,不禁用口型嗔道:“臭小子,不老实。”

王宝玉嘿嘿笑,起身下床,上厕所刷牙,又在车厢过道抽了支烟,才返回來准备吃早饭,

“臭小子,刚才你看到了什么。”夏一达过來掐了王宝玉一把,小声的问道,

“啥也沒看见。”王宝玉拒不承认,夏一达瞪着眼睛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万一发生冲突,连个拉架的都沒有。”

“鬼都怕恶势力,人到哪里都得气势,外面的人欺生,越软弱越受欺负。”王宝玉不以为然,

“说好出來都听我的。”夏一达恼火的扯住王宝玉的耳朵,

“姑奶奶轻点,我错了。”

吃过早饭,京城就到了,王宝玉跟夏一达收拾东西下车,京城的火车客站都看起來非常豪华壮观,宽阔洁净的地面,不停闪烁的指示标牌,礼貌友好的服务人员,当然感受最多的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每个人都拿着好多行李,匆匆忙忙的穿梭而过,

这场面比平川市大几十倍都不止,真是不到京城不知道什么叫地方大,当然,还有一句话就叫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的官小,

“哇哦,到底是京城,连客站都是一道景,据说在亚洲都是数得上的。”夏一达眼睛不够用的,

“那还有很多专家说设计不合理呢,赶紧走,小心那个胖子也下车揍咱们。”王宝玉急匆匆的就往外走,好在那名胖男人并不在这里下车,大概还在睡着,也沒來找麻烦,

王宝玉帮着夏一达拉着皮箱,找了好半天,最终在排队最长的地方找到了售票口,夏一达自然不肯排队,王宝玉只好一步一挪的排了一个多小时,才买到了去乌鲁木齐的车票,遗憾的是,只买到一张卧铺,还好另一张虽然是硬座,但是靠着窗户,

“娘的,这要是在富宁县或者平川市,跟熟人打声招呼,保证能拿到卧铺。”王宝玉遗憾的说道,到了京城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人,根本沒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已经不错了,还有张卧铺呢,你是个大男人,坐一会怕什么。”夏一达飞快的将那张卧铺抢到手里,

“哼,那可不是一会儿。”王宝玉是不会让夏一达坐硬座的,但一想到还有一天两夜的行程,就觉得脑袋很大,自己这两天看起來是要遭罪了,不行,上车后一定要随时关注卧铺票动向,争取第一时间就补一张,

还有好几个小时才会发车,王宝玉等的无聊,想起了一个人,自己的好姐姐濮玫,她不就在京城吗,于是,王宝玉不顾夏一达的阻拦,还是给濮玫打去了电话,

“宝玉,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儿啊。”濮玫问道,

“嘿嘿,啥事儿也沒有,我跟朋友去新疆,正好路过京城,想去看看姐姐,不知道姐姐方便吗。”王宝玉嘿嘿笑道,

“你到京城了,现在在哪儿啊。”濮玫问道,

“在候车室里,京城太大了,也不敢乱跑,怕跑丢了。”王宝玉道,

“你出來,我过去接你。”濮玫道,不由分说的放下了电话,

“又是哪來的姐姐啊。”夏一达沒好气的问道,

“是记者姐姐,她可是帮了我不少的忙,这不,她又添了儿子,顺便随礼。”王宝玉解释道,

“在家里你就不老实,出來还是这个德行。”夏一达道,

“啥叫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王宝玉坏笑道,

“都有儿子了,看起來也不怎么样。”夏一达不屑道,当然,论起美艳,怕是沒有几人能跟她相提并论,

“嗯,还是两个儿子的母亲呢。”

“哦,那就更不足为道。”夏一达自信满满,

不过,当夏一达看到了濮玫,还是很惊讶,四十多岁的濮玫,到底是保养有方,看上去很显年轻,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不但脸蛋漂亮,皮肤细腻,而且,身材丰满到夸张的程度,当然,这跟濮玫还在哺乳期有很大关系,但是却是骨肉匀称,一点不显臃肿,反而有着一种让女人都妒忌的魅力,

濮玫开着一辆红色的丰田,上车后,她笑着问王宝玉:“宝玉,这是你的女朋友。”

“嗯,她叫夏一达,这不准备回去相亲嘛。”王宝玉厚着脸皮道,夏一达双颊绯红,也沒反驳,却做出一个挽住王宝玉胳膊的亲昵举动,

女人都是自私的,夏一达此举就是向濮玫表示,这是我的男人,谁也别想惦记,

“小夏长得真漂亮,宝玉,你倒是真有福气。”濮玫开口赞道,同样作为女人,她当然也羡慕妒忌夏一达的美貌,

“听宝玉说,您是个大记者,见到您很荣幸。”夏一达恭维道,

“呵呵,我们这个职业,其实就是行走混饭吃的,最近因为照顾孩子,也沒能出门,要不,我就陪你们一起去新疆了,那个地方可真是让人向往。”濮玫感叹道,

夏一达擦汗,她可不想让濮玫跟着,这女人的身材,对于男人而言,绝对具有非同一般的杀伤力,

濮玫家离车站不算远,但从路程上看,足以从平川市的南头到北头,而濮玫停车的地方,却是一栋三十层的住宅楼,

濮玫家在二十八层,坐电梯都要半分钟,屋子虽然只有一百多平,常年有保姆帮着打扫,却很整洁,

小保姆是北方來的,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濮玫刚一进屋,她便替大家拿來拖鞋,然后就把婴儿床里的孩子抱了过來,濮玫满脸慈爱的接了过去,刚想撩起衣服喂奶,忽然想起还有夏一达在,连忙抱着孩子去里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