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72 黑龙潭

1572 黑龙潭

王宝玉激动的转头贴上了夏一达的红唇,夏一达迎合着,口中依旧喃喃的说着“我爱你”,王宝玉只觉热血沸腾,心跳加速,如果不是在船上,两个人肯定会忘情的來一次灵与肉的结合,尽情释放心中浓浓的爱意,

两个人只顾着闭着眼睛谈情说爱,原本晴朗的天空却蓦然变了色,浓浓的黑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來,顷刻间就遮蔽了天空,

一阵凉风吹过,夏一达首先清醒了过來,她抬头看了眼天空,神色紧张的连忙招呼王宝玉划船:“宝玉,我们快回去,要下雨了。”

王宝玉也看到了天空的异变,原本清澈的湖水,在天空的映衬下,已经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浓黑之色,小船随着不断加强的劲风开始微微摇晃,一场暴风雨就要來临了,

两个人奋力划船,然而就在离岸边百米之处,几个大大的雨点重重砸在二人身上,浓黑的湖面开始泛起恐怖的波澜,

“宝玉,再加把劲。”夏一达颤抖着声音喊道,王宝玉当然不敢停,咬着牙使出全身力气向岸边靠近,

可两人越是着急,近在眼前的湖岸越是不能到达,很快大雨倾泄如注,天地间形成巨大的灰白色水帘,密密麻麻让人透不过起來,王宝玉立刻脱下衣服,起身将夏一达的头给包了个严严实实,可就在这时,一股狂风突然袭來,硬是将随船摇晃的王宝玉,掀翻了,

“宝玉。”夏一达撕扯着嗓音猛地伸出手來,可是仅仅触碰到了王宝玉的手指,心爱之人顷刻间就被一个浪头打入水中,失去了踪影,

“宝玉,宝玉。”夏一达发疯的伸手在水里打捞,可哪里还有人影,原本平静洁净的水面波涛汹涌,跃出的墨色浪花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魔鬼面孔,夏一达又担心又害怕,终于放声哭了起來,

再说王宝玉一下掉到水里,池水冰冷刺骨,立刻觉得手脚发麻,周身失去了温度,额头犹如刺入了万根银针,剧痛无比,强烈的求生愿望之下,他拼命使出狗刨绝技,不停的扑腾着,可是,还是觉得仿佛有一只大手,将他拖向了湖底,

据说这个池水会有几十米深,如果坠下去,会不会有人找到自己,王宝玉心头再次涌起一股心酸,爹娘,孩儿不孝,美凤,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宁愿把所有的钱拿出來让你买牛,

迷糊之中,王宝玉感觉周边的水异常安静,紧接着一样东西从水面落了下來,周身碧绿,宛如飞龙之状,这个东西迅速向着湖底冲去,继而王宝玉觉得下方传來了一股温暖的水流,硬是将他托举出水面,

王宝玉看到夏一达正焦急的伸着船桨瞎晃荡,连忙伸手抓住,几经努力,终于爬到了船上,劫后逃生的王宝玉,全身无力的躺在船上,任凭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

令人不解的是,几分钟之后,雨势渐渐变小,又过了十分钟,太阳从云层里露出了笑脸,天空又恢复了晴朗,再看天池,犹如蓝宝石般绽放着璀璨的光泽,殊不知刚才还差点生吞了王宝玉,

两个人浑身是水,尤其是王宝玉,冻得牙齿打颤,夏一达拼命划着船,终于來到了岸边,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两个人终于上了岸,

两个人无奈的裹着工作人员拿來的棉衣,失神的看着水面,王宝玉嘟囔道:“这里的天气还真怪,好端端的天怎么突然就下雨了呢。”

“我都告诉你别乱说话了,这回受到惩罚了吧。”夏一达一边拢着湿漉漉的秀发,一边埋怨道,

“我也沒说什么,不就是喊了一句老子來了嘛。”王宝玉道,

“你还说。”夏一达连忙捂着王宝玉的臭嘴,

“老子平日就这么说话,咋啦。”王宝玉沒好气的扒拉开夏一达的手,

“这句话就是亵渎,神圣之地岂容你随意污蔑。”夏一达一边说着,一边翻自己的包,忽然,她啊呀一声大叫了起來,接着不甘心的又翻了好几遍,最后神情瞬间变得无比沮丧,

“怎么了。”王宝玉问道,

“小龙可能掉水里了。”夏一达低着头,惭愧的小声道,

“唉,这回损失可大了。”王宝玉也是一阵心有不甘,可是,这么大一片水域,上哪儿去寻找小石龙的踪影啊,

“怎么就能掉到了水里,我明明就放在船上,你看,咱们的包还在啊。”夏一达依旧不敢相信,

“算了,连濮玫那种家庭都镇不住它,咱们也一样,你看,自从有了它,这一路多不顺啊。”王宝玉随意安慰道,

“那都是迷信。”夏一达错失了大笔财富,究竟是女人,心里怎能平静,

“我乱说话的时候你咋不说是迷信了,别沮丧了,财去人安,也是件好事儿。”王宝玉道,

“那还是我们的定情物,可见我们是多么沒有缘分。”夏一达懊恼道,

“这里是黑龙潭,小龙是找到了自己的家,这东西大概不会落在我们这些凡人之手吧。”王宝玉只得如此安慰道,他想起在水下的情形,蓦然觉得,那个救了自己的水流,应该就是小龙,

想到这些,王宝玉的心中有了些许的安慰,看來小龙对自己也算是有情有义,

“又不是翠龙潭或者绿龙潭,小龙去了也不能当头。”夏一达叹息道,两个人又坐了一会儿,这才穿着依旧潮湿的衣服,垂头丧气的下山去了,

下山后,王宝玉见夏一达还是神情落寞,又是一阵好言安慰,提出再找个地方玩,夏一达说沒心情,两个人只好打了一辆车,在夜色降临之时,回到了家里,

夏一达的母亲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一看二人回來,这才抚着胸口,露出安心的样子,一问才知,原來就在中午的时候,夏一达的母亲只觉得无比心慌,总感觉女儿要出事儿似的,

果然是母女连心,王宝玉不知道千里之外的亲人们,是否也有这种感应,

接下來的几天,两人并未远行,实在无聊就去逛逛商场或者夜市,沒想到商城里随处都是卖服装的漂亮维族姑娘,王宝玉举着相机拍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