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74 公园宣传

1574 公园宣传

“企业家不行,就想办法让老百姓也捐点,蚂蚱也是肉,积少成多,有些收入总比沒有强。”王宝玉随口应和道,

“跟沒问一样。”代萌嘟嘟囔囔的小声说道,但是却不肯离开,吭吭唧唧的磨蹭,

“少打我的主意啊,就算把玉玲珠宝都捐了,也不够用的,只有稳定长久的捐款才行。”王宝玉翻着白眼说的,

“你看你,一提到捐钱就敏感,生怕把你家家底给掏空了似的,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啊,出点成绩早点翻身啊,现在你也就能指使我了。”代萌气哼哼的乱说了一通离开,她到底还是听了王宝玉的话,回去设计了几个宣传板,印刷了一批宣传资料,而宣传的地点就定在了丁香公园,

“呆子,丁香公园那么小,能有什么效果啊。”王宝玉皱眉道,

“其他公园不是收费就是不允许做商业宣传,沒办法,只能选在那里了。”代萌摊手道,

“也好,就当成练兵了。”王宝玉点头答应,

“亲哥哥。”代萌喊了一句,王宝玉立刻摆手制止,说道:“别喊这个词,有话明说。”

“星期天做宣传,你也跟着去镇镇场面呗,领导在场,大家心不慌。”代萌讨好的商量道,

“我去合适吗。”

“当然合适,就凭你长得这么帅,站在那里就是个活广告。”代萌道,

“嘿嘿,那是,绝对玉树临风。”王宝玉刚呲牙笑了一声,觉得不对,问道:“我很像贫苦学生吗。”

“怎么会呢,简直就是贫苦学生学习的榜样。”代萌违心的又竖起大拇指,

“好吧,那我就跟着去一趟,事先说好了,发单子之类的活,别让我干。”王宝玉道,

“嘿嘿,去的时候别穿好衣服。”代萌嘿嘿笑道,

星期天早晨,天气晴朗,王宝玉换上一身普通的衣服,开着“出租车”早早來到了丁香公园,代萌和四大金刚也早就到了,展板已经布置好了,还扯上了一条横幅,上写:“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支持教育,利国利民。”

四大金刚都穿着统一的西装,却看起來很旧,有的甚至还少了扣子,看样子也是代萌的主意,王宝玉一阵苦笑,这看起來怎么像是要饭的,

每逢有市民过來,代萌就陪着笑递过一份宣传单,详细解释捐款教育扶贫基金会的好处,还嘘乎此举将名垂青史,德高千古,

“呆子,慢慢來,你看你一凑近,人家还以为搞传销的,都吓跑了。”王宝玉小声叮嘱道,

“慢慢來跑的人更多,别管了,要不你发单子。”代萌不高兴的瞪了王宝玉一眼,抬头又看见一个退休干部模样的人,立刻换了副笑脸,凑过去,问道:“领导你好,请关注平川市教育事业。”

“呵呵,小姑娘,你怎么看出我是领导啊。”那人疑惑的问道,

“瞧您一脸英气,目光坚定,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人。”代萌眨巴着眼睛认真说道,配上可爱的小圆脸,任谁也看不出她在说谎,

王宝玉无奈的苦笑了下,觉得挺无聊,折腾一天也不见得能有多少钱,便一个人背着手在公园里溜达起來,这里他并不陌生,第一次遇见关婷,正是在这个小公园里,

不知不觉就來到了公园的一处僻静角落,只听一个声音喊道:“小伙子,算一卦吧,不准不要钱。”

王宝玉循声望去,是一个身穿长袍,留着胡子的老头,一看此人,王宝玉就乐了,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正是上次他遇见的那个算卦的老头,

“老爷子,怎么又跑來了。”王宝玉上前嘿嘿笑道,

老头打量了一下王宝玉,也想起來了,呵呵笑道:“小伙子,还真是有缘,上次沒听你的,被人给撵走了,现在管的松,出來混口饭吃。”

这个老头水平跟代亮都沒法比,就是胡诌八扯,顺情说好话,吓唬蒙钱财,王宝玉闲來无聊,递过去一支烟,又蹲在老头的旁边,攀谈起來,

“老爷子,现在生意如何,一天能赚多少。”王宝玉随口问道,

“到底是经济发展的快,现在能比以前多一倍。”老头道,

“一倍是多少。”

“这个数。”老头得意洋洋的伸出两个手指,意思是二百,

二百确实不少,王宝玉又问:“还交税吗。”

“水涨船高,现在每天交二十块钱的税呢。”老头心有不甘的说道,

“也行,你这一个月下來,也赶上一个上班族了。”王宝玉道,

“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老头得意的笑道,又问:“小伙子,你水平很厉害,在哪里摆摊呢。”

“我啊,开出租。”王宝玉随口编道,自从开上了那辆类似出租的车,他就常常对外说自己是出租车司机,

“好啊,你可以便开车边算卦,管保赚双份的钱。”老头三句话不离本行,提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建议,

“老爷子,照你这么说,我整天拉着你在街上跑,岂不是赚更多。”王宝玉被逗乐了,不禁打趣道,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干,可以给我介绍人來算卦,到时候跟你三七分成。”老头道,

“我七你三。”王宝玉故意逗他,

“我三你七。”老头坚持道,

“那不行,我开着车还费油呢,你坐这里可什么本都沒有,旱涝保丰收。”王宝玉摇头说道,

“嘿嘿,我刚才就是吹牛,最高的时候一天也就二百块钱,去去杂七杂八的,还是比不上上班的,连你们出租司机都比不上。”老头讪笑道,

“那怎么也得五五分。”

“四六,最多就这些。”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女人不满的嚷嚷道:“老骗子,还在这里骗钱。”

王宝玉抬头看起,只见一名身穿丝质连衣裙的中年妇女,正瞪着眼睛看着身边的老头,王宝玉立刻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邱佐权的媳妇吕楠,

王宝玉低着头正想躲开,沒想到吕楠看见了他,突然眼前一亮,喊道:“小伙子,别走,正好遇到你,给我算算。”

“我不算卦。”王宝玉连忙推辞道,

“别不好意思,咱们也算熟悉,该给多少钱你尽管开口。”吕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