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80 定情不成功

1580 定情不成功

回到家里,已经是后半夜三点,王宝玉全无睡意,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吕楠的事情,不由翻出了吕楠给自己提供的那个生辰八字仔细分析,

此人命中水多,财运不错,而且,日逢癸水,应该就是个胖子,三十多岁时起子嗣运,应该育有一子,只是去年开始,就命犯太岁冲克,再加上并无帮扶,有牢狱之灾,

靠,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干什么对别人的情夫这么感兴趣,王宝玉猛然醒悟,即便知道这个孩子不是邱佐权的,沒有真凭实据,也不能乱说,那可是要惹火烧身的,再说了,这种事儿也不可能搞倒邱佐权,说不定还给了他个离婚的借口,将吕楠净身撵出门,自己再娶个年轻貌美的小媳妇,呸,做梦,

现在看來,能够将邱佐权拉下马的,还是贪污受贿或者侵占私吞,又不是他本人的生活作风问題,根本沒什么影响,

就在第二天上午,还在迷迷糊糊睡觉的王宝玉,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唤醒了,來电话的正是范金强,用很官方的口吻让王宝玉去局里一趟,配合调查,好像身边有人似的,

他娘的,又是哪里出了事儿,王宝玉无奈的起床,也沒心思吃早饭就赶往了市公安局,

一进屋,王宝玉顿时觉得气氛不对,屋里除了范金强之外,还坐着两位陌生的警员,而且,每个人都是面沉似水,仿佛发生了重大的事件,

“你叫王宝玉吧。”一名看起來职位不低的警察冷声问道,

“我是,请问有何指教。”王宝玉坐下來,努力抑制着内心的慌乱,点头道,

“我们是乌市警方,前段时间你去了一趟新疆吧。”警察又问,

“是啊。”

“你去干什么了。”警察问道,

“陪朋友一起去看她的家人,同时旅游。”王宝玉道,又小心的问:“这位警察同志,到底出了什么问題。”

“据火车上的劫匪前几天交代,他抢劫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你的手里有一个文物,那个文物现在在哪里啊。”警察冷声问道,

王宝玉终于明白了警察为什么叫自己來,他连忙陪笑道:“我哪來的文物啊。”

“希望你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警察沉声问道,

“他们要说我贩卖儿童妇女你们也能信,嘿嘿,警察同志,那个人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罪犯,他的话不能信。”王宝玉陪着笑脸说道,

“别不老实,实话告诉你,那个劫匪是国际文物盗卖集团的重要人物,他看东西一般不会走眼,看上的都是国家一级文物,否则也不会为了一件普通物品铤而走险,快说,那条石头龙形文物究竟在哪里。”警官不耐烦的说道,

“嘿嘿,我当是什么呢,就是那个破东西,那劫匪还真是走眼了,其实就是块石头,别提多粗糙了,鼻子嘴巴都挤一块,根本分不清哪跟哪。”王宝玉故作轻松的嘿嘿笑道,

“笑什么,快说,东西是怎么來的,现在又在哪里。”警察继续追问道,

“那东西是我在京城火车站前地摊上花二十块钱买的。”王宝玉撒谎道,又说:“不巧的是,去天池旅游,掉在池水里了。”

“胡说八道,你要是再不老实交代,我们有权力要求当地有关部门,以盗卖运输文物罪,将你收押。”警察满脸不高兴的说道,

“这位同志,别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即便那个是文物,本人也不知情,再说了,那东西确实掉在天池黑龙潭里了,。”王宝玉有点恼了,自己好歹也是个副局长,这名外地警察如此说话,也太不拿自己当盘菜了,

“既然你不知道那是文物,一般人的做法会是随手丢弃或者送人,你怎么偏偏扔进了水里。”警察以一种不信任的眼光看着王宝玉,

“警察同志,你都不知道当时的状况,简直是黑云密布,电闪雷鸣外加风雨交加,小船几乎都要被掀翻,我们就像是待宰的羔羊随波逐流,不但伸手不见五指,还差点溺水,所以,丢了。”王宝玉无奈的耸耸肩膀,心里也暗道好险,幸亏丢了,否则留着也是祸害,

“我们会根据你所说的日期核实天气情况的,除了自然原因,还有什么可以证明吗。”警察又问道,

“我有证人。”王宝玉激动的举起手來,显得有点滑稽,

“你的证人是谁。”警察好不买账的又问道,

“纪检委秘书夏一达。”王宝玉高声喊道,然后轻蔑的看了那人一眼,心想,怕了吧,

但是警察却毫无惧色,立刻出去打电话询问了夏一达,果然证实那个东西掉在了黑龙潭里,所说情况和王宝玉描述大致相似,而且,由于王宝玉事先给夏一达交代过,不能说这东西是濮玫给的,夏一达也说这个东西是在站前地摊上买的,

“那你说说卖给你文物的人长什么样子。”警察又问道,

王宝玉胡编了一个形象,基本上跟代亮差不多,还说,那个老头卖完东西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两名外地警察又让王宝玉画了个图,标示小石龙究竟掉在了哪里,问的非常详细,就差让王宝玉报上经度和纬度了,

等王宝玉画好了图,乌市警方人员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去,准备组织人马全力打捞小石龙,后來获知消息,小石龙如同龙入大海,根本就是踪迹全无,

从市局出來,已经过了中午,范金强请王宝玉吃饭压惊,这次讯问过程中,他始终一言不发,但是在酒桌上,范金强却不无担忧的问道:“宝玉,我们不是一般的交情,你跟我说实话,那个文物究竟还在不在你的手里。”

“在,昨天刚邮给你家小叶求子去了。”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兄弟,这事儿可不能开玩笑,到底还在不在。”范金强再次追问道,

“大哥,真的掉水里了,我差点沒被淹死,说起來那破石头还是我跟夏一达的定情物呢,就因为掉水里了,我们定情沒成功,现在还是普通朋友。”王宝玉一急之下,一股脑都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