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91 洗不干净

1591 洗不干净

“白大侠,你太讲究了。”王宝玉发自内心的说道,要知道,小健始终是他的心腹大患,如今终于落在自己的手里,怎么能让他不激动呢,

“大侠真难听,叫我一声萱萱。”白牡丹柔声道,

“萱……”王宝玉刚开口,但是觉得有点不习惯,嘿嘿笑了,说道:“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很高大,我觉得还是叫大侠比较爽口。”

“去你的,我又不是菜。”

“白大侠,我倒是真希望你是我的亲表姐,那样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王宝玉满怀真情的说道,

“切,又说这沒滋味的话,我走了,记住,千万别露了马脚。”白牡丹推开了王宝玉,抬脚就要走,

“嘿嘿,洗把脸再走啊,你瞧你蹭了一额头灰。”王宝玉嘲讽的说道,

“是吗。”白牡丹下意识抹了一把,随即使劲踢了王宝玉一脚,嗔道:“还不是跟你在炕上滚的啊。”

说着白牡丹匆匆洗了脸,笑着冲王宝玉挥挥手,很潇洒的推门出去,消失在无人的清晨里,王宝玉却有些发愣,他清清楚楚的看见,白牡丹的额头并沒有洗干净,也许那并不是灰尘,而是暗淡的气色,

接下來究竟会发生什么,如果白牡丹被抓,接受法律的审判,自己又能做些什么,最多不会落井下石而已,唉,

转身面对被捆绑结实的小健,王宝玉的心里一阵纠结,就这样报案肯定是太便宜这个狗日的,最后,王宝玉一咬牙,反正小健看不见听不着,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顿,以解老子心中多日的郁闷,

想到这里,王宝玉又去了东屋,仔细清理了自己和白牡丹留下的痕迹,开车离开了这栋无人居住的民宅,

为了谨慎起见,王宝玉找了个公用电话,给钢蛋打去了电话,让他马上來平川市,并且叫上红红,晚上跟自己聚集,

“宝玉,我现在挺忙的,明天行不行。”钢蛋工作繁琐,试探的跟王宝玉商量道,

“错过这个村可就沒这个店了。”王宝玉冷声说道,

听王宝玉语气凝重,钢蛋连忙答应了下來,安排好具体事务之后,立刻驱车赶往平川市,

夜幕降临之时,王宝玉开车跟钢蛋和红红聚集,一同回到了那栋存放着小健的民宅,为了避免嫌疑,车子都停在了很远处,

“宝玉,究竟有啥事儿,这么神神秘秘的。”钢蛋忍不住问道,

“就是啊,咱们是去抓小偷吗,怎么还带着我啊。”红红此刻又好气又紧张,

“别说话,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王宝玉做了个嘘声,小心的领着二人走进了民宅,锁好门,來到了西屋,

一看到炕上捆绑结实的小健,钢蛋和红红立刻就明白了,王宝玉冷哼道:“哼,这个狗日的,终于落到了咱们的手里,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你们看着办。”

红红看到了小健,眼泪不住的流了下來,浑身不停的颤抖,仿佛勾起了曾经的往事,口中呢喃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也许见到了本人,红红的记忆又一次清晰的回忆了起來,她脸色煞白,捂着脸扑到钢蛋怀里痛苦不已,

钢蛋安慰了好半天,最后怒不可遏的上前就对小健一顿暴打,下手一点都不含糊,直打得小健有进气沒出气,王宝玉提醒道:“钢蛋,不能打死他,还要把他交给警方呢。”

“狗日的,老子恨不得剥了他的皮。”钢蛋又是狠狠一脚,瞪着血红的眼睛大骂不止,

“红红,你想怎么处理他。”王宝玉转头问道,

“我,我不知道。”事到临头,已经找回正常生活的红红,反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红红,你只管看着,老子要在他身上割上一千道口子。”钢蛋已经有些失去理性,小健先是严重伤害了红红,导致红红心理有了障碍,长期不能怀孕,好不容易怀孕了,又被这个狗日的给踢流产了,这份恨意,简直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

“钢蛋,还是算了吧。”红红拉着钢蛋的胳膊道,

“不能算了,我要让他血债血偿。”钢蛋说着,上前就扯开了小健的胸口的衣服,又去厨房里找來了一把刀子,

王宝玉也有些不安,万一钢蛋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出了人命,那大家都得跟着小健偿命,不由也劝说道:“钢蛋,打几下出口气就是,千万不能出人命。”

钢蛋挣开王宝玉,说道:“宝玉,你放心,死不了人的,他要是以前有一点良知,也不会对着一个女孩子下毒手,我这都是还给他而已。”说着,举着刀子就向小健走去,

小健也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不停拼命的挣扎,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神,但是肯定布满了恐惧,

“钢蛋,手里有点准。”王宝玉也想折磨小健,这个狗日的,简直丧心病狂,多次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绝对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几个人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全然不顾此举是违法行为,王宝玉点起一支烟,悠闲的坐了下來,钢蛋手持刀子,一下下划在小健的胸口处,一道道血痕很快就布满了小健的前胸,

小健呜呜声不止,身体颤抖个不停,额头大颗的汗珠如下雨般洒落,这种情形,让红红又想起了痛苦的往事,她上前扯开了塞在小健耳朵里的东西,愤怒的大声喊道:“小健,当初你在我身上划刀子的时候,想沒想到有今天的下场。”

王宝玉连忙拉开红红,重新塞好了小健的耳朵,千万不能让小健知道是谁折磨他,这是犯法的,

“红红,你也來割他几刀解解恨。”钢蛋把刀子递给了红红,红红怔怔的看着,伸出了手却又惊恐的缩回,转过脸只是哭,

钢蛋则是挥刀继续,小健左躲右闪,胸口通红一片血渍,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很快裤子也湿了,一股刺鼻的尿骚味扑來,熏得钢蛋不由打了个喷嚏,

“够了,钢蛋,够了。”红红再也受不了,扑过去夺过钢蛋的尖刀扔在地上,

“老子恨不得弄死他。”钢蛋疯狂的挥舞着拳头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