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93 震慑

á )51593 震慑(17 23)

几天之后,《平川日报》上刊登了许健被捕的消息,还虚构了警方如何付出努力,日夜追踪,将许健围困在一处民宅之中,最终『逼』迫他束手就擒,

同时,平川市公安局还对一直负责侦办此案的范金强进行了表彰奖励,树立了公安干警中的楷模形象,

王宝玉看完报纸后,不由的嘿嘿直笑,事情的前因后果他比谁都清楚,却也理解警方此举的含义,那就是用來震慑其他的毒贩子,

抓捕毒贩的计划又往前推进了一步,范金强十分高兴,无论如何也要王宝玉推掉其他饭局,自己要好好请他吃饭,

嘿嘿,有警察请吃饭又沾光还安全,何乐而不为,王宝玉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刚到饭店门口,王宝玉就乐了,范金强竟然还主动在饭店门口迎接他,

“范大哥,用不着这样兴师动众吧。”王宝玉嘿嘿笑着停好车,

“兄弟能來是我莫大的荣幸,就是你这车速太快了,比骑自行车快不了多少啊。”范金强开玩笑道,

“车不在好,关键能跑扛造。”

“那你这车可要保养好了,我看它颇具收藏价值,将來兴许还能卖大钱。”

范金强警官出身,也就是和王宝玉关系近,平日可是不苟言笑,一脸的严肃,今天废话不少,王宝玉只当成他心情好,也不在乎,跟范金强勾肩搭背的进了饭店里,

王宝玉哪里知道,一向心思缜密的范金强,早已经在民宅门口不远处,提取到了并不清晰的车辙印记,他已经开始怀疑小健被抓,还是跟王宝玉有关,

“兄弟,许健被抓,你可以安心多了。”范金强道,

“他作恶多端,这一天也是迟早的事儿,还是范大哥神勇,又立了大功。”王宝玉平静道,举杯敬范金强,

“唉,实不相瞒,许健被抓跟我一点关系也沒有,是有人报了警,到了那里,发现许健都已经捆好了,我们得了个现成的。”范金强喝了一口酒,郁闷的说着,却偷眼观察着王宝玉的表情,

“哦,原來还有这回事儿,谁把许健抓住的啊。”王宝玉故作惊讶的说道,

“这就不清楚了,局里分析是毒贩子之间的内斗,许健被抓时,身上伤痕累累,简直惨不忍睹,通过医生检查,他的前胸居然被割了三十六刀。”范金强道,

“真解恨,这狗日的,几次差点要了我的命,这回报应來了。”王宝玉幸灾乐祸的说道,

“白牡丹。”范金强忽然喊了一句,

王宝玉被吓得一激灵,左顾右盼,却看范金强一脸坏笑,不禁恼道:“范大哥,你突然喊那个煞星干什么,魂都吓掉了。”

“嘿嘿,我就是想起了她,你说小健被抓,会不会跟她有关系啊。”范金强嘿嘿笑道,

“大哥,你问我,我去问谁啊。”

“帮我分析一下。”范金强道,

王宝玉摇头如拨浪鼓,摆手道:“别提这个娘们儿,她也是我的死敌,而且比小健更可怕。”

“既然知道这些,兄弟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不该接触的人,还是少接触为好。”范金强莫名其妙的提醒道,

王宝玉表面上平静,心里却不由的开始打起鼓來,难道说范金强发现了什么,这话里听起來是关切,可是却暗含着警告的意思,

该不是自己在那栋民宅里留下了什么证据吧,王宝玉一阵后怕,可是面对范金强,他还是装成平静的样子,范金强固然是个优秀的警官,但是二人毕竟是患难之交,私下关系好的沒得说,再说王宝玉觉得自己并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想必范金强也不会为难自己,

“你咋觉得小健被抓和白牡丹有关系啊。”王宝玉有一句沒一句的问道,

“我们也沒有切实证据,小健也是被人打昏了之后被绑的,后來眼耳被蒙住,身上还有重伤,还沒有审问具体的细节。”范金强看似无意的说道,眼睛却紧紧放在王宝玉的脸上,用心捕捉每一个细节,

“就算是白牡丹捉的,也说明他们起了内讧,他们越『乱』,你们就越有机会消灭毒贩,大哥立大功之日不远啦。”王宝玉打着哈哈,

“呵呵,兄弟你也知道,我在乎的不是名利,毒贩分子罪恶滔天,人神共愤,哪天再遇到他们,如果他们拒捕的话,不管谁挡在前面,我一定会拔枪。”范金强脸『色』严肃,目光坚毅,虽然口气轻松,王宝玉却怎么听都怎么别扭,好像他这些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似的,

于是王宝玉岔开话題,问起了叶连香的情况:“小叶最近來过沒有。”

“她比我还忙,哪有功夫啊。”范金强道,

“那大哥孤枕难眠,就不想女人吗。”王宝玉坏笑道,

“别说,我还真是常常想起一个女人來。”范金强道,

“嘿嘿,那个国『色』天香的女人能入大哥的法眼,沒关系,我不会跟小叶说的,怎样,长得比小叶强吧。”王宝玉嘿嘿笑,

“说句良心话,三个小叶也赶不上她,可她却是一个恶魔,除了一张面皮干净点,骨子血『液』全是黑『色』的,老子一定不会放过她。”范金强忿忿的说道,

王宝玉知道范金强说得是白牡丹,今晚真是怪事儿,范金强总是往白牡丹身上扯,大有套自己话的架势,王宝玉连忙胡扯道:“大哥,因爱成恨可不对,做男人就是要有心胸。”

范金强道:“兄弟,如果你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屋子里半年,每天遭到非人的折磨,心中还会有爱吗。”

“大哥,你今天是怎么了,我知道你说的是白牡丹,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王宝玉干脆挑明了说道,

“沒什么,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抓住白牡丹。”范金强横眉立目的说道,

“那是你的目标,和我有个屁关系。”王宝玉有些恼火,

“嘿嘿,我的目标实现可离不开兄弟的支持啊。”

又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这顿饭吃得可真沒意思,王宝玉找了个别的话題,胡扯了一通,喝干了两瓶啤酒,就要告辞回家,范金强忽然沒头沒脑的问道:“兄弟,那天你去跟贲步云见面,严局长那么晚去了,你猜到是什么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