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09 政治课

1609 政治课

王宝玉猜对了,等他从卫生间衣衫整齐的出來,孟海潮已经坐下,递给王宝玉一支烟,又招呼夏一达的母亲还过來坐下,缓缓开口道:“宝玉,这次把你叫來,就是想商量一下,你和一达的年龄也不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早些定下來,我们做父母的也能安心。”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夏一达已经快要上小学了。”夏一达的母亲也帮腔道,哪个母亲不为女儿的婚事操心,

你们那是早婚早育,王宝玉心里这么想,但还是忙不迭的频频点头,他可是觉得娶夏一达不错,不但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而且,夏一达会让自己婚后的生活,一点儿也不会寂寞,更何况,夏一达背后的实力也很强大,自己是个毛张飞,以后出了乱子,还能有人给擦屁股,呵呵,

“夏一达从小被我惯大,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夏一达的母亲也说道,听语气好像期望两个人明天就结婚一样,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她。”王宝玉拍着胸脯承诺道,

“爸,你不是说跟宝玉谈工作吗,我还不想嫁人呢。”夏一达红着脸,从屋里冲出來说道,

“夏一达,宝玉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妈可是等着看外孙呢,你都多大了啊。”夏一达的母亲说道,

“妈,现在三十岁结婚都正常,我还年轻,干嘛这么早就失去自由。”夏一达不悦的说道,

“既然你们真心相爱,就要给彼此一个承诺,否则错过了,真主也抚不平你心中的伤痛。”夏一达母亲想起來自己的感情经历,一脸黯然之色,

孟海潮也颇有感触,说道:“一达,今天爸爸妈妈都是认真的,感情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希望你过得幸福。”

“瞧他那样,不行,我不答应。”夏一达坚持道,

王宝玉明白,自己刚才的举动,让夏一达沒了面子,孟海潮呵呵笑道:“小王,你是不是还沒有正经八百的向一达表白过。”

王宝玉红着老脸干笑了两声,看着两位长辈期待的眼神,硬着头皮说道:“小夏,我可是真心的喜欢你,如果咱们能在一起,我保证一辈子对你好。”

“这算什么,你,你能保证以后不出轨,一辈子忠诚于我吗。”夏一达问道,

王宝玉有了一种卖身的感觉,但是,面对夏一达的家人,他还是发誓道:“小夏,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不离不弃。”

“一达,宝玉都这么说了,你还犹豫什么。”孟海潮咳嗽了一声,提醒道,

“就是,要是在新疆那边,你早该嫁人了。”夏一达的母亲也说道,

夏一达跺脚捂住了耳朵,好半天才红着脸,下定决心般对王宝玉说道:“那就给你一次机会,处处看吧。”

“都叫乖乖了,还处什么啊。”孟海潮嘿嘿笑道,难得开了个玩笑,

“爸,你还说,再说我一辈子都不嫁人了,整天烦你。”夏一达红着脸撒娇道,

众人一阵笑,事情算是定了下來,王宝玉跟夏一达终于正式确定了恋人关系,为此,夏一达的母亲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新疆风味的饭菜,主食换成了揪片子,做法和拉条子相似,就是把面条做成面片,但是口感却不一样,另有风味,

孟海潮则陪着王宝玉边喝边聊,夏一达的母亲则总是给这个未來的姑爷夹菜,这种感觉还真像是一家人,

虽然在内心的某处,觉得有些莫名的异样,王宝玉依然很高兴,仿佛在情感上终于找到了归宿,

“宝玉,如今你当上了常务副局长,要努力做出些成绩來,有了好的位置,咱们再调整一下。”孟海潮承诺道,

“孟部长,真是太谢谢了,沒有你的帮助,我肯定不会有今天。”王宝玉无比认真的说道,

“其实有些话我还是想跟你说说。”孟海潮道,随手给王宝玉满了一杯酒,王宝玉端着酒杯,露出认真倾听的样子,

孟海潮顿了顿,开口问道:“宝玉,你说做官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为了群众着想,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王宝玉十分确定的说道,

孟海潮摆了摆手说:“这些只是人性应有的一面,不是为官之道,为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大局观。”

王宝玉不甚理解的问道:“孟部长,我这个人文化不高,很多问題理解的不深,还望您详细指教。”

“兵法上说,不以一城一地的得失來论胜负,为官也是如此,所谓大局观,那就是要求领导干部们,要从宏观上考虑问題,放眼国家,经济要想快速发展,可能就会损害某些地方的利益,一个单位甚至一个家庭,要想获得发展,就必须要拧成一股绳,不能总盯着某人的缺点和错误,建立健全制度,做好思想教育工作,才能治本之道。”孟海潮长篇大论道,

王宝玉似懂非懂的点着头,这些理论对他而言,无疑过于深奥,他只是明白,屋子里有了苍蝇就要打,而孟海潮的言论,无疑在说苍蝇能进來,首先是要查看是哪里出现了窟窿,

“王宝玉,你听懂了沒有。”夏一达毫不客气的追问道,“以后工作不忙的时候也多学点东西,别整天东逛西逛的。”

“大姐,我哪天也沒忙着啊。”王宝玉苦着脸说道,

“你不是比一达大吗,怎么还叫她大姐。”夏一达母亲又好奇的问道,

“还是昵称。”一旁的孟海潮笑呵呵的低声解释道,夏一达母亲茫然的点了点头,

“宝玉,咱们说真格的,你已经是常务副局长了,必须要注意自己的言行,首先就要改掉你这些粗口,还有摇头尾巴晃的毛病,怎么看都不像一名干部。”夏一达也插嘴道,

“是,从今天就开始注意言行,小乖乖这个词,以后我不说了,就说小听话。”王宝玉嘿嘿笑道,夏一达羞恼的狠狠翻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靠,这父女还真是一类人,來不來就给老子上政治课,王宝玉满心不悦的点头陪着笑,忽然就有了一种上了套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