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21 牡丹花落

1621 牡丹花落

白牡丹闻言.手里的刀子更深的抵进王宝玉的咽喉里.这让王宝玉一时间感觉呼吸困难.他拼命的喊道:“范金强.你是一名人民警察.不能见死不救.毒贩子可是什么都做得出來的.”

王宝玉这一嗓子.果然起到了效果.范金强犹豫了一下.慢慢蹲下身.将枪放在了雪地上.还一脚踢出去很远.

“白牡丹.快跑.”王宝玉费力的说道.

白牡丹猛然向前推了一把王宝玉.王宝玉踉跄几步.随即栽倒在地上.白牡丹刚要转头逃走.可是就在这一瞬间.范金强的手里却突然多了一把精致的小手枪.原來.他还有一把枪.就藏在袖管里.

“范金强.你使诈.”白牡丹呆愣在当场.纵然她胆大无比.却也意识到今晚再难逃出生天.

“快跑啊.”王宝玉又喊了一句.下意识的挡在了白牡丹前面.他就赌自己结交的兄弟不会冲自己开枪.

然而黑洞洞的枪口毫不留情的冲向王宝玉.范金强冷声说道:“王宝玉.你窝藏毒贩.罪该万死.”说完就要扣动扳机.王宝玉当时就吓愣了.

说时迟那时快.白牡丹一个折身转回.一把推开王宝玉.吼道:“不要连累无辜.”

王宝玉抬头看去.忽然见范金强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眼中全是凌厉的杀气.范金强跟白牡丹是死敌.这一点他非常清楚.刚才范金强也不会真的向自己开枪.无非是利用自己而已.

眼见范金强就要勾动扳机.王宝玉慌张无比的挥手喊道:“手下留情啊.”

范金强不为所动.只听一声脆响.惊彻了夜空.只见白牡丹猛然直挺挺的向后仰去.溅起一地雪花.一股鲜血从眉心处汩汩涌了出來.

范金强这一枪可谓奇准无比.白牡丹死了.一丝幽魂.就在这圣洁的世界里.不知道将飘向何处.

“白.白牡丹.”王宝玉回过神來.声嘶力竭的喊道.全然不顾的奔了过去.一把抱起白牡丹.用力的晃动着.白牡丹眼睛依旧圆睁着.脸上仍然是生前对王宝玉的担忧.正是这份担忧.让她危急时刻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最终走向了灭亡.

此刻白牡丹已然远去.再和人世毫无瓜葛.渐渐冷却的躯体.只有手臂随着王宝玉的晃动.无力的摇着.仿佛将王宝玉的心都跟摇碎了.

王宝玉泪如雨下.打在了白牡丹的俏脸上.只是很快俏脸就被鲜血染红了.女孩子都爱干净.王宝玉慌忙颤抖着伸手替她去擦.然后却事与愿违.越抹越凄惨.好像一朵即将凋零的牡丹花.在腥风血雨中最终失去美丽容颜.

“萱萱.萱萱.你听.我叫你萱萱了.你听到沒有啊.”王宝玉痛断肝肠.血红着双眼回头问范金强:“你为什么要杀死她.你说.你说.”

“给我一个不杀她的理由.”范金强不屑的反问道.

“她.她知道很多谷爷的秘密啊.她还知道照片上那人是不是阮市长.你杀了她就等于断了很多线索.”王宝玉词不达意的说道.

“哼.兄弟.这些人可是经过训练的.一旦被俘.是不会开口说一个字的.我怀疑白牡丹身上随身还会携带着毒药.一旦败露.肯定会当场自杀.”范金强凭借丰富的办案经验就要去搜白牡丹的身.

“拿开你的手.滚一边去.老子不许你碰她.人都已经死了.你还要怎样.滚宝玉抱紧白牡丹.冲着范金强大吼大叫.

范金强平静的看着王宝玉这份疯狂的举动.他捡起了地上的手枪.转头就要走.就在这时.已经陷入疯狂的状态的王宝玉.咬牙启齿的放下白牡丹.冲着范金强就扑了过去.

范金强的身手自然不会让王宝玉占到便宜.他随后一记勾拳.就把王宝玉打倒在地上.王宝玉双眼血红的骂道:“范金强.你他娘的公报私仇.是个卑鄙的小人.”

王宝玉这话不错.范金强枪杀白牡丹.就是因为对白牡丹有着深深的恨意.这份恨意王宝玉不能体会到.范金强却是刻骨铭心.当一个人被非人般的囚禁半年.又染上了无比煎熬的毒瘾.是难以宽容制造这一切的那个人.

“王宝玉.你醒醒吧.”范金强冷声道.

“我醒不了.范金强.你他娘的也打死老子.來啊.开枪啊.老子不怕.哈哈.不敢了.范金强你就他娘的是个小人.你妈就信那个傻逼无相.你披着一身人皮也强不到哪里去.”

王宝玉话音刚落.一记重拳就打在了他鼻子上.范金强恼怒的喊道:“王宝玉.你可以骂我.不许你侮辱我老娘.”

“我呸.我就骂了咋地.老子不是窝藏毒贩吗.实话告诉你.老子还吸毒贩毒呢.來吧.开枪吧.”王宝玉捂着鼻子挣扎着站起身來.疯狂的再次扑向范金强.板着范金强手里的枪.抵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范金强死死的盯着王宝玉.手指动了动.并沒有真的勾动扳机.却左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王宝玉的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范金强又说道:“王宝玉.不管你信不信.我今天打死白牡丹.并不是因为我跟她的恩怨.而是为了你.”

“你他娘就是公报私仇.你哪怕把她抓起來.她也能活在世上.”王宝玉道.

“白牡丹犯下的罪行.就是死罪.无论她逃到哪里.被谁抓到也是一样的.”范金强道.又说:“今天我要不把她打死.万一她供出你來.你以为你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王宝玉愣住了.忽然感觉身上失去了力气.瘫倒在地上.范金强道:“兄弟.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今天我确实做了一名警官不该做的事情.如果你想检举揭发.随便你了.但是我问心无愧.我是为民除害.你知道正因为世上有了这些人.有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吗.那些人的冤屈该找谁去诉说.他们这些毒贩就用那些人的血泪换來的金钱挥霍yinluan.难道他们不该死吗.兄弟.你这会情绪激动.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是我不会看错你的.如果你也是一名人民警察.相信你一定会和我一样.毫不留情的向这些人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