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33 只对女人贱

1633 只对女人贱

“想什么呢,尉书记还准备提拔我呢,跟你结了婚再有了孩子,我什么都完了。”夏一达自然不肯答应,

“那咱们的恋爱关系还算吗。”王宝玉边穿衣服边问,

“我妈都撞见了,不算能行吗,唉,我刚跟她说不跟你处了,结果就出了这事儿。”夏一达叹气道,

“嘿嘿,其实你妈刚才还挺高兴的。”

“那是沒办法,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都保守。”夏一达不屑的说道,

王宝玉听着心情不爽,总觉得夏一达一幅很勉强的样子,不禁赌气道:“我看还是不勉强你了,爱处不处。”

“王宝玉,你怎么这么说话,我可是什么都给了你。”夏一达生气道,

“可是你的心沒有真的给我,你还是努力工作,去做你的省长高官梦吧。”王宝玉气哼哼的说道,

“瞧你那贱样,不是刚才学狗叫逗我开心了。”夏一达见王宝玉真的怒了,也有些内疚,上前蹭蹭他的胳膊讨好,

“滚一边去,老子啥时候也是个爷们,也就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发发贱,哄你乐呵而已,别张口闭口的骂老子,老子急眼了,一样撂脸。”王宝玉毒瘾过了,底气自然更足,

“别蹬鼻子上脸啊。”

“那也别给脸不要脸。”王宝玉说完一头火气的摔门走了,

“王宝玉,你个沒良心的臭小子。”夏一达追着骂道,

回到家里,王宝玉依旧心情不爽,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大局的二把手,你夏一达不过是个秘书,摆什么谱,不跟老子又能咋样,老子要是放风出去找对象,好姑娘一把一把的,

生气归生气,不过,这晚王宝玉终于能够睡了个安稳觉,跟夏一达的变态游戏,加上被夏一达母亲一折腾转移了注意力,都有效控制了毒瘾,

早上醒來的时候,毒瘾又有点抬头的趋势,王宝玉当真后悔了,真不该跟夏一达闹翻,这回好了,把人家骂了个狗血淋头,找谁去揍自己一顿呢,还真是发贱,王宝玉忍不住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为了能让自己挨揍,控制住毒瘾,王宝玉想了好多方法,比如,到大街上故意找茬,跟人发生冲突,或者去那种专门提供变态服务的风月场所,花钱就行,这些方法虽然简单,但自己好歹也是官员,显然都不太合适,搞不好会生出负面新闻,

眼前倒是有个可以信任的好大姐,那就是李可人,可是李可人生性简单,绝对不会对自己扬巴掌,说不定还会一再劝说自己去戒毒所,那样前程照样玩完,

想來想去,王宝玉还是盯住了代萌,至少她轻易不会出卖自己,他再次发贱的给代萌打去了电话,好言商量道:“萌萌,晚上出來呗。”

“干什么啊,晚上兴许还有安排呢。”代萌故意找着借口,

“我还是想让你打我一顿,解解气。”王宝玉道,

“嘿,你这个人真奇怪,有欠钱欠感情的,还头一次听说有欠揍的。”代萌吃惊道,

“这肉皮子最近特别痒,真是想找人给松松。”王宝玉好言商量道,

“打人我不太擅长,再说你的黑脸蛋也太磕碜了。”事到临头,代萌反而端起了架子,

“萌萌,你是不是当了市长秘书后,就看不上我啦。”王宝玉苦着脸问道,

“我以前也看不上你。”代萌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唉。”王宝玉叹了口气,豁出去了,说道:“呆子,这样吧,你打我一顿,给你两千。”

“哈哈,沒问題,一定把你打哭。”代萌一阵开心的大笑,终于答应了下來,

王宝玉算是松了口气,花钱买挨揍,算是千古奇谈,传出去能让人笑掉大牙,也就他能做得出來,

你说这是何苦呢,先是花大钱买烟,接着又是花大钱戒烟,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该,算了,不提了,想到这些更闹心,

还是多想想戒毒的问題吧,不管怎么说,挨顿揍虽然受了皮肉之苦,但好歹能睡觉吃饭,王宝玉自感从今天的表现开來,毒瘾发作的症状明显减轻,晨-勃现象也开始正常,这些都是好兆头,说明戒毒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也许再挨几次揍,毒瘾兴许就能彻底过去,

毒瘾的事情还沒解决,又一个烦恼來了,甄优美慌张的來找王宝玉,说是下面的一个员工,已经几天沒來上班了,

“我怎么沒听说局里有谁沒來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是基金会聘用的业务员。”甄优美说道,

“优美姐,是不是她家里有事儿啊,你那业务员都四五老十的中年妇女,肯定都拖家带口的,像是老人病了,孩子上学啊啥的,破事儿多着呢。”王宝玉问道,

“不可能,我给她家里打了几次电话,家里人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甄优美道,

“真是无组织无纪律,请假也不会,不來就算了,再招一个不就得了,记得挑个素质高点的。”王宝玉道,觉得甄优美此举有点小題大做,不过接下來甄优美的话,却让他惊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來,

“她可不能失踪,她手里拿着从企业那里募集來的十万元助学善款。”甄优美顿了顿,终于吞吞吐吐的说道,

基金会自打甄优美接受之后,不能说业绩突出,那也是四平八稳,稳重有进的,本以为甄优美做事儿能比代萌强,怎么一下子就犯了这么大的错误,甄优美可是王宝玉推荐上去的人,出了这档子事儿,自己肯定要受到牵连的,

“优美姐,你怎么能让她接触现金呢。”王宝玉皱眉道,

“企业那边执意给现金,我当时手头还有些其他工作,看她平时工作能力挺强的,就安排她去接收,怎么想到她能做出这种事儿來。”甄优美也是后悔不迭,

“她叫什么名字,不行我让公安局帮着查一下。”王宝玉问道,

“她叫韩馥荔,也是个知识分子,原來是平川大学的教导主任,要不是这些头衔,我能这么信任她啊。”甄优美十分苦恼,

“这个名咋这么熟悉啊,天啊,是她,你怎么把她给聘來了,她是因为我才被开除的。”王宝玉直拍脑门,确实是因为他才将韩馥荔的职位给拿下的,搞不好这娘们就是故意做这种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