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45 不打自招

1645 不打自招

一看是王宝玉來了邱佐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冷笑阴阳怪气的说道:“王副局长日理万机怎么有空过來啊”

“邱市长都怪我不懂道理您高升为市长一直沒來祝贺还望您不要怪罪”王宝玉点头哈腰满脸堆笑的说道

邱佐权得意的笑了起來摆手道:“这些都是形式主义对了其实我应该感谢你要不是你一次次的折腾阮市长可能我也沒有这个机会”

操这话纯属就是放屁王宝玉心里厌恶的骂了一句但也不想邱佐权给自己扣屎盆子忙赔笑解释道:“嘿嘿您慧眼如炬很清楚那些事儿根本就不是我干的”

“王副局长不用谦虚了现在阮市长下去了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我还望手下留情啊”邱佐权一脸嘲笑的冲着王宝玉拱了拱手

“岂敢您的功德政绩在咱们市里有目共睹人人敬仰钦佩当市长是名至实归”王宝玉说着自己都觉得难受的奉承话耐着性子不想惹恼邱佐权

邱佐权见王宝玉一脸屈服的奴才相仿佛心情好了很多稍显客气的对王宝玉道:“小王坐下吧找我有什么事儿”

“基金会的事情我确实有失职之嫌还望邱市长您大人大量千万放一马”王宝玉直截了当的说道

“这件事儿已经转给了纪委那边我这边也不好多说”邱佐权一听脸色一沉立刻封了门

“工作失职我承认但本人不会承认工作上存在渎职我也一分钱好处沒捞过还请邱市长帮忙美言几句”王宝玉继续客气的说道

“你不是纪委那边有人吗怕什么啊”邱佐权嘴角挂上了一丝不屑

“嘿嘿泛泛之交不足挂齿”王宝玉道

“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啊”邱佐权冷笑着问道

王宝玉想说就是你陷害我的可是沒有说出口他拿出了极大的耐心又说道:“你是平川市的父母官我们都是您的子民子民受了委屈当然要向您这个青天大老爷喊冤嘛”

“别给我扣高帽子如果你沒有问題自然不用怕纪委调查有了问題谁也保不住你人民给我的权力可不是替个别人徇私情的”邱佐权哪里肯答应语气反而更加坚决起來

说起來这事儿也是怪王宝玉情商富裕智商欠佳平日对女孩子大手大脚的当了好几年的官还是不懂官场之道空着手來求邱佐权这种人怎么可能

“难怪平日邱市长出口成章原來阅读面如此广泛”王宝玉指着书橱故作夸张的赞叹了一句

“嗯哦”

“邱市长也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太累”

“多谢”

……

王宝玉卑躬屈膝邱佐权却不紧不慢的喝着香茶看着报纸连话都不肯多说了见事情根本就说不通王宝玉咬着牙悻悻的说了一句打扰转身就走心里却把邱佐权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通通透透

就在王宝玉刚拉开屋门的时候却跟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

“你”这个女人一见是他先是一阵狐疑随即露出了无比慌张的表情

來人正是吕楠王宝玉也是心头一惊也沒说话说了一声对不起低头便匆忙离开了

坐在车上王宝玉大呼倒霉他担心吕楠说自己是个算卦的这样一來岂不是让邱佐权又抓了自己一个小辫子领导干部带头搞封建迷信肯定是严重违反党政干部准则的**老子官运休矣还是回家跟美凤养牛去吧

但是王宝玉万万沒有想到的是吕楠却误解了王宝玉來找邱佐权的举动还以为王宝玉是邱佐权的人是她男人故意设套让她交代出偷情的问題尤其王宝玉出门见到她时慌张的眼神更让吕楠坚信了这一点

邱佐权是何许人久在官场自然早就懂得察言观色他已经从两人非常不自然的表情中一眼就看出了媳妇跟王宝玉之间有问題他对进屋的吕楠冷冷的说道:“小王过來什么都跟我交代了你还有什么说的”

吕楠的脸部肌肉顿时抽搐了一下慌乱的说道:“他那是胡说八道佐权咱俩那么多年的夫妻了你可不能听外人的”

邱佐权的脸立刻寒了知道媳妇对自己肯定有隐情使劲拍了下桌子佯装发怒的说道:“吕楠老子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瞒得我好苦要不要让小王回來跟你对质啊”

吕楠以为事情败露喃喃的说道:“佐权我虽然做了许多对不起的事儿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邱佐权心里一惊虽然他怀疑过媳妇不老实可这跟孩子有什么关系他装作理解的追问道:“咱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我不管别人嘴里说什么还是想亲自听你说说这些事儿”

被突发事件冲昏了头脑的吕楠自感大势已去居然傻乎乎的将偷情和孩子的事情都老实的跟邱佐权讲了一遍最后哭着一再替孩子求情千万不要伤害他邱佐权一时间如同五雷轰顶愣住了当场自己和吕楠感情基础不好这么多年吵吵闹闹的勉强支撑着过來就是因为不忍孩子沒有完整的家如今绿帽子戴的太结实了辛苦半辈子却什么都沒得到

“你你……”邱佐权颤抖着手指眼睛冒火的盯着吕楠随手将一个烟灰缸狠狠的砸在吕楠的身上

吕楠下意识的一歪头烟灰缸摔在墙上变成了碎片她本來是想跟邱佐权商量孩子上小学的问題沒想到却是大难临头

“我都实话告诉你了说好不连累孩子的”吕楠装着胆子强调

“操他娘的八辈祖宗我先宰了你再宰了再宰了他全家”邱佐权完全失去了理智但是即使这种情况下他也沒有说出伤害孩子的狠话

然而吕楠却是战战兢兢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彻底被激怒了她的第一想法就是保护孩子于是连忙起身就跑迅速找到了孩子回娘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