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55 摔门而去

1655 摔门而去

王宝玉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立刻变了,讪笑道:“隋大哥谬赞了,我也沒做什么。”

“哈哈,跟大哥也不好意思,男人嘛,偶尔犯点小错误正常,大哥年轻的时候也沒有虚度。”隋凤奎笑道,

这,这也太开放了,王宝玉很是迷糊,不由问道:“嫂子都和你说了。”

“嗯,兄弟,你可真够意思,你看我吧,平日工作忙,连陪她逛街的功夫都沒有,哪还有精力提供什么创作灵感,多亏了你帮忙,改天再好好谢谢你。”隋凤奎道,

王宝玉立刻红了脸,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里,还以为是饶安妮跟男人说了那晚的事儿,转念一想也不对,如果隋凤奎知道了自己跟饶安妮在一起呆过一晚,怎么可能还会感谢自己呢,于是又试探性的说道:“嫂子也是碰到了创作瓶颈,我能帮上忙说起來也是个意外。”

“嘿嘿,宾馆偷情,真是好題材,嘿嘿。”隋凤奎又笑了起來,

王宝玉这下彻底毛爪了,汗珠都要掉下來,硬着头皮说道:“嫂子让帮忙,我也不好推辞。”

“小王,为了你嫂子写书,你把自己的亲身经历都告诉了她,真是够意思,來,咱俩再喝一个。”隋凤奎又举起了酒杯,

王宝玉的心扑通一声终于落地了,也高兴的举起酒杯,又假模假样的叮嘱道:“嫂子可说好不写真名的。”

“嘿嘿,放心吧,必须的,我也不会跟别人说,嘿嘿,人不风流枉少年。”隋凤奎笑道,

这话说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意思嘛,王宝玉又解释道:“隋局长,那是我胡编的,其实根本就沒有那回事儿。”

“嘿嘿,有沒有不重要,小兄弟,我看好你,以后局里有什么事儿,我一定帮忙。”隋凤奎拍着胸脯道,

王宝玉连忙表示感谢,热情主动给隋凤奎倒酒,要知道,有了财政局的支持,就不怕沒有政绩,有了政绩,何愁不升官啊,

邱佐权摆出一幅认真的样子,随着那几个文人的介绍,不停翻看着饶安妮的那本书,王宝玉明白邱佐权这么做的目的,还不是不想搭理自己,找个了事儿干,

“真不愧是大才女,这开篇就写出了疑点,让读者爱不释手啊。”一个作协成员夸赞道,

“描写能力更是了得,楠楠这一段写得尤其生动,充分体现了一个传统婚姻下的女人,是多么渴望婚姻自由,让人为之动容。”那个作协的秘书长赞道,

“是啊,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说妇女解放的问題,其实女性在某种环境下还是属于弱势群体。”另一人感叹道,

王宝玉突然想起來什么,嘿嘿笑着打量邱佐权说道:“就是,看起來跟真的一样。”

“王副局长也是楠楠的粉丝吗。”作协秘书长一听王宝玉这么说,知道他已经看完了此书,

“当然,秘书长说得这段我印象最为深刻,殊不知锦衣玉食之下也有女性心灵解放的呐喊。”王宝玉说完又冲邱佐权坏笑了一下,邱佐权自然敏锐的察觉到了,不禁皱起眉头,

“据我媳妇说,这些事儿都是她的朋友跟她讲的,是真是假我还真不知道。”隋凤奎解释了一句,

切,王宝玉鄙夷的偷笑了一声,谁会把自己的偷情经历告诉朋友,然后让她堂而皇之的写进书里去,这些分明就是饶安妮非法偷-窥而來的,

“多半是真实的人生经历,否则写不出打动人心的文章,叹为观止啊。”秘书长又补充道,

“对,叹为观止。”王宝玉嘿嘿又笑了,

邱佐权厌恶的看着王宝玉的脸,知道书里有故事,再也沒心思吃饭喝酒,干脆一目十行的快速翻看小说,突然脸上的肌肉一阵**,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來,手中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邱佐权只觉嗓子冒火,猛然将杯中的酒一口干了,啪的一声将书摔桌子上,狠狠的瞪了王宝玉一眼,也不说话,起身就走,刚走到门口又怒气冲冲的折身拿起书,摔门而去,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很尴尬,面面相觑,摸不清头脑,不知道是哪里说错了话,惹得代理市长心情不爽,隋凤奎小声嘟囔了一句能装,但是他能看出,邱佐权似乎对王宝玉很不满意,

“小王,怎么得罪邱市长了。”隋凤奎关切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今天确实什么也沒说啊。”王宝玉装作无辜的摊手道,其实他已经猜到,邱佐权是看懂了书上的情节,认定书上的那个楠楠,就是他的媳妇吕楠,如果说以前这还是秘密,可以内部解决,现在却被饶安妮给生动的写了出來,公之于众,尤其是王宝玉的坏笑,分明就在说这一切他都很清楚,将來会对自己和家庭造成怎样的影响,都是个未知数,

深陷家庭矛盾中的邱佐权本就闹心,如今私事成为大家酒桌上闲聊的话題,他总觉得所有人其实都知道这个秘密,大家分明是当众羞辱自己,所以怎么能够压得住心中的怒火,几乎快要疯了,

“这,有了矛盾就要化解,尤其是大领导,改天我再把他约出來,咱们一起坐坐。”隋凤奎道,

王宝玉理解隋凤奎是好意,连忙拱手道谢,随口应允了下來,看时间也不早了,他婉言告别隋凤奎,离开了酒桌,回家睡觉去了,

迷迷糊糊地躺在**,回想起邱佐权刚才的表情,王宝玉心里不禁又是一通乱骂,不过,当他想起邱佐权脸上的法令纹上,似乎多了一个岛型纹,又笑了起來,因为这可能预示着他会倒大霉,

嘿嘿,自从來到平川市,就跟这个狗日的纠缠不清,但愿他早点倒霉,但愿代亮能够用他的无坚不摧的神奇手指,将邱佐权隔空点死,哈哈,

带着这种阿Q精神,王宝玉终于睡着了,却做了一个不吉利的梦,他梦见自己孤身一人,走在无边的荒凉旷野里,天空是沉沉暮霭,沒有风,沒有声音,前方沒有路,回头也沒有路,只有无边的死寂,宛如地狱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