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82 学问态度

1682 学问态度

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老子不交往些人,难道要憋死啊,王宝玉不满的在心里嘟囔着,猛踩油门,一溜烟的回家去了,

一脸担忧的李可人一见王宝玉回來了,赶忙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王宝玉大致讲讲了遭遇,却沒说吃了小老鼠的事情,太丢人了,

果然是李可人回來之后,几天不见王宝玉,又打不通他的手机,将这件事儿告诉了王一夫,王一夫立刻吩咐公安局全城寻找王宝玉的下落,可惜却一直沒有找到,

“小孩,你妈急坏了,听说这几天米水不进,瘦了一大圈,我看你还是认了吧,可怜天下父母心。”李可人劝慰道,

“认什么认,我在农村呆了那么多年,也沒见她着急。”王宝玉摆手道,惹得李可人又是一阵叹气,埋怨他真是个犟种,王宝玉则嘿嘿笑,说大姐不也是油盐不进,否则现在肯定在澳洲呢,好在这些事情都沒有告诉干爹干妈,否则徒惹老人担心,

简单洗漱了一番,王琳琳就上门了,上來就抱住王宝玉,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嘿嘿,琳琳,哥不是好好的嘛,不许哭啊,高兴点。”王宝玉心头也很酸楚,在仓库的那几天,哪天都会想到自己这个小妹妹,

“嗯。”王琳琳搓着通红的眼睛点点头,又掏出一张卡,很认真的说道:“哥,咱妈可担心你了,她让我來给你送点钱,还是做点儿正经事儿吧。”

“不要,你留着吧。”王宝玉嘴里这么说,心头却是暖的,经历风雨之后,才会看清这个世上谁是最关心你的人,

“哥,你还犟,妈说了,你要是有个正事儿干,也不会老是出状况。”王琳琳跺着脚说道,

王宝玉的脸立刻就寒了,丢官之后他对这些十分敏感,何况还是敏感人呢,于是冷声道:“你妈什么意思,她嫌我沒正事儿干,我又沒花她的钱,还怕给她丢人啊。”

“哥,你怎么这么固执呢,妈可不是那个意思,她就希望你能有所作为,不想你年纪轻轻的自暴自弃。”王琳琳着急的解释道,

只是越解释越闹心,王宝玉很不高兴的说道:“那是我个人的事儿,用不着她指点,这钱我不要,要不就给你。”

“二百万,我可不敢留着。”王琳琳道,

“刘总出手还真大方,回去告诉她,沒钱老子一样能做大事儿。”王宝玉对这笔钱很动心,有了这笔钱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王宝玉不想亲妈小瞧自己,赌气不要,也许内心深处,他更希望成为刘玉玲最大的骄傲,

王琳琳叹了口气,只好又把卡收了起來,却传递了王一夫的嘱咐,毒贩子太猖獗,最好还是在家待一段时间再说,还说,神石村那边安保措施完善,让他不用担心,

不管王一夫曾经对王宝玉咋样,自从揭开了这层纱,他对王宝玉还是够意思,可以说处处袒护,王宝玉让妹妹捎去感谢,他还真打算一段时间不出门了,

王琳琳玩了一会儿就走了,王宝玉则洗漱干净,打开了电脑,想看看唐蔷薇这个恶毒的妇女,又放了什么屁,

果然,头像闪动,唐蔷薇又留言了,而且气焰很是嚣张,“哈哈,差点饿死的滋味不好受吧,如果有兴趣,咱们接着玩。”

王宝玉想了想,冷静的沒有理她,这个女人实在太难斗,不如避其锋芒,暂时消停一段再伺机而动,

转眼就过了一个月,冰雪开始消融,王宝玉除了偶尔帮李可人上街买宣纸和颜料,几乎闭门不出,唐蔷薇几次言语挑衅,他都不答复,渐渐的也沒了动静,

一切似乎都很平静,无波无澜,平静到让人误以为危机已经过去,这期间王宝玉倒是接到了一些企业家的电话,无非是让他上门去帮着算卦看风水,王宝玉一一推辞,虽然他因为给阮市长看坟地的事情落了马,但是,他算卦的本事儿却流传开了,

这天,王宝玉接到了由千科的电话,说天气缓和了,迁坟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开始了,老娘可是等着过來呢,

多个朋友多条路,由千科这个人可交,王宝玉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下來,日子就定在半个月后的阴历四月初一,

说起來迁坟动土,繁杂的仪式王宝玉可不在行,虽然曾经跟干爹一道,参与马顺喜他爹的迁坟仪式,但时间过去太久,几乎淡忘了,

不会可以问,王宝玉临时抱佛脚,打电话求教干爹,贾正道一听这事儿就來了兴趣,说正好两天后神石村的何支书死去的老爹老娘迁坟,让王宝玉回去跟着学学就行了,

“爹,你就在电话里跟我说说呗,有那个意思就行。”王宝玉不想回去,怕大家问及工作尴尬,

“那可不行,学习学问要有严肃的态度,不下力气是学不到真本事的。”贾正道立刻否决了王宝玉的想法,

哎,这算哪门子的学问啊,也是闲來无事,就当回去看看老人也好,王宝玉便勉强答应了下來,第三天一大早,他直接开着奔驰上路,

奔驰车的速度自然不用说,两个小时之后,王宝玉就來了神石村,放眼处处民宅,心中油然升起一种亲切感,自己原本就是个农村小子,只是一路走进了城里,迷失了本來的自我,等双脚踏上了黑土地,才感觉活得非常真实,

來到何大壮的家里,已经熙熙攘攘的聚集了好些人,农村的规矩大同小异,作为村支书,即便是他不张罗,也有不少送礼的,

王宝玉的豪车备受关注,刚下车,何大壮就笑呵呵的迎了上來,热情的寒暄道:“宝玉來了,欢迎,欢迎。”

“何支书,神石村搞得不错嘛,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何支书当属头功。”王宝玉打着官腔道,还真有点改不了当官的习惯,

“嘿嘿,我哪敢居功啊,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都是你当初打下的基础好。”何大壮念着王宝玉的好,全无一点架子,满脸的恭敬之色,

“老何,怎么想起來迁坟了。”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贾师傅说我爹的坟地不好,这父母坟地是大事儿,所以,就给老人换一块舒服的地方。”何大壮一幅孝子贤孙的姿态,